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冬夜一只羊(上)

2000+字

一切的开始,是一只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嘴巴还在悠闲地嚼嚼嚼的羊。

周凯手忙脚乱地打方向盘,车子在路上画着风骚的S型,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尖利的响声,那羊像是吓傻了似的,在原地站了两秒没动,等到周凯马上要成功躲开它的时候,又突然加速一头撞了上来。

嘭咚一声巨响,车这回终于停下了。羊翻着白眼倒在车边开始蹬腿儿。

“啧,肯定不行了。”贺涵下车绕着羊走了一圈,踢踢羊肋骨,“你看头都撞瘪了一块。”

“保险杠也撞瘪了一块,新西兰修车好贵啊。”周凯叹完气一抬头,看见贺涵正奋力拖着羊往车尾走,“……等等,你要干嘛?”

“把羊带回去啊!”贺涵掀开后备箱,朝他勾勾手指头,“过来帮把手,这羊还挺肥的。”

“不好吧?”周凯看到羊耳朵上的标记,知道这是牧场养的羊,换句话说,人家是有主的。“就赔个羊的事,咱们也不是赔不起……”

贺涵笑起来:“周老大以为我要干嘛?毁尸灭迹?这是新西兰好吧,车撞了羊不用赔,咱们不让牧场赔修车的钱就不错了。”他挺兴奋地搓了搓手,咽下忽然间大量分泌的口水,“拿走拿走,回家做烤全羊去!”

新西兰这地方出产牛羊不假,但超市里的羊肉都是经过处理的,除了特意剔出把手的所谓法式羊排之外,基本连块骨头都看不着。会吃的都明白,没了骨头的肉它不香啊!再说用烤箱烤出来的肉总是少了那么点儿烟火气,怎么撒孜然辣椒面儿都白费。要是能吃上个外皮金黄焦脆内里酥软香嫩的烤全羊……向来不怎么看重口腹之欲的周凯也有点儿把持不住,吧嗒了两下嘴就默许了。

再上路的时候司机换成了贺涵,几分钟后车里渐渐弥漫起一股热烘烘的羊味,像后排突然挤进来至少半支足球队,还是一年没洗澡的那种,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尽量少说话少喘气,但有些问题吧,周凯不问清楚了总是放不下心。

“会宰羊吗?”

贺涵闭嘴摇头。

“会烤羊吗?”

贺涵再次闭嘴摇头。

周凯默默掏出手机开始搜索,关键字如下:“如何宰羊”“杀羊的技巧”“烤全羊的做法”“怎么处理羊杂”……

冷静地衡量过杀羊和烤羊之间的难度差异,周凯面色严肃地放下手机:“我们来分工吧。我杀羊,你烤。”贺涵本来还蛮想挣扎一下的,结果被周老大凶巴巴地瞪了回去,最后只得为自己先争取免责条款:“那我要是烤得不好,你别怪我。”

“没事,我杀得肯定也不好。”

事实证明,周凯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天分。就凭网上囫囵吞枣看来的那点技巧,他竟然把割喉放血、吹气扒皮、开膛破肚、砍头取内脏的一套活儿都干了下来,而且动作还挺利索,基本没出啥状况。贺涵抄着手站在一边满嘴跑火车地表扬他:“啧啧,就凭咱们周老大这个技术,别说是宰头羊了,就是……”周凯脸上手上还沾着几滴喷溅上去的羊血,要笑不笑地抬头又看过来一眼,贺涵就不肯再说下去了,笑吟吟地举手做了个求饶投降的动作,又倾过身去吻他,亲到两个人都呼吸急促了才放开,低声笑道:“周老大要杀我用不着动刀子,看我一眼就够了。”

烤全羊的腌料是贺涵自己调的,好歹也是干过几天大厨的人,起码很像那么回事,少少一点面粉混上大量的辣椒粉甜椒粉孜然和香草碎,再加少许黄油半瓶白葡萄酒——剩下半瓶被他们在厨房里喝掉了,也不用杯子,就那么直接对着瓶口喝,谁也说不清谁喝得更多一点。空气中的酒香和香料味儿混在一起,周凯在喝酒和接吻之间勉强腾出空来想了点正事:“嗳,我们有那么大的烧烤炉吗?”

“我们还没买烧烤炉。”贺涵在他嘴唇上意犹未尽地咬一口,“所以我打算点篝火。”

“咱们院子里全是草坪,也没法点篝火啊。”

“对,所以我打算到海边沙滩上烤。”

——周凯突然觉得一点也不想吃烤全羊了。

外国人当然也有在海边野餐的,有的还在沙滩上办婚礼酒会,然而篝火烤全羊在老外眼里和最为狂野那一派的行为艺术也差不了许多,虽然是冬天,还是很快就围拢了稀稀拉拉的一圈人,不远不近地围观议论,有几个不怎么友好的词儿零零碎碎地随风吹到他们耳朵里来。贺涵全当没听见,兴兴头头地拉着周凯在篝火边上并肩坐下,一边烤着火喝着啤酒,一边时不时把架在火上的羊翻上半圈,再往上厚厚刷一层调味料。火苗很快把羊肉最外层烤得金黄酥脆滋滋冒油,贺涵用牛排刀薄薄切了一片下来,手势优雅地盛在盘子里递给周凯:“周老大先尝。”

周凯两根手指头直接捏起那片肉扔进嘴里,咀嚼几下之后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竖起大拇指对贺涵晃了晃:“真不错!”贺涵信以为真,又切了一长条儿给自己,尝在嘴里却总觉得好像少点什么,周凯憋着笑靠过来:“贺先生,你忘放盐了。”

然而有没有盐都不耽误烤羊的香味儿随风飘散,刚才还在逼逼中国人“什么都吃”“野蛮”的老外们纷纷沉默下去,有的还诚实地直抽鼻子,有几个胆子更大的已经开始向篝火靠拢,在火光跳跃中笑得咧出白牙,朝贺涵和周凯狂挥小手。

“嘿兄弟,你们这烤肉卖吗?给我来一份怎么样。”

“我出十块钱,能让我尝尝是什么味儿吗?”

“哥们,有没有兴趣合作?你们可以拿这个烤肉配方入股,算你们30%股份!”

周凯实在憋不住了,笑得前仰后合,冲贺涵挤挤眼睛:“要不然我们干脆开个烧烤算了,只要你想着放盐,绝对有赚。”

贺涵被来回挤兑了两遍,恨得牙根痒痒,从羊腿上撕了一块肉下来塞进周凯嘴里:“烤给你吃还堵不上你的嘴,”跟着他又恢复了平常那副花里胡哨的孔雀做派,眉梢一扬,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吐息暖融融拂在人脸上,是一缕具体而微的春风:“还是,你比较喜欢嘴里吃点别的什么?”

周凯点点头,假装并没听懂他的调情,一本正经地说:“可不是,现在特别想来点老干妈。”

评论(35)
热度(30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