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48

48

每个能够睡在明楼身边的晚上明诚都很珍惜,近在咫尺的体温和呼吸让他觉得安全而满足,倒并不一定需要额外做些什么,况且大部分时候也没法做到最后,他们必须保持足够的敏捷和体力才能在末世里活下去。

窗外的丧尸从天黑以后就没消停过,隔几分钟就要骚动一次,临睡之前明诚检查了一遍窗子上的木板,确认暂时不会被攻破,但他还是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在丧尸的抓挠和撞击声里偷偷握住明楼的手。

“阿诚。”

“大哥没睡?”

“头疼得厉害。”明楼的声音听上去疲惫极了,也痛苦极了,“阿司匹林呢?”

明诚摸黑下床给他找了两片药,明楼就着白天剩下的小半瓶矿泉水吞下去,喉结滚出咕咚一响,喝得太急还呛到了,咳了好几声。

“我帮大哥按按头吧。”明诚后背靠在床头上坐好,让明楼枕着他的大腿,熟练地顺着耳朵上缘找到太阳穴,用指肚转着圈揉按。在法国的时候明楼的头疼还没有发作得这样频繁,回国之后越来越严重。明诚觉得老吃止疼药不是办法,前年曾经找老中医学了一阵按摩,其实心理作用大于实际效果,但明楼坚持说按一按很管用,渐渐成了两人之间诸多习惯中的一个。

“外边闹成这样,是疯子在二楼看着魏之深?他是不是又动刑了?这个疯子……”

“刚才我下楼的时候是于曼丽在看着他,教官应该在陪大姐。”明诚抚平明楼微微皱起的眉心,“我捆他的时候用的是杀猪扣,越挣越紧,魏之深跑不掉的,大哥放心吧。”

明楼不说话了,明诚从太阳穴往上按到额角,又从额角按到头顶心,听见明楼呼吸渐渐平稳下去,像是睡着了。他放轻了力道又按一会儿,刚想停下的时候明楼开了口,声音很轻,在窗外丧尸杂乱的动静中几乎听不到:“明台…………”

“大姐说,等这波尸潮退了,就把明台埋在后院的牡丹边上。”明诚低声说,“她说苏州老家太远了,就在……在她一开窗子就能看到的地方最好。”

明楼再次陷入沉默,明诚抱住大哥的头,想安慰又无从安慰。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隔靴搔痒,而巨大的伤口横亘在心里,永不愈合。他可以为大哥去死,可他没法替他疼,有生之年的每个深夜,每次想到明台的时候,明楼都会再次被无法形容的悔恨和疼痛淹没。

“大哥,你别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明台已经……”那个死字噎在嗓子眼儿里无论如何也没法出口,明诚的嘴唇在黑暗里无声地颤抖,又艰难地接着说下去,“我们得多想想活着的人。大姐还需要你照顾,她……她不能再失去一个弟弟了。”

“疯子会照顾大姐的。”明楼翻了个身,侧着枕在明诚大腿上,一滴泪水淌进他鬓角的头发里,“也没人能取代明台在大姐心里的位置,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才是大姐的亲弟弟,我和你一样是收养来的。”

“……大姐要是听到了这话会伤心的。”明诚搂得更紧了一点,明楼在他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好,不说这些了。”他把自己的头重新挪回枕头上,又把阿诚拉进被子里暖着,低声道,“明天我要带魏之深走。”

“什么?!”阿诚猛然抬头,头顶狠狠撞上了明楼的下巴,两个人同时嘶地吸口冷气,明楼大概还咬着了舌头,半天说不出话来,阿诚抓住他肩膀,近乎惶然无措,“大哥你疯了?外面是尸潮!是上千万的丧尸!不行,你不能出去,你不能——”

“我必须出去。嘘,你先让我把话说完,”明楼在阿诚后背上安抚地轻拍两下,“只要魏之深还活着,还在家里,外面尸潮就不会散;假如我们在家里杀了他,尸潮狂暴起来明公馆再结实也顶不住,这是个无解的死局。再说,现在家里的食物也不多了吧,难道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吗?僵持到弹尽粮绝的时候又怎么办?魏之深必须要死,而且不能死在家里,得有个人把他带走。”

“那,那也不能……”明诚急得舌头都打结,磕磕绊绊的,“不行,大哥你不能这样,太危险了,让我去吧!我去!”

“不,这个人只能是我。我有疫苗你忘了吗,被咬了也没事儿。除了我只有大姐有疫苗,你不让我去,难道要让大姐去不成?”

明楼说得很轻松,好像整件事不过是“明早我要出门丢个垃圾”,但两个人都知道实际情况绝不会这么简单。明楼上次没有被丧尸咬过就发了高烧,严格意义上来说,二十年前的疫苗是否真的有效都还无法确定,况且就算疫苗有效,大群丧尸围上来的时候难道会只咬一口就算了吗?他们看过太多被吃得只剩一副骨架的尸体了。

大哥的脾气明诚最清楚不过,凡是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改。他想来想去没有办法,最后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假如大哥非带着魏之深离开明公馆不可,那他要和明楼一起走,至少能同生共死。丧尸爆发那天他就想过这样的结局,能和明楼同生共死其实也是种幸运,于曼丽就没有这个运气,明台……不,他现在不能提起明台,不能让大哥再痛一场了。

念头通达之后他反而不再劝明楼什么,天亮前剩下的几个小时这样宝贵,用在互相说服和争论上是种浪费。阿诚伏在大哥怀里轻声问道:“教官会对大姐好的吧?”

“他敢对大姐不好试试?反了他了。”明楼揽着他,语气温柔而庄重,“放心,我也会对你好的。”

后来他们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梦里没有丧尸那令人心烦意乱的抓挠声,也没有即将到来的九死一生,直到大姐呼隆一声把门推开,人还没进来就大声喊道:“不好了,曼丽,曼丽她,曼丽把魏之深带走了!”床上的两个人腾地坐起来,明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姐你说什么?”

大姐心急如焚:“曼丽一早上不见了呀!魏之深也没影了!等等,你们,你们睡觉不穿衣服的呀?”


评论(45)
热度(371)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