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40

40

“我以为回不来的那个应该是魏之深才对。”明诚懒洋洋靠在明楼身边打了个呵欠,肩膀和屁股都火热酸胀,虽然两者之间的原因非常不同。他问明楼:“教官失手了?你问了他没有——嗳,也给我抽一口呀。”

“不用问。你还是不了解疯子,他不是那种人。”明楼把抽到一半的烟举到他嘴边, 明诚嘴唇贴过去,含着过滤嘴轻轻吻了吻他的手指,明楼心里软极了,软到从王天风身上都看出了不少好处,低声笑道,“疯子就是看着嚣张,其实原则还是有的,不会随便杀人。”

“……唔。”明诚又想起件事来,赶紧和大哥分享好消息,“刚才没顾上说,咱们家小少爷大概把人追到手了,大姐带着我听壁脚来着,那小姑娘……啧。”

“大姐会听明台的壁脚?不至于吧。”

明楼扶额,感觉阿诚嘴里的大姐太不像是明镜了。明诚趴他胸口笑:“真的。我好久没看大姐那么高兴了,上楼的时候脚步轻飘飘的。”

“那就先让大姐高兴几天。”明楼把烟头揿灭,揽着人肩膀从发尾慢慢摸到腰窝,滚热的掌心在腰里按下去,“换个不累腰的姿势,嗯?”

明诚在他怀里转个身,又点了根烟叼着,鼻音轻轻的:“嗯。”

他们一直会抽烟。明楼是在父母去世没多久之后学会的,明诚要晚一点,大概是发现自己喜欢上明楼的时候,不过大姐不知道,俩人彼此也互相瞒着,直到在法国的时候才肆无忌惮地借着写论文的由头对着喷烟,明诚还要比明楼抽得凶一点——他想和明楼一起回国就得提前修完学分,压力大。压力大是个好借口,回国以后明楼执掌明氏的压力也不小,戒烟是不可能的,只能尽量少在家里抽,卧室里也没有烟灰缸,这几天拿一只三多九如的粉彩笔洗凑合着使,幸亏明诚不知道这是件清三代的真官窑,要不然他肯定舍不得往里弹烟灰。

此刻明楼动作温柔,烟头上一点红光便跟着摇摇曳曳,烟味渐渐把别的气味盖下去了,被子下头隐约的水声却盖不住。好容易弄到点正经润滑,明楼用得相当慷慨,而且刚才已经做过一次,阿诚里面湿软得要命,略动动就一缩一缩地吮他。明楼从后面搂住阿诚的腰,把人牢牢箍在自己怀里,又去吻他脖颈边上微湿的发梢,耳语道:“再过两天,我就去和大姐坦白交代……嘶……”明诚夹他夹得更紧了,明楼动弹不得,索性也就不动,真正是耳鬓厮磨,“有小少爷帮我们转移火力,大姐暂时顾不上咱们,机会难得啊。”

这句“顾不上”倒是确实让明楼说中了,明镜第二天就送了只扁扁的长条盒子给于曼丽,酒红色丝绒面,一看就知道里头是首饰,把明台于曼丽都闹了个大红脸。明镜亲亲热热拉着于曼丽的手交代:“你放心收着,明台要是欺负你了就来找我,不过我看他是不会的。我们家明台呀,从小就有一堆女孩子围着转,可从来没有待谁这么上心过,”她丢给明台一个嗔怪的眼风,“还不快过来帮曼丽戴上!一点都不主动!”

明台磨磨蹭蹭地挨过来:“大姐——大姐!别说了好吧?”他溜一眼边上抄手看热闹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夫候选人,个个脸上含笑——还是自己家的猪终于拱到了白菜那种欣慰的笑,只好苦着个脸跟于曼丽解释,“大姐说得太夸张了,那个,曼丽,我真的没有……”

于曼丽脸上浮起红晕,行动却比明台大方,接过明镜手里的盒子直接塞给他,也不说话,只转过身留给他雪白细腻的一截脖颈,晃得明台眼晕脑子也晕。总之,他晕晕乎乎地打开盒子给于曼丽戴上了那条项链,完全没注意到老大和老二一边笑一边对了个眼神——项链坠子是把宝光熠熠的钥匙,两个人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会不会是那个保险箱的钥匙?

大姐高兴极了,拉过于曼丽看了又看,明楼凑趣地站到她身后笑道:“这是专门给明台留着的?大姐可太偏心了啊。”说着眼神飞快地一扫,发现那把钥匙做工极精巧,钥匙齿的部分全部是用碎钻杂宝嵌的,打眼看过去每颗宝石都高低错落,并不是简单地镶成一整个平面,故而折射出的光彩分外璀璨,配着于曼丽宜喜宜嗔的小脸儿十分相宜。

“说什么呢,还能少了你和阿诚的?再说,谁让你们没有明台动作快啦?”大姐斜他一眼,“这是姆妈留下来的,说是阿拉爷当年定做给姆妈的礼物,这么多年我也没戴过,一看到就想起他们……唉,我还说这些干什么,明台呀,对人家小姑娘好一点听到没有!”

明台很乖地哦了一声,又偷偷对于曼丽眨眼睛:“你也要对我好一点哦,听到没有?”

于曼丽弯着眼角笑,像个小狐狸似的:“那就看你表现啦。”

小儿女打情骂俏最有趣,大家都看笑了。魏之深笑着笑着向明镜的方向走出半步,眉眼间看着很有些柔情,王天风状似无意地挡住他:“昨天盐用光了,今天咱俩再出去一趟。哦,明诚你感冒好了吗?”

明台主动跳出来:“别别别,我跟你们去!”他挠挠头,心直口快地说出了部分真相,“阿诚哥留给老大吧,反正别人他也看不上。”

明楼到底脸皮厚一点,理所当然地点头:“谁叫你自己不靠谱。还有,大哥就大哥,还什么老大……和谁学得流里流气的!”他已经决定要趁魏之深和王天风都不在的时候拿于曼丽的钥匙试一试保险箱了,明诚和他一起行动是最好的安排,没想到于曼丽也站到明台身边去:“我也一起去吧,总不能永远呆在,嗯,家里啊。”

明台悄咪咪去握于曼丽的小手,那句“家里”让他笑得特别傻:“好,一起去!我保护你!”

魏之深笃定地微笑道:“放心,昨天那是意外,不会再出事了。”


评论(48)
热度(360)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