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2



22

明台不懂于曼丽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有家,就像他不知道于曼丽家里其实只剩她自己一样。他只注意到她摇头拒绝的样子也非常美,昏头昏脑先许了愿:“那你先跟我回家,然后我们再一起去找你家里人不就行了?你总不能一个人走吧,”他边说边去翻明诚的包,又抽出瓶水拧开,语气十分真诚,“曼丽,我不放心你。”

于曼丽没吭声,王天风清清嗓子,打断明台没来得及出口的偶像剧台词:“天快黑了,不管于小姐是想自己走还是跟我们走,至少都要等到明天再说,先找个地方休息。”他凶巴巴地瞪明台,觉得小舅子真是不管不行,“四个人为你跑了一天,你连句谢谢都没有?”明台乖乖点头受教,上前和郭骑云握手道谢,还热情地摇了好几下,自动忽略了两个哥哥和未来的准姐夫,弄得王天风更想打他了。

他们就近找了一家人去楼空的小饭馆落脚,王天风端着枪去检查后厨和后门,明诚则把老式卷帘门放下来锁好,明楼从包里找出蜡烛点上,郭骑云完全插不进手去,心里又感慨了一次兄弟之间的默契旁人不能比。明台看见他阿诚哥兜里露出来的半截枪管,羡慕得不行,笑嘻嘻凑过去:“阿诚哥,你那枪真的假的,给我看看呗?”

两个哥哥不像大姐那么惯着明台,但也很少会拒绝小少爷的要求,既然他说要看,明诚就掏出枪关了保险,明台兴高采烈地伸手来接,刚摸到个边儿明诚又抽回去,觉得光关保险还不够,以明台的脾气必须把弹匣卸空才行。一颗一颗把子弹退出来的当儿明诚顺口问他:“你们怎么会在莫泰的?”

明台有点窘,也有点心虚,挠挠脸偷看于曼丽:“那不是……凑巧了嘛。”

明楼拖过个凳子坐他对面:“说实话。”明台又去看于曼丽,可于曼丽并不看他,垂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明楼看得好笑,脸上却越发严肃,“听见没有?让你说实话!”

明台睁大眼睛,意识到老大可能误会了什么,赶紧辩白:“不是,那什么,我没有……大哥你把我想成什么人啦!”

小少爷满脸委屈巴巴,两个哥哥不为所动,缩在角落里的于曼丽抬起头:“要不我来讲吧。”

再曲折的经历,概括起来也不过几句话。于曼丽说丧尸爆发那天是她生日,所以和包括明台在内的好几个同学一块儿出来吃饭,明台偷偷出来买单发现大厅里出现了丧尸,再折返回去的时候包间里有个同学也突然昏迷不醒,很快丧尸化开始咬人,就带着几个同学打破窗子逃出来往学校方向跑。经过莫泰酒店时前方已经过不去了,他们跟着人群涌进酒店,于曼丽坚持不能呆在大堂,明台趁乱偷了一张房卡,途中其他同学有的自己变成了丧尸,有的被楼道里变成丧尸的保洁和服务员扑倒,最后成功到达房间的只有明台于曼丽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几小时后那个女同学也开始皮肤发绀,他们把她反锁在洗手间里,然后一直坚持到今天。

王天风只听了后面半截,抄着兜问于曼丽:“刚才爬绳子下楼的时候你俩还挺有劲的,小冰箱里的东西够支持这么多天?”

“房间里没有冰箱。”于曼丽终于看了明台一眼,明小少爷赶紧补充:“曼丽喜欢吃棒棒糖,我买了两大盒各种口味的棒棒糖当生日礼物,结果没等送就出事了,这些天要是实在饿得受不了就吃糖,”他现在想到棒棒糖就齁得慌,握紧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发誓,“我这辈子再也不吃棒棒糖了!”

于曼丽默默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纸含进嘴里,左边腮帮子上鼓起个圆球,过两秒又换到右边。明台马上往回找补:“——但是买多少都没问题!”

明楼恨铁不成钢地叹气,觉得明台蠢得没眼看,大概是彻底没救了。明诚忍着笑问:“那你现在还渴不渴?”

明台摇头:“不渴了,饿。我想吃阿香做的荠菜馄饨,还想吃大姐做的葱烤大排,还想吃……”

两个哥哥当着明小少爷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明诚强打精神应付:“那些回家再说,我先去给你下碗面吧,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吃哪个?”

明台立刻觉出这俩人又有事瞒着自己,警觉地问:“……是大姐还是阿香?”

“你大姐当时在出差,现在暂时联系不上。”王天风抬手想去摸他的脑袋,“一下子就想到阿镜,她真是没白疼你。”

明台偏头躲开他的手,跳到明楼和明诚的中间去,一手一个搂住两个哥哥的肩膀:“王老师,不,王天风,你少来挑拨离间我们家!大姐对我们都很好的!大哥和阿诚哥对我也很好的!我不光想到大姐,我还想到阿香,想到苏医生,想到明堂哥,想到,”他眼睛咕噜咕噜转两下,终于又记起一个名字,“想到……程锦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于曼丽咔吧一声把棒棒糖咬碎了。

王天风被明台的口无遮拦气得半死,恨恨重复了一遍自己说过没多久的话:“你们明家就没有一个省心的!”

明诚暗搓搓地想,没一个省心的又怎么样?就这样你还眼巴巴想当我们姐夫呢!

明楼慢条斯理地抛出一句:“大姐当年说过,就算结婚也肯定要找倒插门女婿的。”他轻抚明台狗头,根本不看阴着脸的王天风,“去,和你阿诚哥煮面去,我和疯子得好好聊聊。”

王天风别开脸:“嘁,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他向含着糖脸颊鼓起的于曼丽伸出手,语气简直算的上和蔼,“给我一根儿棒棒糖行吗?”

于曼丽拍拍裤兜:“不好意思,这是最后一根。”

旁观了全过程的郭骑云觉得吧,这几个人可能不等回去就得打起来。




评论(43)
热度(414)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