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初恋这件小事 25

25  旁友们本章(以及下一章)甜死你们我是概不负责的


家教的收入前景比曲和预期的还好,不过这活儿都是双向选择的,他又确实以前没带过课,有时候效果不太行。本来联系他的有六七个,兵荒马乱地轮流试讲了小一个月,终于最后固定下来两个学生,每周每人一节课,两个小时,曲和很满意,再多了他自己练琴的时间就没法保证了。这两个学生年纪都不大,还在小学,家里条件也只能说是小康,曲和看着他们家长的那个眼神就想起当年的自己来,主动把价格让了一点,每节课比市面上的公价低三十块。

月底拿到工钱的时候,曲和有种投资多年终于见着回报的感觉,虽然不过是两千多块,可毕竟是他头一回的劳动所得,格外金贵些似的。小时候大人总爱问孩子“你长大赚钱了给谁花”之类的傻问题,曲和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想来不过是给爸爸妈妈之类的讨喜答案,现在真的挣了钱了,他首先想到的可就不是爹妈了。谭宗明是年底的生日,满打满算还有一个多月,总得给他买点像样的礼物啊。给人选礼物这事其实特别难,好在日子还远,够他慢慢考虑的。

出了地铁往小区方向走,曲和无意中看见有人边抽烟边讲电话,突然想起来谭宗明好像这一段时间都不太抽烟了。他自己没什么太大的瘾,他哥抽有时就跟着点一根,不抽也无所谓。但谭宗明以前确实抽的凶,最近嘴里老是嚼着口香糖,什么时候吻过去都是冰凉的薄荷味儿。曲和知道谭宗明是因为那烟挺贵的才一下子戒了,心里有点不舍得,从那一叠粉红色的钞票里抽出一张,进了烟草专卖。

等他回家把那盒烟塞给谭宗明的时候,谭宗明一猫腰,两手抄着曲和的大腿,发力把人抱了起来。曲和也配合,搂着他哥脖子,腿直接往谭宗明腰上缠,都缠上了又觉得不对,这姿势忒少儿不宜了,笑着去推谭宗明贴过来的脸:“哥,哥,你赶紧放我下来,小心腰!”

谭宗明抱着曲和往沙发上一放,压过去亲他脖子:“小孩儿学会心疼人了啊,”又探手摸到衣服里头去,“我腰好不好你应该最知道啊!”

曲和眼神里带着点明知故犯的坏劲儿,边躲边笑:“我上哪儿知道去!”

谭宗明啧了一声,特别真诚而遗憾地说:“那没办法了,我得让你知道知道!”

两个人在沙发上胡天胡地了一回,完事之后谭宗明搂着曲和把那盒烟拆开,两个人分抽一根。他扯过旁边的毯子把曲和下半身盖好了,眯着眼看小孩儿的脸。气质这东西很难讲,用普通的审美评判的话,曲和的轮廓过分鲜明,和时兴的那种雌雄莫辨的精致长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然而他自有一种介于男人和男孩儿之间的迷人气质:坚硬而柔软,有足够的担当却又全心全意地依靠着自己,像草原上的狮子,狂奔着咬断猎物的咽喉之后,对着伴侣肆无忌惮地翻出不设防的肚腹。

曲和也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带着笑,里头满是爱慕和信赖,眼角还有点红红的。谭宗明捋了把小孩儿汗湿的刘海,“我不抽了不全是因为它贵,你别心疼,主要是因为对身体不好,”他抽完了最后一口吻过去,“这盒这么珍贵,事后烟专用吧。”

专款专用能防腐败,专烟专用更不得了,一盒顶了一个多月。眼看谭宗明的生日就是下个星期,曲和跟两个学生的家长打了招呼,提前几天支了自己的工钱。他这段时间想来想去,谭宗明的心爱之物一是那台哈雷,二就是5DⅢ的相机了。有道是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自己三个月的家教钱都算上,也就将将够给5DⅢ添个小小白镜头的。其实参数什么的曲和也不是特别懂,但是不要紧,可以上网查嘛。70-200mm f/4L IS USM,评价好销量高,外形挺大一个,看着分量十足,而且他哥和别人玩相机的路子是拧着的,镜头大多数都是定焦,变焦镜头就两个,正好填补一下空白。

谁知乐极生悲,曲和回家的地铁上被人偷走了手机。当时还没发现,直到他出了地铁打算问谭宗明要不要买点水果回去的时候,没摸着手机,摸到一个大口子,他的衣兜本来是带拉链的那种,被扒手用刀片给划了。

他下意识的按一下胸口,先是庆幸自己刚才把钱放在里边口袋,又后悔怎么不把手机也放里头去。曲和的手机是拿到通知书以后家里给买的,用了不到半年,里头倒没有什么怕人知道的,主要是他和谭宗明现在不必要的开支都是能减则减,这下平空又多出这么一笔来,回家了脸上就有点不太高兴,眼角耷拉下来一点,闷闷不乐的吃了饭就去洗碗。

谭宗明对曲和这个不高兴的表情也是好久没见到了,简直让他怀念地想起逼着小孩儿剃光头的时候。他跟过去凑着水龙头洗了两个苹果,半侧着头问:“怎么了这是?一脑门子官司的。”

“手机道上让人偷了。”曲和抽抽鼻子,“回头买个便宜的吧,估计元旦有促销。”

“行了行了,这也值得不高兴啊?”谭宗明手上还带着水就去揉他头发,“没被偷过手机的人生那都不完整!别生闷气了啊,这事又不赖你,现在的小偷防不胜防的。”

“他妈的,要是我当时发现了非打他一顿不可!”曲和恶狠狠咬苹果,嚼得咔哧咔哧,满腔怒气都发泄在苹果上。

“那我宁愿你没发现,”谭宗明敲了敲旁边的刀架,“他们都是一伙一伙的,身上还有刀,你怎么打?破财免灾,这都不是事。” 

曲和几口把苹果咬去一多半,闷闷叹口气,练琴去了。谭宗明把吃剩的那半个苹果自己吃了,当晚就在官网下了个顶配肾机的单。

评论(62)
热度(487)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