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垩土时代 28

28  给配角发便当一定要毫不手软


几十条狗一起狂叫起来那声音不说惊天动地也差不多,胡八一被吵醒之后一骨碌下了炕,拉开蒙古包往里头开的矮门走了出去,刚挺直腰就看见乌力罕站在离自己的车五六步的地方发愣,好像想走到车窗那儿往里看却又不大敢的样子。胡八一知道shirley杨这几天是睡在车里的,又想起昨天乌力罕还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来着,以为乌力罕是对杨参谋长动了心才站在车边上这么纠结,便走过去拍拍他肩膀安慰道:“杨医生挺好的,就是不太适合长期留在这儿拿小鞭子抽你,还是得向你哥学习,找个其其格那样的媳妇儿……”

乌力罕使劲摇头,指着地上的血迹以近乎耳语的音量说:“胡大夫你看这儿,这儿有血!”

这句话没头没尾,胡八一没反应过来,急得乌力罕直往蒙古包后头指,还不敢大声说话,只拼命向胡八一使眼色。胡八一不懂乌力罕着急个什么劲,但也知道他的意思是蒙古包后头出事了,便转身绕了多半圈去看。几头羊羔子翻在血泊里已经死透了,半边胸腹上打着卷的珍珠毛被血和土浸染成了黑红色,胡八一蹲下看了看羊羔子脖颈处的伤口,脸色严峻起来:肌肉血管筋络都被扯成乱糟糟的一条一条,这伤口绝对不是刀或者任何锐器能形成的,像是被利爪撕扯成这样的,或者也可能是……手。

他循着血迹走到自己的车边上,绕着车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可疑的野兽足印,副驾驶的靠背被放下去了,shirley杨盖着件外套正缩在上头睡觉,胡八一转身朝着乌力罕摊开手:“你总不会以为狼能藏在车里吧?”

乌力罕语塞,透过前挡风玻璃看了一眼shirley杨沉静的睡颜。蒙古人对好女人的标准是结实能干不怕吃苦,挤奶、转场、放牧、生娃都是女人的事,shirley杨离这个标准十万八千里远,但这并不妨碍乌力罕觉得她好看,比所有绿洲上的女人都好看。他点点头,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脸,又把视线转回shirley杨脸上,胡八一摸着正造反的肚子笑道:“还有炒米和奶茶吗?先垫垫肚子,晚上咱们把那几个羊羔子都烤了吧,算我买的,一只多少钱?”

乌力罕心不在焉地挥挥手走开了,shirley杨睡得很安稳,从车外面看不见她垂在座椅边上的右手,更看不见她指尖上一滴一滴落下来的血。

胡八一回到蒙古包里立刻去叫赵启平:“嗲赵,快醒醒!”赵启平迷迷糊糊地揉眼睛,嘴唇微微嘟起来一点,带着被吵醒的不高兴,声儿又哑又黏:“又怎么了你……”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能看见鲜红的舌尖在嘴唇内侧抵着的样子,眼角湮出点湿润来,是个还没睡够的勾人样儿,要在别的时候,说不得胡八一至少也要上下其手一番,但眼下有十万火急的事就顾不得起色心了。胡八一往门外溜了一眼,郑重其事道:“杨参谋长有问题!”

赵启平附和着点头,眼睛还没睁开,脑子也没转,纯粹是接着话茬往下扯:“唔,有问题……她叛变革命啦?”

“我说真的!”他干脆伸手到被子里去拧了把赵启平的腰。赵启平哎哟了一声疼精神了,把胡八一从炕沿上推下去,懒洋洋地笑道:“我看你才有问题呢。”

“刚才狗叫声你听到了吧?”

“何止听到,我还看到有个人狗一叫就冲出门去,像是受到召唤了似的。”赵启平眨眨眼,“外头出了什么大事了?”

“死了几只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狗叫得那么大声,杨参谋长还在车里睡觉,”胡八一皱眉,“她向来警惕性很高,睡觉都恨不得睁着一只眼,实在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毫无反应。”

“说不定只是累狠了睡得沉呢?”赵启平回手按在自己腰上揉了几下,酸疼酸疼的,“我们好歹还睡了两三个小时,人家可是来回骑了多半夜的马的。”

“不——不是的。”胡八一沉吟了几秒钟考虑措辞,“我怀疑是杨参谋长把羊活撕了。”

“啊?”赵启平的眼睛因为吃惊和困惑又一次瞪圆了,“你确定?有证据吗?”

胡八一苦笑道:“没有,基本上是凭直觉。也许刚才有,但是现在肯定没有了。”

他们默默对坐了一会儿,上午其其格送进来的奶茶已经凉透了,微微有点奶膻,因为是咸味的,倒也不算难喝。赵启平喝了两碗奶茶之后表示要去“看看”Shirley杨,胡八一不太赞成,然而在赵启平的坚持之下他妥协了,提着工兵铲跟在后头。两人走到车尾,胡八一开了尾箱的门,车里有股子很淡的血腥气,Shirley杨伸了个懒腰,头也不回地问:“你们俩打算找什么?”胡八一蹙着眉头看一眼身边的赵启平,眼神里带着征询的意思落到后排中间的位置,嘴里笑道:“这两天光吃羊肉了,嗲赵有点上火,来的时候不是买了牛黄上清丸嘛,找一盒给他败败火。”赵启平知道后座中间的小冰箱里冷藏了黑狗血,但Shirley杨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谁也没法确定,于是幅度极小地摇了摇头,胡八一会意,哗啦哗啦地在后座翻找一阵便撤了。

“我觉得……不对劲。嗲赵你说呢?”蒙古包里这时候已经暗下来,胡八一半张脸被门口透进来的余晖镶上一道金边,鼻子的线条像罗马英雄的塑像,还是最英俊的那一种。

“自从到了苏泊淖尔以后,哪一件事是对劲儿的?”赵启平先槽了一句,然后无奈地承认,“我觉得吧,杨小姐突然气质变了,变得有点儿……可怕。”

他们很快决定第二天就回北京去,把两份地图拼在一起找出忽必烈陵的线索,然而还没等到天亮,半夜里有人在蒙古包外头惨叫了一声,胡八一抄起狼眼手电冲了出去,倒在车边的是乌力罕,眼睛还大睁着,充满恐惧、敬畏、爱慕、不敢置信和绝望。


评论(39)
热度(279)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