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53





53

王天风本就擅长城市巷战,分析追踪尤其出色,别的军区还得请他去讲课那种出色,所以既然知道了大方向,对他来说找到于曼丽的路线就并不费事,甚至比于曼丽自己还少走了不少弯路。如果不是不想把子弹浪费在游荡的小群丧尸或者幸存者身上的话,他们开到过江隧道口的时间会更早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地卡在黄昏时分。

家里那辆宾利是今早才从车库开出来的,车身非常干净,余晖中黑色的漆面闪闪发亮,和周围风吹日晒了多日的车明显不一样。明诚隔着老远就看见了,于是让大哥停车,自己拎着枪下车匆匆检视一回。王天风随后也跟过来,车里车外都看过,再开口时便十分肯定:“没有血,没有打斗痕迹,油箱至少剩三分之一,刹车制动都正常,她是自己下车离开的,八成是进了隧道。”他绕着车转了两圈,弯腰捡起一粒弹壳来,“哦,开过一枪,不过没见血,应该是威慑。——姓魏的还活着。”

“要追吗?”明诚皱眉看向前方堵得乱糟糟的路面,“我们所有的物资都在车上,这隧道开车肯定过不去。”

“快天黑了,得先找个过夜的地方,别的……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就不信全上海都找不出一条能过江的隧道,实在不行还可以开渡轮过去,就是太显眼了些。”王天风把弹壳在手心里抛起来掂了掂,面露憾色,“不过这小姑娘真不错,有点像你,能吃苦,敢下手,也聪明,不当兵可惜了。”

说某人“不当兵可惜了”大概是王天风最高级别的赞赏,不过明诚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他偏头向主道旁边的弄堂看了一眼,发现弄堂里出人意料的清爽整洁,没有任何血迹残骸,连两个垃圾桶都整整齐齐地贴墙并排站着,像是末日的骚动和混乱从来没有波及到此处,覆巢之下幸运值max的完卵。但这太不对劲了,明诚后颈上汗毛直竖,对危险的直觉让他赶紧离开,越快越好,脸上就带出点焦灼:“不行,绝对不能在附近过夜,这里肯定……”

“——肯定有问题,我知道。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就是看出有问题才更要留在这里。”王天风手掌往下一压,示意他稍安勿躁,“既然已经追不上了,再晚一个晚上也没什么。今晚如果没有异常,天亮之后我们想办法过江。”

明诚还是被说服了,主要是因为大哥也觉得王天风说得有道理。他们选了弄堂靠近中段的一幢房子,一楼一底带个小天井,七十年前大概算得上是中产阶层的体面住处,现在则是年久失修的鸽子笼,且鸽子笼里又隔出若干更小的蛐蛐罐,连天井里也挤进去一家人,客堂卧房灶披间五脏俱全,屋里别的东西都在,唯独没有食物和液化气瓶。

明镜还纳闷:“咦,这边是不是当时接到疏散通知了呀?我看他们走得一点也不慌,该带的都带上了。”

明楼笑一笑:“也有可能。大姐,我们进屋吧。”

没有液化气还有家具,王天风烧了一把椅子,煮出大半锅很有部队风格的咸肉粥,肉丁切得有骰子大。喝完了粥明镜去睡觉,三个男人还在低声说话。从窗口能看到他们的车,也能看到黄浦江对面那座军刀一样的大厦有两层楼亮着灯,在漆黑的夜色里亮得刺眼。

“到现在还能维持电力供应,说明燃料很充足,”明楼略一沉吟,“阿诚,附近有几个加油站?”

明诚在脑子里迅速把附近地形过了两遍,想开口又有些犹豫。王天风偏头看看他:“不会吧,居然一个都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以大厦为中心,三公里范围内对岸有两个或者三个加油站,”明诚低声道,“江这边就更多,至少有七八个,离我们非常近,而且很集中。”

明楼点头:“知道了,日本人的势力范围,怪不得扫荡得这么彻底。”

王天风搓搓下巴上的胡茬:“奇怪,要是经常有人过来,隧道为什么还会堵上?”明楼沉默下去,这个问题他也想不通。明诚刚想说话,王天风忽然耳朵尖一动,抬手比了个噤言的动作,又过了几秒钟,刚才只隐隐约约听个大概的声音就很清楚了,刹车声,熄火声,从车上跳下来的沉重脚步,和响亮的关车门声,然后几个人边说话边向他们这个小院走过来,王天风眼神猛然僵住:他妈的,这是日语!

明楼看他一眼,明知故问:“会说日本话吗?”

王天风磨着牙瞪回去:“你说呢?”

明诚扭头偷笑,王天风只听外头高声大嗓地问了句什么,明诚立刻用日语答了几句,接着便推门出去,很像那么回事地和对方互相鞠躬致意聊了起来,有说有笑的,看样子还聊得挺热乎。

“你家老二和日本人说什么呢?”他蚊子哼哼似的问明楼,明楼也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外面的谈话,手指竖在唇前对他比了个噤言的动作。王天风忍住了没翻白眼,转开视线去看明镜的时候发现她在无声流泪,于是他坐过去,温柔地握住她的手。

外面终于聊得差不多,双方又互相连着鞠了好几个躬,明诚直到目送对方出了院门才进屋,小声说:“刚才那些是他们派出去的斥候,从九江回来的,我说我们在苏州一带耽搁了,所以回来得晚了点,明天正好一道过江回去。大哥?”

“知道了,统一口径。”明楼点点头,又问,“你就只套出这些?”

“还有,大厦里目前应该有四百到五百人,日本人占三分之二,剩下的一半是研究丧尸的技术员,还有一半是后勤,都是年轻漂亮的幸存者。补充后勤也是斥候的任务之一,所以大姐和……”明诚飞快地看了下王天风,干咳一声,“总之,不会日语也不要紧,可以说是我们带回来的后勤。”

王天风冷笑:“不是说要年轻漂亮的吗?”

明楼颔首:“我家大姐当然年轻漂亮。至于你嘛……呵呵。”


评论(19)
热度(275)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