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5




25

明诚枪法不错,虽然没好到百发百中的份儿上,起码比郭骑云要强不少,就是手生,两三具丧尸能应付,没问题,再多了就有点手忙脚乱,眼睛看的和手上瞄的经常不是同一个目标。要王天风说,他太缺少实战经验了,好枪法是拿子弹——通常还有人命——喂出来的,天分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是以他始终留着点注意力在明诚身上,时不时帮着消灭一两个明诚顾不过来的丧尸,三辆小破自行车才得以险象环生地维持到现在,尤其是明台和于曼丽那一辆。

有好多次于曼丽都觉得自己要被丧尸从车上拽下去了,眼下由不得她想或是不想,搭在明台肩上的手早就变成了搂,就这样它们的手指也已经几乎碰到了她后背,她不得不将整个上身紧紧贴在明台后背上。少女的身体纤细柔软,可惜明台腾不出心思去窃喜欣赏,在丧尸围上来之前及时跑开和穿过尸潮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抖得厉害,满头满脸的汗,两手死死攥着车把,眼睛只敢看前方大哥和郭骑云的后背。

最靠近他们的丧尸被爆了头,外圈的继续摇晃着逼近,明台心里想着不看不看也忍不住要扫一眼:黑黢黢紫勾勾的脸上最醒目的是白色眼球,最中间针尖大的一点黑,上下唇失水萎缩,两排牙齿就那么无遮无拦地露着,牙缝间还残留着血污碎肉,那股子腥臭熏得他眼里含泪,可是连眨眼都不敢。这要是部丧尸片明台一定要使劲夸剧组的特效起码值五块钱,可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求生本能在脑子里狂拉警报,明台拼命咬着牙才没叫出声来,他不想死——

“我没子§弹了!教官再给我个弹夹!”

明台一下子心凉了半截,就剩十来米就要冲出去了,怎么偏偏这时候阿诚哥没有子§弹了呢?!

“没了!我这也是最后两发!”

王天风手腕稳如磐石,用间隔极短的两次点射干掉两具丧尸,接着毫不迟疑地从车筐里跳下来向前疾跑,没跑出两步就正面对上了丧尸。他速度不减,几乎像是有意滚进丧尸怀里去,然后两手行云流水般地一抬再一拧,明楼几个人都听到了颈椎错位时脆生生的动静。王天风顺手将丧尸往旁边一甩,停也不停地继续向前,迎上第二具也如法炮制,咔吧一响丧尸就软倒下去,郭骑云看得目瞪口呆,脚底下的动作慢了些许,明台只顾埋头猛蹬差点追了尾,大吼一声:“骑啊!不要命了?!”

王天风一路拧断了起码二三十个脖子,领着三辆小车车硬生生冲出去了。

郭骑云觉得王天风肯定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十分崇拜,称呼都跟着明诚换成了教官:“操,这他妈还要枪干嘛,教官你就是人形兵器啊!牛逼!咱们是来一个拧一个,来两个拧一双……”

“闭嘴。”王天风跟着跑了一段,确认后边的丧尸暂时追不上来,揉了揉酸痛的手腕,“你下来换我骑,我带你。”

“我……坐筐里?”郭骑云有点犹豫。

“后面后面。这筐有你屁股大吗?我他妈又不是机器人,还来一个拧一个呢,想得真简单。我没劲儿了,你跟丧尸喊暂停啊?”王天风薅住车头把郭骑云推下去,扭脸看旁边窝在车筐里的明诚和骑车的明楼。他们也溅了满身污血,但看起来好像并不怎么狼狈,可能这是明家人的某种天赋。“等想办法再去弄点子弹回来,明二的枪法太他妈软了,得练。”

郭骑云找好平衡不言语了。他自认不算笨,就是始终吃不准王天风和明家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显而易见,他们很熟,但应该不是亲戚——谁家亲戚没事就互相怼着玩儿啊?王天风那嘴……啧啧。脾气再好的人一天被怼八百遍也得炸,明楼脾气好不好他不知道,不过确实没炸过。王天风存在感那么强一人,明楼就有本事把他完全当空气,有时还要回怼两句,且噎人的水平似乎不在王天风之下。要说是两边有过节那就更不对,没有王天风他们这伙人早死八百回了。所以不是亲戚也不是仇人,双方还挺熟……郭骑云忽然灵光一现:该不会是明家欠了王天风的钱吧?或者反过来也可能,不都说现在欠钱的是大爷要账的是孙子么?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从双方的态度来看,不管谁欠谁吧,都肯定不是个小数字。

两方当事人完全不知道郭骑云把他们定位成了杨白劳和黄世仁,远远看见明公馆的屋脊的时候明台眼泪都快下来了。他们顺着绳子爬上二楼,王天风第一个,然后是明诚、于曼丽、明台、郭骑云,最后是明楼。

明楼翻进窗户的时候差点被绊倒。先进来的人谁也没挪地方,横七竖八躺在小祠堂门口的走廊上,离他最近的郭骑云,脸上同时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这他妈什么时候是个头”的绝望,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明诚除外。明诚用眼神细细地抚摸了他,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我去做……午饭吧,应该是午饭,”他看了看楼下的座钟,还没到12点,“庆祝我们找到了明台,还有于小姐。”

于曼丽也站起来,鬓角的碎头发被汗水粘在脸颊上,越发显得她皮肤如瓷如玉:“我也去,我会做饭,可以帮忙。”

“于小姐,你是客人——”明诚想要婉拒,结果于曼丽和明台同时反驳。

“曼丽不是客人!”明台想说什么,嘴巴都已经张开了,觑一眼于曼丽脸上的表情又没接下去。

“我不是客人。”于曼丽挽起袖子,手腕非常细。她指指窗外,“现在只有活下来的人,和丧尸。我会做饭,洗衣服,也可以杀丧尸,可能刚开始杀得没男的多,但是我会努力。”

这两句话非常坚定,王天风看向女孩儿的眼神里带着赞赏,挥手道:“先吃饭休息,别的都可以慢慢说。”而明台觉得自己可能从来没认识过真正的于曼丽。


评论(41)
热度(391)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