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垩土时代 5

5  嗲死人不偿命的小赵医生

 

shirley杨本来在附近订好了酒店,但最后还是选择在胡八一这儿留宿,尽管她对自己说这只是因为真的太晚了,不过这个理由不太站得住脚。往常王胖子倒是经常鼓动她这么做,还说只要杨参谋长肯赏面子,就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她,shirley杨当时就拒绝了——开玩笑,除了胖子本人之外,连胡八一都不肯进那间屋,据说王胖子的袜子每一只都能拿来当生化武器用。她行李里无论何时总是有个睡袋的,当下拿出来铺在沙发上,这沙发被胖子的体重摧残得七上八下,想必睡起来不会太舒服,但胡八一也并未绅士地提出她可以睡自己的房间,提了两大袋垃圾下楼去了,留下她和洗完澡出来的赵启平两个人单独相处。想到胡八一下楼的目的是去买什么东西,shirley杨就更觉得气氛尴尬,赵启平倒是挺自然的,拿毛巾擦着头发问眼前的美国友人:“你认识胡八一很久了吧?”

杨参谋长点头:“比不上王凯旋,不过也有四五年了。”

“所以就日久生情了。”赵启平一锤定音,挺理解地点点头,“他确实人不错。”

“不,他毛病很多,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孤胆英雄爱好者。”shirley杨脱口而出之后才觉得不太妥当,又补了一句sorry。

赵启平摆摆手:“不需要道歉,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这也不妨碍一见钟情是不是?”他笑着撑起下巴,胳膊肘支在茶几上,一句话连消带打,还挺不要脸地夸了自己:“你眼光和我差不多好,不过胡八一的眼光更好。”

“你对胡八一了解得还是太少。”shirley杨很认真,她拿不准要不要告诉赵启平他们是摸金校尉,或者说她拿不准胡八一是不是已经和他说过这件事。

“了解需要时间,我现在已经了解他的一部分了,啊抱歉,这不是应该和淑女讨论的话题。”赵启平笑得明朗而狡黠,“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褒贬是买主’,只有对货物真正感兴趣的人才会找缺点,目的是为了讨价还价,并且吓走别的买主,比如说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胡八一就提着几个楼下便利店的塑料袋进了门。他冲杨参谋长点点头,把赵启平扯进卧室,挺紧张地问:“你们聊什么呢,我怎么觉得眼皮直跳,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是眼睑震颤嘛,眼轮匝肌短时间痉挛引起的,你别那么不科学。”赵启平伸了个懒腰,踢了拖鞋上床,“这样的姑娘你都看不上,我现在相信你确实喜欢男人了。”他们怕被shirley杨听见,这几句话的声音很小,都是压着嗓子的。胡八一心想真正不科学的你还没见着过呢好吗,哥哥拿黑驴蹄子塞粽子一嘴的英姿你要是看见了还不吓死。赵启平并不知道他心里吐槽多么汹涌,抿着嘴唇噗地一笑:“把灯关了,快点。”

胡八一听得让他关灯,心里还有些嘀咕,想着不会是真要来个全套吧,但也没有开着灯睡觉的道理,就依言关了灯,窸窸窣窣开始脱衣服。没等脱完,赵启平就十分浪荡地长长“啊——”了一声儿,吓得他差点硬了,一屁股坐到床的另外一边,低低道:“你这是要干嘛?”

黑暗里只能看见个大概的轮廓,赵启平用力翻了个身坐起来,又软绵绵地嗯了一下,胡八一浑身一激灵,拿不准自己是希望唱个全本大戏还是拔腿就跑,小赵医生玩儿得太野,他有点降服不住。赵启平抬手把塑料袋揉得稀里哗啦响,声音低得胡八一必须凑到跟前去才能听清楚,潮湿的呼吸就这么打在他脸上:“增强一下效果,按理说我们现在属于恋奸情热你侬我侬的阶段,睡觉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很奇怪啊——你平常叫床什么样的,配合一下?”

“…………不用了吧?”

“也行。”赵启平特别好说话,倒回被子里去短促地哼唧了几声,又黏又软,还不忘把脸冲着门口,好让外面客厅里那一位姑娘听得更真切些。胡八一头发根儿都要炸了:这人叫得像真他妈有人在干他似的,肩膀拱在枕头上,连着脖颈那一段线条刚好能容下一只手摸在上头,好看得要命——这就是赤裸裸地勾引,是犯罪,有人管没人管了啊!这他妈谁受得了!

胡八一被诱惑着暗搓搓地凑过去,赵启平轻轻搡开他:“别闹,小心把你大胯卸下来啊,卸了我可不管安。”说完又是一通好叫,最后以猫舌头似的一声收了尾——热乎乎带倒刺儿的,舔在哪儿都能把肉刮下来一层。他心猿意马地揣度小赵医生的舌头含着是个什么滋味,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头。

“这么快……就完啦?”

赵启平随手把手机按亮了看眼时间:“都一刻钟了你还想怎么着啊?一半以上的男人连10分钟都没有,这时长挺给你长脸了。我明儿早上还查房呢,得早起,先睡了啊。”说完他翻个身,在五分钟之内就呼吸绵长清浅地睡着了,留下一个和生理本能作斗争的胡八一,仰望天花板数着羊。

Shirley杨这一晚睡得如何不得而知,但第二天一早她和胡八一的黑眼圈不相上下,只有赵启平神清气爽,下楼买了三套煎饼果子回来当早点,把加了两个蛋的那个直接递到胡八一手里:“待会儿送我上班?”胡八一看眼脸色难看的shirley杨,解释道:“小胖昨天脚骨折了,还在小赵医生的医院,我送他上班,顺便也去看看小胖。”

这回真不由得杨参谋长不信了。昨天晚上那动静还在其次,充其量说明他们性生活和谐,关键是她认识胡八一好些年了,就没见过他还有老实听话的时候,这个小赵医生竟然有这份能耐,就这点上她就输了。但坚忍不拔是美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shirley杨觉得胡八一有九成九的可能没告诉这位小赵医生自己是干嘛的,凡事尚有可为。

 

评论(80)
热度(47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