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乱云飞渡 2

陪着吃点喝点其实倒无所谓,问题是信贷科这些人早就被惯出毛病来了,官不大派头不小,想让他们松口点头起码要一条龙直落:酒局之后去唱歌,唱歌唱出兴头又要领人出台。这些钱没法正常走账,都是从化工厂的小金库里掏出来的,是他宋运辉领着全厂一分一分抠着攒下的,花着肝儿疼。分管放贷的副科长喝得有个七八分了,一手搂着小姐的屁股又抓又捏,另一手拍着宋运辉的肩膀,腆着肚子醉醺醺地说,小宋厂长够朋友,那咱们也不玩虚的,实话告诉你,今年的贷款额度八月就用光了,要么你等过完年,要么我给你报省行,你要是有省里的门路赶紧去走,对了,听说省城新开了家天上人间,里面什么样的小姐都有,回头领老哥哥见见世面?

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宋运辉还发作不得,定定神方笑道:“只怕我面子不够,请不动省行的大领导,还得刘科费心,改日帮忙引荐引荐。”又把事先预备好的红包塞进他口袋里,语气诚恳之极,“只求有机会的时候优先考虑我们化工厂。”

大概是红包的份量颇令人满意,对方也推心置腹了一回:“听说省里有专门扶植国企的定向低息贷款,下半年刚出的政策,正是急着出成绩的时候,你找找人……”

宋运辉很想苦笑,他上哪儿找人?没有这姓刘的王八蛋,他连低息贷款的事都不知道。什么知识改变命运,泥腿子出身的就是比不上叼着印把子的——等等——他那被酒精浸成浆糊的脑子里突然劈开一条混沌初开的缝,闪着金光的印把子冉冉升起。

李川奇。

他有权力,也肯定有自己够不到的门路,而且他需要政绩,需要能和市委书记抗衡的筹码。化工厂足够做这个筹码吗?宋运辉拿不准,但起码值得一试。千金买马骨,敢第一个出来站队,待遇总要比后来的强些。老家有句俗话说得好:吃屎也得掐个尖儿。

然而想吃屎尖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难就难在他挨不上李川奇的边。李川奇的直线电话他没有,电话打到市政府总机,总机先拖个至少一分钟才接,然后转市长办公室,市长办公室大概有个专门负责接电话的秘书,盘问一回姓甚名谁,最后冷冰冰公事公办地告诉宋运辉,市长不在/开会/正在接待客人,暂时不能接电话,请他再联系。

打了两三回电话都是这样,宋运辉又不笨,知道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了。他也没有别的门道,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上门去堵人。厂里给他配了辆桑塔纳,平常他住厂里宿舍,也不怎么用车,小车班的司机是托关系进来的,每天开着桑塔纳上下班,顺便连自己的老婆孩子一便接送了,故此宋运辉打电话跟他要车钥匙的时候还有点不太情愿,磨磨蹭蹭地送过来,又磨磨蹭蹭地开口:“厂长,你要用车和我说一声就行,何必……”

宋运辉收好资料,捏着铅笔在桌上笃笃敲了两下,一双眼睛隐在镜片后面不见锋芒,语气也淡淡的:“最好和你接送爱人的时间不要撞上?”

司机脖子一缩,想起旁人对宋运辉“不近人情”“没有人味”的评价,立时换了副脸孔,双手把钥匙安放在桌角,笑道:“厂长说哪儿去了,我是怕您开车不熟练,再擦了碰了的,嘿嘿,”他大包大揽地一拍胸脯,“只管打电话找我!我姐夫是交通队副队长,保证没事。”宋运辉懒得和他废话,一挥手,司机知机告退。他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先是把工作服脱了换上西装,又叫出纳从小金库里提两万块钱送来,夹着鼓鼓囊囊的手包出门去了。

市政府门前左右两溜都是小车,宋运辉的桑塔纳混在其中毫不起眼。还没到下班时间,一辆辆小车就被司机开走,在门口接上各自的领导离开,唯独不见李川奇。眼见得天色已晚,小车也走光了,宋运辉还以为自己今儿来得太晚,或者干脆就是李川奇不在,刚想调头开走,冷不丁看到三楼靠中间有间办公室亮了灯,随即窗边出现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宋运辉掂掇着楼层位置,觉得那间八成就是李川奇的办公室。他决定赌一把自己的运气,开车去附近的饭店买了几个菜,拎着快餐盒理直气壮去敲门岗的窗户:“大爷你好,我是给李市长送餐的。”

“哦哦,李市长又加班了啊?”大爷习以为常地开了门,又后知后觉地纳闷,什么时候饭馆送餐的也穿上西装开上桑塔纳了。

李川奇办公室的门开着,整个三楼走廊都是暗的,中间突然插进来个白得晃眼的斜方块,能听到李川奇隐隐约约的讲话声,声音不大,很磁性,可能是在和谁打电话。

宋运辉有点紧张,他还没想好要怎么才能打动他,但是来不及了,他已经一只脚踩进那片光亮里头。李川奇带点诧异地看过来,对着电话说了句“待会再打给你”就挂了,然后像突然记起了他是谁似的笑了:“哦,小宋厂长,对吧?”李川奇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很有些感慨,“后来才听说你是全省最年轻的厂长,了不起。”

他的笑容非常诚恳,很容易就让人放下戒备,又恰到好处地掺杂了一些个人魅力,宋运辉要到很后来才知道这种笑是属于政客专用的,大多数人需要对着镜子或者群众反复练习,李川奇则天生就会这么笑。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刚才的紧张一下子消散无踪,笑着抬手给李川奇看了看手里的快餐盒:“想请李市长吃饭,又怕您不赏光,所以今天我是来送餐的。”他笔管条直地站在门口,花了大价钱请上海老裁缝做的西装料子非常好,剪裁合身,尤其是收腰收得很明显,和眼下大多数人穿的深蓝色面袋子一样的西服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李川奇就那么上下端详了一两秒钟,笑道:“别站在门口了,有话进来再说。”


评论(53)
热度(291)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