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8



28

喝断了片的明台丝毫不记得昨晚哭着喊着要和两个哥哥拜把子然后被修理了一顿的事,无精打采地端起碗,还和坐在身边的明诚抱怨:“也不知道怎么了,早上起来浑身都疼,像让人打了一顿似的!”

明诚若无其事:“嗳,你不记得了?”

多年经验让明台警惕地看完明诚又去看明楼,小心试探:“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明诚顺手夹了个煎蛋给明楼,慢悠悠地说:“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大半夜的撒酒疯,真不记得了啊?”

明台目瞪口呆,对面的于曼丽跟没听见一样目不斜视低头喝粥,王天风在哥仨脸上依次看过去,嗤地笑了一声。

明楼放下筷子,把空酒瓶子拎到桌面上,手势优雅地推到明台面前:“这是你昨天喝的,看来你挑酒的品位不错。白马庄,1961年……”

满脸卧槽的明台心虚地吞了吞口水:“大哥别说了,反正很贵很贵对不对?”

“还行吧,我也是在拍卖会上标到的,记得好像是两万出头,”明楼很欣赏了一番小少爷从面如土色到如释重负的变脸过程,然后丢出两个字,“欧元。”

几句话的工夫王天风和郭骑云已经吃完了,正捧着空碗饶有兴趣地一同观赏明家兄弟阋墙。明台干笑:“……呵呵,大哥你应该这么想,现在这世道钱就和纸一样,不,其实还不如纸,擦屁股都嫌硬了点……”

“是啊,你能想明白最好,本来就喝一瓶少一瓶,现在更是有钱也买不到了。”明楼的语气慢悠悠的,和明诚几乎一模一样,可明台就是觉得大哥比阿诚哥更可怕,“待会自己去小祠堂把家法请出来,还有,别忘了拿春凳。”

郭骑云啧啧感叹:“要是我,什么笤帚疙瘩鸡毛掸子的抽两下就完了,真不愧是大户人家,还有家法!”

“有钱人的逼事儿肯定比老百姓多呗。”王天风手指搭在桌面上,每当放这种地图炮的时候他就会选择性忽略掉其实明镜也是个有钱人的事实。明台仍然垂死挣扎:“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过就是偷喝了一瓶酒……”但明诚当然站在明楼一边:“明台!怎么说话呢?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大哥也是为你好。”

“等等,不教而诛谓之虐,你们又没告诉我那瓶酒很贵,这就是没尽到告知义务,现在凭什么打我?这是虐待!赤裸裸的虐待!”明台眼珠子一转,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往桌子对面绕,打算换一条大腿来抱,“王老师,王教官,王姐夫,我知道你肯定要去找大姐的,带上我一块走好不好?我想大姐了!咱们现在就走吧!”

王天风笑得和蔼可亲:“要去找你姐起码得先弄辆差不多的车,好吧,我这就去准备。”他想了想又换了主意,“也不急在一时,先见识完你们明家的家法再说。”

明台可怜巴巴去看于曼丽,于曼丽很认真地说:“明台,你有两个哥哥管你疼你,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明楼对于曼丽遥遥一欠身,十分绅士:“于小姐果然是个明白人。我家明台从小被宠坏了,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冒犯到于小姐,我替他道歉。”

太讨厌了!这种当着外人——不对,曼丽不能算外人——当着人委婉嫌弃我的口气!明台知道这顿打大约是逃不掉的,饭也不吃,气鼓鼓上楼去了。明诚瞥一眼明楼:“要打你打啊。”

明楼脱了外套开始挽衬衫袖子:“这话说的,哪次不是我打?”又指点王天风他们,“在楼梯上看角度最好,居高临下。”

等到明台终于彻底认命趴在春凳上、几个观众各自在明公馆宽阔的楼梯上找好位置、明楼也握住了家法高高举起蓄势待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先是大功率的马达由远及近轰响,跟着就是隐隐的脚步声,沉重拖沓又混乱,像是闷在云彩里滚来滚去迟迟不肯发作的雷,从尸潮里走过一遭的王天风马上意识到这是大群丧尸正在逼近,和尸潮比明楼打孩子这种热闹不看也罢。

想到这点的不止王天风自己,但他确实是动作最快的,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到窗边去预备把垂下去的绳子收回来。拽绳子的时候他眼神不经意中往明公馆院子里一扫,当即呆住了:门口停了辆外形粗犷的SUV,明镜正从车里下来,身上脸上干干净净的,还抬头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是幻觉吗?

他抬手揉揉眼睛,明镜仍然在那里,低着头从手包里掏钥匙,侧脸白生生的,掏着掏着又往这边看一眼,会动!这下肯定是真的了。明镜回来了。她回来了!王天风终于缓过神来,把盘在手臂上的绳子重新扔下楼去,又情不自禁地去按自己胸口,感觉心脏肯定过速了。

逃过一劫的明台一步三级地跑上台阶,姐夫也不叫了:“老王你看什么呢?”他也看了一眼,嘴巴立刻张成O型,语无伦次地回头叫两个哥哥:“大哥,大姐,大姐在外面,真的,阿诚哥你来看,看,大姐回来了!”

王天风已经顺着绳子滑下去了。速度太快,又没带手套,绳索粗糙的表面把手心磨得生疼,八成破了皮,落地的时候还差点在雪水浸透的泥地上滑倒,可这时候谁能顾得上这些个。他一路跟头把式地跑过去,明镜已经用钥匙开了门,SUV也拐了进来,尸潮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但王天风只听得见明镜的声音,她还没看到自己,偏着头对车里的人说:“……我就说几个小的会回来的吧?幸好我带了钥匙,待会你就看见了,我跟你说哦,我的弟弟真是——”

“阿镜!!”

明镜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混合了惊讶、喜悦,以及一点点猝不及防的抱歉。但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笑了一下:“啊,你在这里!太好了!明台呢?明楼阿诚呢?”

王天风回手指了指明公馆:“他们都在……”

其实这句话也是多余的,明台已经从窗口探出半截身子拼命挥着手喊大姐了。SUV驾驶座上的男人开了车门跳出来,摘掉墨镜热情地向王天风伸出手:“幸会幸会,你一定就是王天风王先生吧?我叫魏之深,是小镜的朋友,听小镜说起过你。”

小镜?王天风确定自己看这个姓魏的十分不顺眼,从半长不短自来卷的头发到脚上的靴子,每一样都不顺眼。



大姐夫的候选人魏之深,由赵立新老师客串,如图



评论(77)
热度(452)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