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垩土时代 20

初恋没溜儿の通贩在此!

 

20  真·蒙古大夫·胡八一

 

他们当天下午就绕着湖边用金属探测器搜寻了一番,除了箭簇马镫之外,并无其他发现。第二天一早,赵启平远远听见似乎有马蹄呼喝声,还以为又是阴兵出现,跃跃欲试地要去拿狗血铜钱,打算亲身试验一下阴阳中和,刚走到车边就被胡八一拦住了。

“大清早的,太阳都出来了,哪还会有阴魂作祟啊?”胡八一眯着眼睛远远望了望。“两匹马,马上还有人——奇怪,牧民来这里干什么?”

两匹马很快到了近前,马上的人一勒缰绳翻身下马,都是酱色的蒙古袍,腰间缠了紫红色腰带,挂着小刀,连脸型看着也是大致差不多。打头的那个稍微高一点,见到湖边还有别人在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把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躬身说道:“塔塞印百努。”胡八一不会蒙文,但知道这个动作是问好之意,也就有样学样地举手躬身,用普通话说了你好,回身叫道:“杨参谋长,你来翻译,蒙古话我的不会!”

只见那牧民脸上表情十分古怪,接口道:“我也就会几句问好的,普通话就不用翻译了吧?”

原来这牧民叫做乌力吉,同他一道来的是他弟弟乌力罕,就住在离此不远的绿洲里,因为乌力吉的儿子生了病,所以来苏泊淖尔求湖神保佑的。蒙古族信奉藏传佛教的极多,凡是湖泊敖包寺庙都是圣地,尤其苏泊淖尔,传说成吉思汗的妃子曾在此祭天,更是灵验,故老相传有了病痛来湖边取一小瓶湖水喝下便好了。赵启平看着两个牧民严肃虔诚的面孔,把“这是迷信”四个字吞回肚子里去。

“我们就是医生,”胡八一大言不惭地画了个圈把自己这边三个人都圈了进去,“这也是湖神的指引才让我们遇见了彼此,所以……我们去给你儿子看看病怎么样?”乌力罕在旗里念过高中,本来就对湖神不甚相信,一听他们都是医生,便撺掇着乌力吉答应下来。于是几人动作麻利地收了帐篷装车,跟在两匹马后面往绿洲走。

“你什么时候也成了医生了?”赵启平挑挑眉毛问胡八一,“万一让你看病呢?”

“你是医生啊,货真价实博士毕业,看病这不是有你嘛。杨参谋长可以冒充妇科医生,估计他们家也没有今天就要生孩子的,”胡八一看看前头的两匹马,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至于我……我是兽医。”

快到中午胡八一几人来到绿洲的时候,正看见乌力吉的女人其其格在蒙古包外头擦眼抹泪。她和乌力吉的儿子今年八岁,是全家人的眼珠子,自从昨天晚上就不吃不喝,昏沉沉地睡着,高烧不退。想送到旗里医院就没法用摩托车,得套上勒勒车,至少要走一整天,孩子太小,未必能受得了这种颠簸,因此只好按照千百年来的习俗,去苏泊淖尔求湖神保佑,至于能不能好转其实全看孩子本身的体质好不好了。

条件简陋,科班出身如赵启平能做的也就那么三板斧,先给量体温,38度7,又用听诊器听了心肺有无杂音,最后量了血压,掰开小孩的嘴用棉签伸进喉头拭了一拭,拿出来的时候棉签上一抹淡红,又有点微黄。赵启平赶紧用压舌板把孩子的舌头压下去,用手电筒向喉咙里照进去,看见咽喉处扁桃体肿得厉害,颜色深红,上头还有些黄色的脓疱,不由松了口气——好在是化脓性扁桃体炎,要是别的更伤脑筋,出门在外又没法查血。他抬头看看胡八一,后者就老老实实地抱来了药箱,按说用青霉素就可以,赵启平怕孩子对青霉素过敏,便选了阿奇霉素做臀大肌肌注。其其格眼泪汪汪地问他孩子什么时候能退烧,会不会烧傻了,赵启平又加了一针赖氨匹林。这两针药都很对症,一个小时左右孩子的烧就退了八成。草原上看病不易,左邻右舍知道乌力吉家来了三个本事大的医生,许多人都来请,赵启平脖子上一会儿就挂了十几条哈达,有白有蓝,围得他那张小脸儿都要淹没在哈达里了。

他连看了几个牧民,没有致命的急病,都是草原上常见的关节炎,肌肉劳损等等,有些看症状是高血压高血脂,还有一个痛风、一个牙疼的。这时有个酒糟鼻子的大汉挤到人群最前面,擦着满脸的油汗急道:“大夫,你能看好人的病,一定也能看好马的病!我家马……我家马拉肚子了!”赵启平眼珠子一转,指着正在蒙古包外转悠的胡八一说:“胡医生是专业兽医,让他给你去看马!”酒糟大汉忙不迭地出门,和胡八一比手画脚地说了几句话,就把人生拉硬拽地扯走了,临走的时候胡八一满怀悲愤冲赵启平遥遥比了个中指,把赵启平乐得不行,腮边笑出个清浅的酒窝来。连shirley杨也不能不承认这人实在生得好,眉梢眼角都暧暧内含光,笑起来不太好形容,又单纯又狡黠似的,和胡八一那种又痞又贫还不耽误帅完全是两个风格。

等赵启平给排队的人都挨个瞧过一遍,乌力吉家的羊羔子都宰完了,剥了皮剁成两个拳头大小的肉块下了锅。按理说牧民春天是不会宰杀牲畜的,但是为了感谢医生治好了自己的儿子,乌力吉挑出羊群里最肥壮的羊羔子杀了,其其格更是再三再四地把赵启平和shirley杨让到蒙古包里正对门口的上座,端上了奶茶奶酒奶皮子,是个要把他们当贵客招待的架势。

肉都煮好上了桌,胡八一才满脸蜡黄一身臭气地回来,脸上不知是泥还是别的什么,溅了几点黄黄的东西。Shirley杨闻了那味道就忍不住一阵阵反胃,赵启平笑道:“哟,胡医生辛苦辛苦,这一定是手到病除了呗。”

胡八一边用水壶里的水洗脸洗手,边咬牙切齿:“嗲赵你阴我!”

赵启平倒了碗酒举在手里,脸上正经的一塌糊涂,眼睛里可是笑着的:“劳苦功高,敬你一杯?”胡八一接过来就喝干了,呛得直咳嗽:“这什么酒?!”

“闷倒驴啊,你喝正合适。”

 

 

评论(51)
热度(32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