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38

38
要是只听枪声的话,王天风更像是在打靶,还是最没难度的固定胸靶,两发子弹之间的间距精确地保持在一秒半,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每次扣下扳机都能爆掉一具丧尸的脑袋,要么是紧贴着越野车的,要么是离魏之深太近的,腐肉污血接连不断地在半空中爆出一蓬蓬带着死色的花。
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最擅长的套路其实是“斩首”——集中优势火力扑杀对方首领,剩下的敌人群龙无首,十有八九会放弃反抗。畏惧死亡和服从权威是人的天性,火力全开的王天风自带生杀予夺的煞气,感觉就算漫天神佛挡在面前也得让枪子儿突突碎了,肉体凡胎只有在他面前举手投降的份儿。但丧尸已经死过一次了,不知恐惧、不懂后退也没有首领,它们眼里只有车顶上新鲜的血肉,甚至无法意识到为什么前方的丧尸会突然倒地,一时间枪口下竟然形成了某种诡异的平衡,车旁边的丧尸一个接一个地被爆头,后排就不断踩着前排的尸体补位,好在SUV车顶还算宽敞,能让魏之深勉强有块站脚的地方。
尸群外围的丧尸终于意识到身后有了新目标,摇摇晃晃嘶吼着转过身往前走,被门前的台阶绊倒之后四肢不太协调地往上爬。王天风在两次点射的间隙拿眼皮扫了一下,没理,继续定点清除SUV周围的丧尸,勾在扳机护圈里的食指稳如磐石。
“别管我!”满脸污血的魏之深又喊了一声,狼狈里带着英雄式的决绝孤勇,快把自己都感动了,“你们赶紧跑!跑啊!”结果喊完之后枪声真就停了下来,他半是“果然如此”半是“不过如此”地一抿嘴,手里狼牙棒不成章法地乱挥,越发险象环生,随时可能栽进车边的丧尸堆里。王天风懒得解释,左手拔出别在后腰里的备用弹匣,右手单手卸掉已经打空了的那个随手丢在地上,顺势把新弹匣推上去卡住,又是一枪爆头。子弹贴着魏之深的小腿飞过去,他下意识地趔趄了一下,王天风没工夫看他,暴躁地扭头喊郭骑云:“你他妈快点!最后一个弹匣了!想让老子和它们拼刺刀吗?!”
郭骑云终于拖着弹药箱子连滚带爬出现,王天风脸上看不出生气,但是踹开箱盖的那一脚简单粗暴,差点直接把木箱踢碎。郭骑云惴惴:“我记得有几箱已经装好的弹匣,就找了找……我找到了!”
废话,没找到老子刚才踢开的是什么?王天风习惯性地把大半边身体藏在柱子后头,眯起左眼瞄准的时候带着左边的嘴角也跟着一块儿往上扬,是个介于嘲笑和冷笑之间的表情:“行。那你负责清干净台阶上的丧尸,”瞄准镜套住一个肩膀上两杠两星的中校营长,扣扳机的手指轻轻一动,带着火药余温的弹壳从枪身侧面飞出来,在空中画了条弧线,最后砸在郭骑云脸上,打得他有点懵。王天风吝啬地用余光横他一眼,“——慢点不要紧,瞄准了再打,一定要打碎。”
“教官,不会真把他扔下吧?”郭骑云从入伍就没少听南京路上好八连的故事,特别自觉地把魏之深归进需要保护的老百姓范畴,“他就是个老百姓……”
王天风这回倒是肯拿正眼看他了,还笑了一声:“是不是老百姓先不说,现在车在他脚底下呢。把他扔下,车里的子%弹不要了?没车咱俩跑得回去吗?”
郭骑云哦了一声,丝毫没意识到王天风在对自己放嘲讽,端着枪招呼台阶上那批丧尸去了。
有几乎百发百中的枪法,又有整箱的子%弹可以随便突突,半个预备团的丧尸并没有那么难对付,显得刚才魏之深近乎悲壮的自我牺牲drama得多余。郭骑云浪费了不少子%弹,但至少完成了预定任务,没有一具丧尸能成功爬上台阶。SUV周围的尸体更是堆成了并不陡峭的斜坡,把整辆车埋在里头,只露出个车顶,丧尸能直接沿着坡道上来,假如它们的脚没有卡在尸体之间的缝隙里的话。魏之深眼见丧尸越来越少,也比先前要镇定一些,除了狼牙棒抡得虎虎生风,还不时踢开几具已经和车顶平齐的尸体,让它们顺着坡度滚下去,时机抓得准就能撞倒几具往上爬的丧尸,跟滚木擂石是一个道理。
王天风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右手食指,换弹匣的同时扬声喊道:“魏先生!还能不能坚持了?”
“还行!应该还能坚持一会儿!”魏之深大声回答,原本很有文艺气息的半长头发被污血糊得一绺一绺的,发梢还挂着零星碎肉和不知什么内脏的碎片,远看和丧尸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王天风从瞄准镜里看了他一眼,十字准星碰巧咬住眉心,魏之深像是突然滑了一下似的后退转身,他若有所思地稍稍压低枪口,瞄着快爬到坡顶的一个大块头开了枪。只是这枪竟然失手了没能爆头,只打中了肩膀,那具丧尸上半身猛地向前一扑,眼看要面对面跌到魏之深怀里,魏之深手忙脚乱地把手里球棍改造的狼牙棒使劲捅出去,结果歪打正着,球棍顶端的钉子楔进丧尸胸口里,丧尸犹自双手狂挥,拼命抻长了脖子想来咬他,力道大得似乎马上要把他挤下车顶,魏之深硬气地咬紧牙关死死顶住,不肯后退——他也没有地方可退了,再退就要从尸体垒起来的斜坡上滚下去。
王天风扣下扳机那一瞬间就觉得手感不对,知道这次打不中想赶紧补枪,但魏之深和丧尸的头差不多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没有射击角度。
这会儿魏之深已经快顶不住了,王天风先是干掉从车头方向上来的另外一具丧尸,然后命令郭骑云:“你去,下两级台阶就行!”
郭骑云果然勉强找到了个侧身射击的角度,端枪瞄半天才敢打,打完手心全是汗。子弹从丧尸的太阳穴钻进去,炸飞了半张脸,他觉得今天自己最帅的就是这一枪。
就在他要收枪回撤的时候,脚腕上突如其来地一疼。郭骑云低下头,看见个完整的丧尸头颅,正咬着他的裤腿,一口比一口用力,脑袋下面还拖着截一拃多长的脊椎,灰扑扑的往外撅着。
不是都打碎了吗?他有些迟钝地想下去,结论显而易见:我大概要完了。

评论(42)
热度(344)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