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57




57

这次会面比预想中快,除去见面和告辞时必要的日本式寒暄客套,前后不会超过十分钟。高木没有对他们的来历过分寻根究底,甚至问得有些心不在焉。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对他们带进来的两车物资抱有明显的强烈兴趣,尤其是那些武器,高木明示暗示了好几次可以用枪和子%弹交换疫苗和其他优越待遇,却对疫苗可能的失败率绝口不提;另一方面也和明楼拉虎皮做大旗有点关系:他自报家门说姓“久我”时的姿态矜持而郑重,那是个源远流长的华族姓氏,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同在东亚文化圈,两国在某些方面确有相似之处,其中一点是对名人后裔很容易肃然起敬,其实是透过眼前这个人敬他不知多少年前的祖宗。

既然眼前的兄弟俩是华族,直接动手抢就显得不那么合适了,双方都知道“交换”不过是个比较婉转好听的说法而已,所以明楼拖延的借口找得也很妙。他说那两辆车都是今天早上才到手的,压根没机会清点,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车里到底都有什么,假如高木先生有需要的话他们愿意立刻去地库清理出所有的武器弹%药用来交换疫苗,同时也希望高木先生容许他们保留剩下的食物和日常用品。

这要求提得很冒险,饥饿的猛兽吃肉不会吃一半留一半的,明诚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但高木只是沉吟了片刻就答应下来,只附加了一个条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们手里有多余的食物,更不能分给别人。

明楼和明诚交换过眼神,点头道:“很合理,谢谢您。高木先生要和我们一起下楼吗?”

高木刚想说话,房间内响起一把低沉冰冷的女声:“所有不在岗的人员,五分钟后到93楼会议室开会。重复一遍。五分钟后93楼会议室。”

明诚缩了缩脖子,小声问:“高木阁下,说话的女人是谁呀?你的上级吗?”

高木不阴不阳地笑笑,把话题转开:“正好,其他人要开会,你们可以偷偷把剩下的物资运到自己房间,小心点别被人看到,我要的那些就留在车里好了,我会去取的。”他拉开抽屉拿出通行证挂在胸口,又从抽屉里捡出把钥匙递过来,钥匙上贴着77-06的标签,“别耍花样,下次开会的时候,我很希望能看到你们坐在我身边的位置上。”

明楼点头道:“我也是这么希望的,高木先生……阁下。”

他们一起走出坐拥楼下无敌江景的豪华套房,刚才中村送他们上来的时候就又羡又妒地说过,他住75楼,是用办公室改成的宿舍,79层以上的五星级酒店才是高级干部和研究人员住的地方,高木的套房在84层,去会议室走楼梯会更快些,但他仍然坚持要等迟迟不到的电梯。明楼和明诚一左一右站在高木身侧大半步远的地方,像两个很讲规矩的跟班——像跟在南田那个女人身后的副官,他有点享受这被人簇拥的感觉了。明诚抓住这个时机状似无意地问道:“您这是要去开例会吗?我担心我们的时间不够。”

高木冷笑道:“不过是丢失的实验材料自己找回来了,有人要借机威风一下而已。放心,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

电梯叮地在他们面前敞开,高木走进去,按下关门键。明楼和明诚鞠躬如仪,直到电梯门完全关上,然后转身进了漆黑一片的消防楼梯。不出明诚所料,这里的监控摄像头并没有打开,他们得以在下到77层之前快速地交换了意见。

“那个说话的女人是南田,高木对她不满。”

明楼点头同意,并且补充道:“他想取而代之,所以需要武器,说明目前的控制权始终在南田手里。”

“武装人员都听南田的,为什么?”明诚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直觉让他脱口而出,“——因为疫苗对这些人不起作用,南田随时可以放出丧尸让他们死。”

“或者疫苗根本没那么多。中村当时说,‘他们可是打了疫苗的’,言外之意也可能是他自己没有打。”明楼说,“好了,这不是最重要的,可以先放一放,实验室最可能在什么地方?”

“唔,可能在60楼到75楼之间,”明诚脑子转得飞快,“这样南田可以保持对武装人员的威慑力……”

“不,你还记得我们在一楼大堂看到的楼层示意图吗?”

明诚的记忆力和大哥一样好,他喃喃背出只看了不到两秒的那张图:“B3到B1停车,往上到3楼是商场,3楼到5楼是展览馆,7楼到77楼是写字楼,79层以上是酒店……”

“6楼呢?78楼呢?”明楼低声问明诚,也问自己,“刚才在电梯里你看到6楼和78楼的按钮了吗?”

“大哥是说——”

明楼缓缓点头:“用写字楼改成实验室太复杂了,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楼层更合适一些。”

明诚抽了口气。他一直在说话的同时默默记着拐过了几个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他们经过的第十一个转弯平台,也就是说,过了这个平台再往下走就是78层了。“大哥,我们……要去看看吗?”

明楼在黑暗里握紧明诚冰凉的手指:“别怕,应该不是这一层。这么重要的地方监控一定是开着的,没有红点,也没有反光,不是这一层。”他轻声说,“不过去看看倒是可以的。”

消防门的把手上几乎没有灰尘,门很重,但明显保养得很好,推开时完全没有声音,明诚坚持要走在前面,然而才走出第一步就撞痛了鼻子,前面好像有堵墙。明楼擦燃了打火机,发现面前是堆积如山的米面和瓶装饮用水,还有成箱成箱的罐头,怪不得高木对他们手里那点东西根本看不上。

他们什么也没拿,折回消防楼梯继续往下走了一层,明楼叹口气:“好,该让我们的新邻居看见我们了。”

明诚也叹气,他不喜欢说日语,也不喜欢鞠躬。明楼大概是能直接读取他脑子里的念头,用日语说:“别这样——至少诚说敬语的时候很可爱啊。”

明诚在黑暗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儿。大哥说卡哇伊的语气简直值得大姐用鞭子好好抽一顿,而他发誓到时候绝不给他求情。


评论(21)
热度(219)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