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12

12

市区地皮金贵,能盖楼的地方早就让开发商占的差不多了,这处部队驻地布局十分紧凑:宿舍楼在办公楼左侧,两栋楼呈“┍”形把不大的操场夹在中间,右边空出的地方是一排车库,最靠外侧的那间卷帘门卷起一多半,能看见深处停着几辆高炮牵引车,顶在铁门后头的那辆车头应该就是从这儿开出来的。王天风注意到宿舍楼的窗子破了十几处,从一楼到顶楼都有,窗台上还有碎玻璃,说明是有人从里头打破的,很可能是为了跳楼求生,一楼的大门也敞着,便问明诚:“你们前天什么时候发现的第一个丧尸,是白天吧?”

明诚点头:“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刚到上班时间不久,约了苏医生来给大哥打疫苗,之后九点半还有个会,所以是在上午九点到九点半之间。”

“那就奇怪了……”王天风又看了眼宿舍楼门口染着血的台阶,上面横七竖八散落了几只鞋,然而既没有尸体也没有丧尸,空落落的,“按规定,白天营房里不准有人,这么多人跳窗逃出来,说明丧尸出现是晚上的事。你们是前天上午发现的丧尸,那么——”

“你的意思是说,部队里丧尸爆发的时间要比外面更早?”明诚一点就透,迅速捋顺了其中的关系,王天风丢过来个勉强可以理解成赞赏的眼神:“对。假如前天白天部队还一切正常,即便是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也不会无声无息窝在这里等死,起码应该有所准备,可惜啊。”他没说可惜什么,只抬手指指前方的办公楼,“先去那儿吧,宿舍没有活人了。”

办公楼的门虚掩着,门口挂着警备区预备役高炮三团的牌子,隔着军绿色的棉门帘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王天风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拉开门,沿着门帘边缘挑开条缝隙,浓烈的腥臭味从缝隙里扑出来,中人欲呕。“小心点,地上滑。”他扭头提醒明诚一句,迈步跨过凝在血泊边缘的青紫色肠子。那肠子的上半截还牢牢抓在丧尸的手里,保持着正要往嘴里送的姿势,只是它的头已经不知去向,手擎到半空的动作就格外古怪瘆人,让连着楼梯的大厅此时更像是屠宰车间和地狱的混合体。墙上“当兵不怕死,怕死不当兵”的红字标语被杂乱密集的弹孔打得斑驳一片,满地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尸体,可能有七八具,也可能是十多具,大部分都是残肢,很难分辨哪些是丧尸,哪些是不幸被扑倒的人类。王天风踢开挡路的一团血糊糊的碎肉——那应该是某具丧尸被打爆的脑袋——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了两步,给身后的明诚让出个空档来:这小子到现在还能不吐,已经很算是条汉子了,即使他是明楼的弟弟王天风也得承认这点。

“太好了,这儿有枪!”明诚从一具尸体身边捡起把突击步枪,手势十分生疏地拔下弹匣看了一眼,失望道,“没有子弹。”

王天风循着血迹和弹痕拐进左手边的走廊:“没有子弹的枪还不如烧火棍呢,我们去军械库。”

非战备状态下普通部队的枪弹是分离的,统一存放在军械库,由专人管理,平常训练大多用的也是训练弹、空包弹,预备役部队能捞着实弹射击一回那就跟过年差不多。王天风熟悉部队制度,明白打空的突击步枪意味着军械库已经被打开了,而且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是第一批有胆量也有能力到这儿来找武器的人。明诚看着王天风把四把95式步枪紧紧绑成个柴禾捆,又看看屋里剩下的大批枪械,尤其是角落里威风凛凛的重机枪,有点儿入宝山而空回的不甘心,就问他:“教官,咱们……不多带几把枪回去吗?”

“行啊,只要你拿得动,把军械库搬空了我都没话说。”

王天风回答得阴阳怪气的,但他向来说话就这样,明诚也没太在意,直奔重机枪而去。他握住支在地上的三角枪架,两膀用力往上一抬——大意了,没抬动。刚想再试一次,身后传来一声毫不掩饰的嗤笑,王天风随口报出几个数据:“12.7口径的高射重机枪,85式的,全重八十多斤,光枪架就有三十五斤,想把它拖回去?啧啧,明二少爷真是好气魄,好体格儿——还有个小问题,这枪得打60发的弹链,一个弹链呢,十六斤。”他停顿了两秒钟,轻飘飘地问,“你打算拿几个弹链啊?”

明诚现在感觉自己特别能理解大哥:像王天风这么嘴欠的人居然能全须全尾儿的和大哥做了十几年朋友,明楼心性之坚忍、品格之高贵可见一斑。然而此人嘴欠归嘴欠,说得还是有点道理的,明诚学着他的样子找了个帆布携行包,把柜子里的瞄准具和刺刀大把大把划拉进去,尤其是刺刀,子弹总有打完的时候,不如冷兵器来得长远。一个包堪堪装到半满,王天风叫住了他:“差不多就行了,剩下的地方留给子弹,5.8的步枪弹能拿多少拿多少。”

一个团的弹药储备——哪怕是个预备役的架子团——那也绝不是两个人靠肩扛手提就能带走的,明诚看着装得鼓鼓囊囊的包,更不甘心了,和王天风商量:“要不我们先回去送一趟,送完了再过来?”

王天风选了把手枪别进腰里,撇撇嘴:“我还以为你挺关心明楼呢,忘了?抗生素。”

明诚抬手一拍脑门儿:“我这就去找。”

“一块去吧。”王天风把装好的三个大包拖到门口,靠墙边放好,“按我的经验,医务室应该在禁闭室附近。”

明诚没马上回答他,反而伸手去拉开门:“你听到没有?好像有动静。”

门一开,两个人都听得更清楚了,楼里隐约回荡着砰砰的钝响,声音不大,也没什么规律,像是在撞击什么东西,王天风冷笑:“不管它是不是人,走,看看去。”明诚就也拿了把手枪,自觉有枪在手胆子果然更壮了,跟在王天风后边往外走,王天风示意他走前边,理由能把人气死:“我怕你手上没准儿,在我后边开枪再打着我。”


评论(57)
热度(480)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