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54


54

大姐不算,男人们轮流值夜。明诚坚持让大哥排第一个,为的是让他后半夜能睡个囫囵觉,王天风可能从挨完那一脚之后就悟出来了点什么,意味深长地看明楼一眼,然后挪了下位置,把明镜牢牢挡在自己身后,相比之下明家两兄弟的态度反而坦然得多。“你先睡,”明楼用毯子在窗下铺出个简易床位,示意明诚过来,明诚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躺在他腿边,明楼拍拍他头顶,“半夜我困了叫你。”

说是这么说,真到了半夜该换班的时候,他又舍不得叫醒他了,睡着了的阿诚完全没有白天的凌厉感,让他想起他们还在法国的时候。明楼向窗外看了一眼,确认车还在门口停着,然后弯腰摸了摸阿诚的侧脸。

没过多久,窗外隐约传来尖叫和痛哭,而且离得很近。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王天风目光灼灼地从明镜身边坐起来,沉声道:“别去!”按说两个小时前就该轮到明诚值夜了,但现在守在窗口的仍然是明楼。王天风突然在某种程度上微妙地理解了他,假如明镜也要值夜的话,估计自己也会干出和明楼一样的事:“行了,咱俩换班。”

明诚睡了个非常满足解乏的好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明楼身边,两个人还裹着同一条被子,几乎可说是交颈而眠。这个体位很难找到合适的借口解释,好在天还没亮,大姐也没往这边看,明诚赶紧从大哥身边轻手轻脚地挪开半尺,明楼其实也醒了,明诚一动就在被子里牵住他的手,又用力握了一下,低声笑道:“起来吧。”

他们原以为日本人会出发得很早,所以天蒙蒙亮时就吃了早饭,又把屋里的东西归置回原位,尽可能清除掉有人在这里过夜的痕迹,结果日本人那边迟迟没有动静。明诚在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踱步,明楼仍然靠在窗边,手里掂着把拆下来的枪刺,王天风则耐心很好地教明镜怎么开枪,用装着空弹匣的手枪反复让她练习开保险和瞄准,靶子是墙上贴着的一张年画,白嫩可爱的婴儿笑着向前伸出藕节似的小胳膊。明镜越看画上的孩子越觉得像明台小时候,无论如何没法扣下扳机,但三个男人难得一致地坚持她必须要带着枪,也必须要会开枪。

弄堂里终于再次响起人声,日本斥候旁若无人地讨论着这次回去能拿到什么奖励,路过明家两辆车的时候有人说“战利品比我们多”“还是苏州好”“但是我们有年轻女人”之类,接着几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被裹挟在日本人中间的女孩儿胳膊是反绑在背后的,嘴里还塞着毛巾,发现明家这边也有个女人之后她疯狂地唔唔唔出声,拼命想往他们这边跑,没等撇着腿跑出两步就被日本人薅住头发拽倒了踢打,打昏了直接塞进越野车前后排座位之间的夹缝里,像是塞一件无处安放的行李。明镜看得十分不忍,王天风拉开副驾的门让她上车,小声安慰道:“放心,不是于曼丽。”明楼则面无表情地发动房车,跟在日本人的车后面开出去。

他们紧咬着前车往过江隧道开,又在离隧道入口只有两幢建筑的时候跟着拐进路边的地库,直落负3层。这一层几乎没有车,但地面上有很清晰的车轮痕迹,顺着这些痕迹开到地库最深处,原本应该是水泥墙面的地方被豁开了一个足够双层巴士穿过的大洞,前边日本人那辆车在洞口停了几秒钟,黑黢黢的洞里竟次第亮起了灯,俨然又是一条过江隧道,就是路面不太平整而已。

明诚惊呆了:“不可能,这么大的工程,他们怎么做到的?怎么会从来没有人知道?”

明楼驶进洞口,看见墙上赫然用日文标着的トンネル也有点懵,但拐过一个弯之后墙上就开始出现中文标识,有打着粗大箭头的“紧急逃生方向”,还有频频出现的“高压危险”字样,路况也比刚进来的时候好了一些。他想起某年无意中看到的新闻,说过江隧道现在都必须配备逃生通道,兼做设备维修之用,所以宽窄要能容下普通的工程车行驶,不过这条通道平常是不开放的,位置也不固定,有的在两条对开隧道的中间,有的则在正常通行的隧道下方,现在看来,这条通道就是日本人用来在黄浦江两岸通行的秘密了,要不是日本人自己的车带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堵得水泄不通的隧道下方还另藏玄机。

后视镜里王天风对他们比出个明显的割喉手势,明楼和明诚都看见了,两人默契地同时点头。既然已经知道了这条隧道的秘密,前车几个日本人就没用了,而且也确实不能再留,否则只要有心人稍微盘问几句,他们这个凭空冒出来的“苏州斥候小队”太容易露馅了。这隧道不长,开车最多也就八九分钟的事,要下手就得快,明诚按下窗玻璃,上半身斜着探出去,瞄准前车轮胎扣下扳机,单发点射。车胎应声爆开,隧道里回声不绝,越野车猛地失去平衡往左一歪,车身在弧形的水泥墙上滋啦啦擦出一串火星子,紧接着整辆车在隧道里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车尾甩到前面去,车头正对着明诚的枪口,角度再好不过,于是他搂住扳机把剩下的一梭子全喷出去了,越野车的前挡风玻璃被打得稀碎,蜘蛛网似的挂在窗框上,从裂纹里慢慢渗出血来。

这时从前车后排滚下来一个没怎么受伤的,手脚并用地往前爬着逃命。明诚正举起枪来瞄准,扳机将扣未扣的时候身后不远处枪声响起,那人屁股上飚出一蓬血花,惨叫着爬得更快了。他和明楼同时惊讶回头,看见的是不知何时已经下车来的明镜,两条胳膊平端着直发抖,手里的枪口还冒着烟。王天风站在她身后,两手环抱着明镜教她瞄准,第二枪爆出来的就是脑浆了。


评论(27)
热度(276)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