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41

41

明台和于曼丽主动提出要和王天风他们一起出外寻找物资,明楼和王天风心里同时沉了一沉。前者想拿于曼丽那把钥匙试开保险箱的打算落了空,后者尽快解决掉魏之深的计划也出现了更多变数。好在这两个人脸上还算沉着,明诚甚至都没发现明楼有什么不对,他看看一脸担心拉住明台的大姐,开口提议道:“要么……我也去?毕竟多个人多份力嘛。家里大哥大姐坐镇也就够了。”

“车里的空间就那么大,四个人都上去,你们打算把东西装在哪儿?拿嘴叼着?”王天风还是想争取和魏之深单独出去。只要给他个机会,只要魏之深稍微松懈两秒钟……他挑剔地看一眼明台,“我又不是负责看孩子的保姆。”

明台很不服气,耷拉着脸嘟囔:“谁是生下来就这么厉害的呀,你们给我机会了吗,”于曼丽噗嗤一笑,明台理直气壮冲她眨眨眼,“对吧曼丽,没机会我怎么长大啊。”

这下谁都不好拦着了,明诚又去看明楼。明楼只简单地说:“你跟着我。”说完问大姐,“您自己在家可以吧?我和阿诚也要出去一趟。”

明镜点了点头:“我在家里还能有什么事?瞎操心。倒是你们,都要小心点,”她不舍地松开拉住幼弟的手,“明台听到没有?”

可惜有些问题并不是小心就能躲得开的。比方说,王天风他们那辆车今天终于遇上了其他幸存者。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预料的小概率事件,两千五百万常住人口的大都会,就算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成功活下来,起码也是二十五万人,何况从种种迹象来看,在他们附近应该就有一个幸存者团体,而且人数不少,也在收集武器——那些被席卷一空的便利店和部队驻地门外被啃光的尸体就是证明。但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一眼看过去足有百十来号人,密密实实地把他们的车堵在不算宽敞的弄堂中间,像场小规模的伏击战。

“这是要……拦路打劫?”明台从车后窗往外头张望,二三十人正半圆形包抄上来,手里提着五花八门的兵器,从晾衣服的竹竿到菜刀应有尽有,“咱们才从家里出来,什么都还没找到,有什么可劫的啊?”

魏之深直接点出了关键:“我们有枪。”

“是啊,我们有枪他们还敢……”明台终于反应过来,“操,这就是奔着抢枪来的?他们怎么知道咱们有枪?”

王天风沉默不语。虽然他们每次回来都把车停在楼后,也没有刻意消灭干净那条街上的丧尸,但是明公馆仍然太显眼了。再加上昨天为了脱身他在部队大院里打空了两箱弹夹,枪声在没有噪音的城市里能传很远,有心人不用费什么事就能发现车子最后开向哪里,而他竟然忽略了这一点。要是这伙人同时也向明公馆下了手……家里现在可只有明镜一个人!

车头前方的人群也试探着逼近,远远落在后头的几个还算得上孔武有力,人人手里有刀,簇拥着当间一个高个子男的,前面几排的人就明显瘦弱许多,面带菜色,看样子是用来当炮灰使的,其中还有不少女人和老人。魏之深有点感慨:“这才几天啊,新的阶级已经产生了。”

“那我们怎么办,能冲过去吗,或者……倒回去?”于曼丽问。
魏之深叹道:“那也要死人的。不过比直接开枪死得少一点而已。”

明台单纯归单纯,脑子并不笨,从座椅缝隙里捅了好几下王天风肩膀:“擒贼先擒王啊!这个不用我教吧?”

“没那么容易,”王天风眯起左眼找了找角度,“挡着他的人太多了,没法打。”

对面不知从哪儿弄了个扩音喇叭,哇啦哇啦地提条件:“明人不说暗话,三把枪,三百发子&弹,马上让路!”随后又换了另外一个声音,“要不然,一百人份的口粮也行!”

“三百发子&弹?一百人份口粮?好大的胃口,”王天风本来还沉着脸,愣是给气笑了,他伸长胳膊把枪拎出来,“不怕吃下去不消化撑死。”

魏之深也笑。和王天风的习惯性冷笑不一样,他笑起来很有几分春风拂面的感觉,只是提出来的主意就不那么“春风”了:“你身上还带着光荣弹吗?那东西打丧尸肯定不行,”他向车头前方努努嘴,“对付这帮乌合之众,足够了。”

王天风也觉得这个办法不坏,摸出手雷来刚要往外扔,发现对方自己先乱了阵脚,爹呀妈呀地喊着四散奔逃——他们背后出现了丧尸。刚才拿喇叭跟他们商量买路钱的头头躲在最后,所以首当其冲地被扑倒了,胳膊腿儿扑腾着喊救命。但这时候喊谁都没用了,两具丧尸留下来进食,一个轻松磕开肚子,像开了个罐头那么轻松,另一个则把咽喉处的血管气管撕扯着咬断,又拿烂肉横飞的指尖插进眼窝里一挑,把眼珠子抠出来嚼吃了,除此之外其余的丧尸继续井井有条一丝不乱地往前推进,王天风立刻看出不对劲来:“这玩意儿……有脑子了?”

“我觉得只是凑巧,”魏之深说,“我们也赶紧走吧?”

车子呜呜倒退出弄堂巷口,王天风一直留心观察着这群规模不大的丧尸,结果出了弄堂才发现情况更糟糕。刚才跑出去的活人现在已经一个都不剩了,地上汪着几处血泊,街道两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丧尸,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明台咽了口口水,小声道:“曼丽,你别怕,有我呢。”

两条街以外,明楼看着从车边径直路过却完全不理他们的丧尸,面色凝重地问明诚:“你跟我说实话,刚才要跟着一起来是不是因为这个?”

明诚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事,就是……不太对劲。”

明楼点点头,又骂了一句:“这个疯子!”

评论(30)
热度(286)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