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白龙鱼服 6

不来一本澜沧吗?敲黑板,小广告!



6  薛定谔的直和传说中的哥哥


庄恕躲了赵启平好几天——当然在他看来这不能算躲,只是恰好没遇上罢了——主要是不知道再见到赵启平的时候该用什么态度。他从小到大不缺女孩儿追求,从来没认真考虑过自己也许会不是个直男的可能,直男面对同性的亲吻应该是什么反应?扪心自问,他并不觉得自己讨厌赵启平的吻,甚至在被评价“技术不行”之后还有点暗搓搓的失望,于是庄恕彻底陷入了逻辑不能自洽的窘境。如果他确实是个直男,则应该排斥抗拒赵启平的吻;如果他不讨厌赵启平吻他,起码不能说自己100%、毫无疑义的直。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我又是直男,又不讨厌赵启平的吻呢?

他以前的生活是个逻辑清楚的流程图,每个节点上都是非此即彼,庄恕要做的就是从中选出对自己有利的那边,但赵启平可不是一道用yes or no能解决的选择题,何况这道题从前提上就不成立,就像在说博尔特天生小儿麻痹还拿了百米金牌似的,受过严谨医学训练的庄恕压根儿没法说服自己。而且他拧巴得都快掉头发了,主动吻人那个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他躲着赵启平,以那小子的脑子和脾气,真想找他的话也不会找不到啊。

赵启平这两天其实挺忙的,比方说用完的教材和提纲要打包卖出去,宿舍要退掉,杂七杂八的东西要收拾,好几个假期兼职的面试也得去,还有最重要也最没把握的一件事,他得想办法说服老头儿答应自己放假留在洛杉矶。前几样事情都很顺利,算算连奖学金加上退回来的宿舍费用差不多也有三千刀,换车肯定不够,但是假期如果能再赚一点儿的话,至少够租个条件不错的卧室,至于独立公寓那是不敢指望的。他办事效率很高,先是敲定了两份兼职,白天在加油站收银看店,下班之后再去小大阪一家贵馆子做服务生,又见缝插针地看了若干处房子,可惜都不中意,要么太贵,便宜的那些不是又脏又旧就是室友看着不像正经念书的。最后赵启平牙一咬,决定在车里凑合几天,直到找到称心满意的住处为止,反正加州冬天冷也冷得有限,绝不至于冻死。

就在他睡在车里的第一天,赵医生破天荒地主动打电话过来,赵启平惯例报喜不报忧,敲锣打鼓地汇报了自己如何露脸,又考第一又拿奖学金,忖度着老头儿心情肯定不错,笑嘻嘻地打算先斩后奏:“还有个事,我在这边找了两份兼职,打算体验生活自己赚点钱,假期就不回去了。您可别生气,咱家不是也不过圣诞节嘛,过年的时候我肯定回去,还给您包个大红包,好不好?”

赵医生看着门外安如泰山的两个不速之客,神色复杂地笑道:“好吧,孩子大了,翅膀硬了,钱不够用就和我要,听到没有?”

赵启平欢呼一声挂了电话,赵医生这边门铃也响了,他犹豫着没有开门,站在客厅窗帘后头向外窥探。这两个人气质风度乍一看都极好,穿得也体面富贵,但身上那股危险味道隔着门就能闻出来,甚至比那些浑身是血面目狰狞的大圈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很快发现了赵医生,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打头的那人向窗口走了两步,扬声道:“赵叔叔,您还记得老宅子里的萧七吗?”

一句话把他拉回十七年前,赵医生想起那个被飞车追逐死里逃生的下午,指甲嵌进掌心里去。这一刻他非常庆幸赵启平没有回来,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不能告诉他们那孩子的下落,至于自己,多活了十七年,够本了。

他开了门,冷冰冰扬起下巴:“是萧选还是刘启?不管是谁,动手吧,利索点儿。”

两个年轻男人又对视了一眼,还是打头那个先开口:“赵叔叔,您误会了,刘启十五年前死在监狱里,是萧选下的手,至于萧选……”他笑笑,又嘲讽又快意,“萧家的传统您也知道,我——我们杀了他。”

他垂在身边的手被另外一只手轻轻握住,稍微高出半寸的男人微微一躬:“赵医生,我是跟七爷的徐安,小时候您也见过的。”

“景琰?你是景琰?”赵医生终于从眼前人的眉目中辨认出一点痕迹,他到底还是像他母亲的多。这么说萧家如今已经换了当家人了,萧景琰总会多少顾及手足之情吧?

一进门,萧景琰先看到了壁炉架上的相框,赵启平从小到大的照片一字排开,最新的那张是高中毕业照,赵启平笑得开心极了。赵医生注意到他的视线,把照片拿下来递过去:“平平——哦,我取的名字,赵启平,小名叫平平。上一辈的事情他什么也不知道,今年刚上了UCLA,是个好学校。”

萧景琰端详了几秒钟照片,恭恭敬敬双手奉还,随即在赵医生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生恩不如养恩,您把小九养大不容易,我替死去的妈妈谢谢您。”赵医生手忙脚乱把萧景琰搀起来,顾不得寒暄其他,满怀希望地问道:“我家里……怎么样了?小斌妈,小斌,还有小斌的妹妹,他们都好吗?”

萧景琰实在无法启齿,徐安沉声道:“您太太和萧夫人同一天去世,小公子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福利院,后来领养情况我们查不到了,小小姐……失踪。”

赵医生啊了一声,扶着壁炉好容易站稳了,定定神才能开口:“我现在回国方便吗?我想……去找小斌和他妹妹。”

徐安点头道:“您找一个叫列战英的人就行,凡是能办到的事,七爷绝无二话。”这话说得很有些越俎代庖的意思,萧景琰却并无不满,补充道:“本来我们该陪赵叔叔一起回去,只是我想先见见小九,想来您的心情也是一样的,让徐安给您订最快一班的头等舱吧。”

与此同时,穿着侍应生制服的赵启平正笑吟吟站在桌边,眼睛从庄恕脸上一扫而过,好像他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客人:“几位想吃点儿什么?今天的主厨推荐套餐很好,不试试吗?”

至于朝庄师哥抛飞眼这种事,他做得可隐蔽了!

评论(78)
热度(444)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