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19

19

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人就顾不上讲究素质了,他们眼前的匝道出口更像个大型碰碰车场,你的车头顶着我的车尾,我的前轮又别住他的车门,最后几十辆车死死纠缠在一处,谁都不肯往后退半步,所以谁也没能成功开上高架,不管比亚迪还是布加迪现在都是积雪之下冷冰冰的废铁一堆,毫无区别。王天风三两下清出离他们最近那辆车的车头,雪杖前端在玻璃上来回划出刺耳的滋啦声,车里应声腾起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脑袋,看不清楚长相,上半身被安全带死死勒在座位上动弹不得,脖颈和手臂却姿势极其怪异地向前探着,两手打在挡风玻璃上咣的一响,接着徒劳地抓挠个不停,像是这样就能把车外的人抓进车里嚼吧嚼吧啃了似的。

郭骑云正好站在车头旁边,本想转开视线的,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丧尸的脸,如释重负:“不是我女朋友。”

王天风弯腰把滑雪板脱了,按着郭骑云的肩膀借力跳上车前盖:“看丧尸有个屁用,就是认出是你对象又能怎么样?开门让你俩深情拥抱?小子你记着,现在只能看活人!”他使劲跺了跺脚,车身跟着晃悠几下,晃下不少浮雪,车里那具丧尸也挣扎得更厉害了,干瘪的手指和他的鞋尖只隔了层玻璃。王天风毫不在意地跨上车顶,两步走到车尾,斜着迈到另外一辆车的车顶站稳了,确认没问题了才回头招呼其余人,“可以从车顶过去,都跟上我。”

平常开车时觉得上高架的匝道不算陡,但总归有个坡度,再加上金属车顶的积雪,郭骑云一步一跐溜,两手扎煞着找平衡,生怕滑了摔了,心里纳闷王天风怎么就能走得稳稳当当的。明诚自觉走在最后,紧跟着明楼,右手虚虚前伸,和大哥的后背若即若离,随时准备着在他滑倒的时候帮把手。明楼反手握住他指尖,说得很有自信:“你这爱操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我不会摔的。”话刚出口他脚底就趔趄了一下,明诚赶紧上手搀住,小声嘀咕:“估计是改不了了,您凑合忍着吧。”

明楼接得很顺口:“我不用凑合啊,不改更好。”

明诚刚想说话,前面的郭骑云抬手一指左手边的高层住宅楼,又盼又怕,声音都有点颤:“我女朋友家就在那儿,她说过,她家住15楼。”

王天风抬头张了两眼,当头浇下一盆雪水:“没有电,也就等于没有电梯,15楼……”他摇摇头,“怕不是那么好上去的。”

郭骑云狠狠一咬牙:“那我也得去看看,你们……你们在楼下等我就行。”

王天风反而笑了:“合着就你自己有情有义是吧?我们来都来了,你再说这话有意思么?”

郭骑云黑脸涨得通红,明楼叹气:“疯子,你怎么还是老样子,逮谁咬谁有意思么?”

王天风冷冷瞥他一眼,倒是没说出什么更难听的来,明诚给大哥一个“怼得好”的眼神儿,清清嗓子道:“还是一起去吧,没有让小郭落单的道理。而且我看这楼盖得挺早,楼梯间应该比较窄,还是有可能拼一拼的,拼不过赶紧撤就是了。”

多亏这场暴雪把室外的丧尸冻僵了大部分,要不然他们大概不等进小区门就得被丧尸群围上活撕了,路边的“雪人”比明诚和王天风去部队驻地那次看到的密集得多。王天风仍然走在最前面,两支雪杖都用左手拿着,右手反握军刀,刀身紧紧贴着自己小臂,刀刃靠外,随时都可以抬手旋腕直取咽喉,殿后的明诚持刀姿势和王天风几乎一模一样,郭骑云和明楼一个留意左侧一个警戒右侧,四个人无意中形成了个战斗小队的阵型,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一路上谁也不敢说话,屏着呼吸从三五成群的“雪人”中间穿过,有惊无险地摸到郭骑云女朋友楼下,王天风指指自己的眼睛,又朝楼道里一指,意思是我先去看看,郭骑云摇头,抬手指自己胸口,明诚直接点了头,只有明楼看不懂他的手势,小声问明诚:“疯子要干什么?”

这句话声音真的不大,然而原本就只是勉强维持着的太平假象被这一声戳了个窟窿。楼道里登时出来个佝偻着的老太太,半边肩膀连着一条胳膊都没了,动作缓慢僵硬,明诚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所有丧尸都像便利店门口碰见的那具一样。他觉得以王天风的实力对付个老太太丧尸肯定不成问题,用不着自己出手,便小心地回头看了看:会有人(也可能是摄像头)仍然在观察他们吗?

王天风果然提刀上前,旋腕挥臂之间带出抹暗色的刀光,刀刃“扑”地切进丧尸咽喉处的皮肉,顺势从右到左拉出一条极深的刀口,就在他要收刀的时候,颤颤巍巍的老太太吭哧一口咬住了他的袖子不放,且一边咬一边使劲左右摇晃脑袋,像非洲草原纪录片里撕不开野牛坚韧皮肤的鬣狗,王天风用力想把它甩开,同时心里还有点懵:这个割喉的动作他曾经每天成百上千次的练习过,一刀下去绝对能割断气管和颈动脉,怎么会没有效果呢?!——等等,丧尸的气管和颈动脉都不是致命要害!他瞬间想通了其中关窍,立刻抛掉左手的雪杖抬手按住老太太丧尸的太阳穴,顺势屈肘用右边胳膊肘抵住另外一侧太阳穴,两边同时发力一扭,把丧尸的颈椎掰得脱了位,老太太终于一声不吭地倒下去,在雪地里佝偻成没有圆点的问号,王天风垂眼瞪着自己的袖子,那上头……牢牢挂着一副假牙。

门洞里又有了响动,这次郭骑云拔出了刀,一脸“下个月d费帮我交了”的英勇:“我先来,……那什么教官帮我看着点啊。”

他大步走进被电动车堵得仅容两人通过的门厅,怪不得这半天丧尸还没能扑出来,最前面那具被电动车车把挂住了衣服,正在原地使劲往前“走”呢,后面的丧尸挤挤挨挨动弹不得,照这样看他们当真有希望杀到十五楼去。

王天风从身后拍了拍他肩膀:“累了换我。”

郭骑云一刀捅进对面丧尸的眼窝。


评论(47)
热度(399)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