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9

 

29

尸潮是一路追在车屁股后头过来的。魏之深和明镜开的那辆SUV马力大,动静也大,刚进市区就让丧尸跟上了。魏之深似乎对上海的路况相当熟,不用明镜指点主动兜起圈子,利用地形先后甩开了好几波没成气候的尸潮,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再绕路说不准就要和刚才好不容易甩开的那几波迎头撞上,这才径直开向明公馆。本来想的是等车子停下熄火没了声源之后丧尸群就会渐渐散开,没想到明台犯了二,喊大姐喊得响彻行云,好比茫茫黑夜里唰地一下竖起个灯塔——还是从上到下都五颜六色咔咔直闪的那种,于是尸潮便在灯塔指引下直扑明家。

小少爷正摇头摆尾兴高采烈,明楼拎着家法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抬手就照着他屁股结结实实抽了一记,明台嗷地痛叫出声,差点直接从窗户蹿出去,不可思议地回头:“大姐都回来了!你还敢打我?!”

明楼气得眉毛眼睛都不对了,压着嗓子训他:“闭嘴!打的就是你!怎么,你是怕丧尸找不着地方是吧?!猪脑子!”明台刚才是高兴过了头,等醒过味儿来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妥,瘪着嘴不响了。明诚见小少爷被骂得怪可怜的,轻轻拽了下明楼背后的衬衫想把这事儿岔过去:“大哥,咱们先把门口那些东西挪开吧?总不能让大姐也爬绳子。”

明楼点点头,又去凶家里最小的:“听见没有?还不去!连这点小事都想不到,你也多跟阿诚学学!”两句话说得明台脸拉了下来,重新把上半身探出窗外做了好几下开门的动作,又比划着示意大门的方向,确定大姐看懂了才腾腾腾下楼,嘴里小声嘟囔着大哥偏心,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明诚有点想笑,这种夸一个损一个的套路他听得非常熟悉,因为大姐也这么表扬明台来着,只不过大姐嘴里被嫌弃的通常是大哥而已。

这厢屋里几个男丁吭哧吭哧地忙着抬书柜搬钢琴,那头屋外的三个人之间气氛就很微妙了,尤其是在尸潮开始冲击围墙的情况下。明家的围墙防君子不防小人,上半截是欧式的铁艺栏杆,眼下最前排的丧尸已经被踩倒在底下当了绊脚石,后面的还在无穷无尽涌上来,那些面孔男女老少各不相同。然而又毫无区别,一样的空洞狰狞,沾着污血和秽物。明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弱女子,但面对如此密集的丧尸群也免不了心虚腿软,她下意识地去问一路上都很可靠的魏之深:“魏先生,怎么会有这么多呀……”

“因为上海人多。人多的地方丧尸肯定也多。等会进了屋,丧尸听不到动静,闻不到人味,慢慢也就散了,你别怕。”魏之深说话声音不高,但很从容,听得出是个惯于解释也惯于发号施令的人。明镜喃喃道:“哦,有道理。上海好几千万人总有的……太多了。”魏之深一笑,转过身去把后背亮给明镜,两手在身后大腿的位置做了个往上托的动作,“要不我背你爬上去吧?没关系的,进屋就好了,我看见那边窗户上有绳子。”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温柔软款,王天风觉得这孙子明摆着是在撬自己墙角,心说就算要背也他妈轮不到你。能和明楼亦敌亦友了这么多年,他的心眼子少不到哪儿去,当即挑了明镜最关心的话题,并且鸡贼地把开头的主语省掉:“家里三个弟弟都好,放心吧。哦,明台是昨天才救回来的,当时还有个女同学和他在一起,”他尽量隐蔽地斜睨一眼魏之深,“小姑娘挺有个性,我看明台够呛。”

明镜的注意力果然完全转到他这边,惊喜交加得差点连控制音量都忘了:“真的呀?明台谈朋友了?嗳真的是,转眼明台都长到谈朋友的年纪了……”她姐代母职了许多年,一时间又伤感又欣慰,王天风便顺理成章地抬手去搂她的肩膀,偏巧明台这时候从门缝里强挤了出来,二话不说抱住明镜的腰原地转了两圈,开口就是藏也藏不住的快活:“大姐!我想煞你了!真的!”

被明台截胡了的王天风又去看魏之深,魏之深恰好也在看他,还客气地笑了笑:“王先生,帮个忙?车里还有些吃的,我看这栏杆大概挡不了多久,最好赶紧搬进去,就当是我入伙的见面礼。”他大大方方地拉开后备箱和车门,像是丝毫不准备藏私,王天风扯扯嘴角算是笑过了:“别客气,就凭把阿镜送回来这一条,明家的大门肯定会为你而开,什么见面礼都不用。”

魏之深扛起一箱罐头往门口走,笑得更客气了:“小镜想回家,我只是帮她完成心愿而已,别的还真没考虑那么多。”

被他落在身后的王天风又被噎了一下。“没考虑那么多”?嘁,说得好听。

“阿镜,你觉不觉得魏之深这个人……”他掂掇着用词轻重,不想让明镜觉得自己小心眼,“我是说,他会不会出现得太巧了?”

明镜心里惦记着要赶紧看看明台带回来的女孩儿,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哎呀,你又要阴谋论了是不是?这天下大乱的,要没有魏先生,别说是回家,我连酒店门都肯定出不去。再说,”她握了握王天风的手又松开,低声道,“人家是个规矩人呀,一路上连我的手都没有碰过,你不要瞎想了好吧?”

明镜他们回来的时候是上午,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明镜便坐回长桌上首,左手边明楼明诚明台,右手边王天风郭骑云于曼丽,魏之深洗澡换衣服去了,来得最晚,干脆直接在长桌下首的座位上坐下,和明镜遥遥对面。明台不过脑子地问:“魏先生,你能千里迢迢保护着大姐回来,身手一定很好吧?”

魏之深摇头:“运气好了点罢了。而且小镜很聪明,帮了大忙。”明镜连忙否认,魏之深望着她笑道,“那就是你的运气好,我也跟着沾光。”

明诚明楼互相交换个眼色,王天风也去看明镜,只有明台笑嘻嘻地点头捧哏:“对,大姐又聪明又能干,运气当然好,曼丽你说是不是?”

于曼丽垂眼点了点头,心说满桌就你最傻。

评论(50)
热度(43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