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46

46

“说起来,我也算是久闻你们明家的大名。严格地说,”魏之深笑笑,伸出食指遥遥一点明镜,然后是明楼,“是‘你们’明家。另外两个,哦不好意思现在只剩一个了,”他眼神转到明诚脸上,似乎有些抱歉地一点头,“虽然也姓明,不过是不能算数的。”

明镜紧紧抓住楼梯栏杆。她不记得自己和魏之深提过明台和明诚的具体情况,对外人她一向只说“我家里有三个弟弟”。

魏之深接着说下去:“二十年前,明先生和夫人突然双双辞世,我本来以为这层黑幕会很快被掀开,没想到明家两个孩子竟然一个视而不见,另一个粉饰太平,”他长叹一口气,“不知道明先生伉俪泉下有知,会不会觉得自己的牺牲太不值得。”

这句话说得实在诛心,明镜眼前猛地黑下去,身子也跟着晃了两下。明诚赶紧伸手搀住大姐,提着一口怒气喝道:“我们明家的事用不着你来管!”明楼在他肩头轻轻一拍,让他稍安勿躁:“魏先生对明家,怕也不只是久闻大名这么简单吧?”

“明氏当年最赚钱的分公司是生物工程技术,号称活死人肉白骨,多少达官贵人恨不得把明先生供起来,明氏资助的大学生也全是生物和医学相关专业的,代价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毕业了为明氏工作三年就行,而且待遇优厚。”魏之深像根本没听到明楼那句话似的,自顾自把想说的说完,嘲讽地指了下自己的鼻尖,“可是我呢,不走运,搭进去二十年不说,到现在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明楼和明诚同时向大姐望了一眼,明镜脸色苍白,不见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父母去世时明楼还小,不清楚明氏的具体业务范围有情可原,但明镜肯定是知道的,何以这么多年来她非但不曾向几个弟弟提起,反而瞒得滴水不漏?明楼前几年学成归国入主集团的时候曾经翻遍历年财报,只看到明氏当年以外贸起家,后来转做基础化工,在明镜手里逐渐加大了商业地产的投资比重,从不知道明氏还有过生物科技的分公司。然而这些疑惑不能当着魏之深的面问大姐,明楼收回按在明诚肩上的手,缓缓开口:“既然你也知道家父家母早就去世多年,那你这二十年怎么过的,和我明家又有什么关系。”

“冤有头债有主,没有明家就没有我的今天,我知道这个就行。”魏之深阴恻恻地笑,觉得自己这番话已经收到了效果,决定再多挑拨几句,“小镜,我真没想到,你连亲弟弟也……”他后半句的毒汁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全程一动不动匍匐在他脚边的于曼丽突然爆起发难,手里的水果刀蛇信般直扑魏之深咽喉。她去势又快又猛,谁都来不及反应,等魏之深觉出疼来的时候再想躲也晚了,刀尖紧贴着喉结下方那种冰凉的感觉让他连口唾沫都不敢咽,强笑道:“这是我跟明家之间的陈年旧怨,和你没有关系啊小姑娘。”

“明台死了。”于曼丽不看别处,只凝神盯着刀尖,纤细脖颈上还有刚才被掐出的印子,所以声音有点沙哑,像结了冰的泉水,“——和我没有关系?呵。”

明镜鼻子一酸,“明台死了”四个字把她的心再次豁开个血淋淋的窟窿,锥心刺骨的疼。冥冥中似乎有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她挣扎了二十年,还是没能从失去亲人的命运里逃开。痛到极处的时候人就没有理智了,明镜上半身探出栏杆大声喊道:“快杀了他!曼丽!杀了他给明台报仇呀!”

“先别动手!”王天风和明楼异口同声地拦阻,明诚则选择直接付诸行动,松开大姐的手沿着楼梯飞跑下楼。于曼丽恍若未闻,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离开刀尖,魏之深只觉喉间那把刀子下一秒就要深深切进皮肉,十分后悔自己先前还是小看了这个姑娘,情急之下极快地和于曼丽低语:“第一具丧尸是二十年前明氏研究出来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明家人死都不肯给我看的就是原始资料和疫苗的研究数据,你放我走,我把钥匙给你,有了这些说不定你还能救回明台……”

“你撒谎。放心,我不会现在就一刀杀了你的,”于曼丽这句话说得声音很大,后半句就要隐秘得多,除了已经赶到他俩身边的明诚之外没人能听清楚,决绝里带着恨,“早晚我要活剐了你。”

放狠话固然痛快,可惜他们一时半会儿也确实不能杀了魏之深,否则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明诚将他四马攒蹄地绑了个结实,王天风提出要和他“单独相处”一会儿。明楼了然地点头,于曼丽猜到明镜八成有话要单独跟两个弟弟说,伸手扯下魏之深脖颈里的钥匙交给她,低声说:“我想再去陪一会他,就我自己,行吗?”

“好孩子,你也别太难过了,这都是我家明台没有福气。”明镜说着说着又想掉眼泪了,靠在明楼身上自言自语,“我宁愿被丧尸咬的那个人是我……先是爸爸,姆妈,现在又是明台……”

明楼环住她肩膀:“大姐,还有我和阿诚在呢。”

保险箱很快就被打开了,里面只有一块硬盘和一封信,那是父母留给姐弟俩的遗书,现在则是姐弟三个人头碰头地看。原来明氏旗下的生物科技实验室当年发现了一种全新的逆转录病毒,致死速度极快,死亡率近乎百分之百,可是被感染的实验体小鼠竟死而复生,且无差别地攻击其他同伴。整个实验室里所有的小鼠在三天内全部经历了感染死亡又死而复生的过程之后,明家夫妇察觉到这种病毒可能带来的巨大危险,决定把所有感染体高温焚毁,又在撤出所有研究人员之后抽干了实验室里的氧气,所有相关数据保留在硬盘里,雏形阶段的两剂疫苗则被注射在明镜和明楼身上。紧接着就有各方势力向明氏提出共同研究的要求,甚至以夫妻俩的生命相威胁,他们最后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把潘多拉的盒子彻底关上。

信不太长,明楼很快看到结尾,潦草的笔迹写着“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们”。他想起那场来势汹汹又虚惊一场的高烧,原来这些年来父母一直都在保护着他和明镜。

评论(36)
热度(36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