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衣锦还乡 1

出本番外试吃。。。

主要是最近真的没效率。。。坐直打字最多一个半小时就得躺一会儿缓缓。。。深刻体会到了为西皮健康工作五十年的重要性。。。

争取明天阿司匹林吧。。。我也很想小阿诚和楼总了。。。


新西兰人工贵的离谱,除了食品加工——比如做奶粉——之外就没什么正经工业,至今连个汽车生产线都没有,整车全靠岛外进口,因此也就很少见到雾霾,只要不下雨,一年四季的天空都辽阔碧蓝,夏天阳光尤其慷慨,澄澈得像糖葫芦外边那层冰糖脆壳,细品品真有点甜味似的。

南北半球季节颠倒,新西兰的夏天正赶上年底假日,也是潜店生意最旺的时候。周凯差不多每天得有十个小时泡在海里,泳裤盖不住的地方被晒成一看就很美味的蜜棕色,再加上湿水之后略微有点卷的头发,很容易被错认成拉丁裔,还是拉丁裔里最有异国情调的那种,所以也就总有胸丰臀翘的大美妞儿特别不见外一口一个cariño地叫他,附赠响亮的贴面吻至少两枚。很难判断这些姑娘用的口红到底防不防水,潜水的时候烈焰红唇要多红就有多红,海水里来回折腾小半天都不带脱妆的,偏偏到了贴面吻的时候就挺不住了。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但好几次周凯直到下班回家脸上还带着形迹可疑的口红印子,颜色香味各各不同,让贺涵想装糊涂都装不成。明面上他倒没说什么,只是每次都身体力行地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而且经常过于卖力了一点儿,花样来得个多,弄得周凯第二天只能穿着长袖的那套潜水服去上班。

海边小镇生活别的好处不敢说,起码比上海悠闲了十七八倍是真的。从前贺涵一年也未必发一条朋友圈,因为觉得没有什么值得且需要特意晒给别人看的乐子,如今可就不一样了。贺·手机摄影爱好者·涵的朋友圈是按日期排列的,每个月起码也得二十五六条,内容要么是当屏保都绰绰有余的碧海蓝天银沙滩,要么是新鲜出水的鱼虾蟹贝及其做熟后的特写,再不然还可以暗搓搓秀个恩爱,最过分的是秀恩爱往往还和前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比方说沙滩上并排的两行脚印啦,拎着龙虾头上半米长须子的修长右手啦等等。

幸亏他微信里的好友本来就不太多,移民之后又或主动或被动地删掉了不少,目前最活跃的竟要算是老卓。卓渐清此人接人待物上讲究个老规矩,开始还真情实感地每条都回复两句,后来就只能做到礼节性地坚持点赞,再后来终于绷不住了,连发七八条儿语音强烈声讨贺某人,从“你小子特么炫耀个屁啊”开始,中间用“不就是移个民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过渡,最后以“人家周凯怎么没见天儿的刷屏”结束,背景音乱糟糟的:上海话普通话和日语混杂着的聊天,酒杯碰撞的脆响,还有洛洛中气十足的“欢迎光临”。

贺涵搂着周凯连听了两遍,按住屏幕下方笑道:“老卓,还没打烊哪?诶不对我把时差忘了。上海现在刚过半夜吧?我们这边天都亮了,待会该起床晨跑了——还是夜生活好啊!”

手机上咻地冒出个绿气泡,老卓愤愤:“你还知道时差?有你这样算着时差放毒的吗?!缺不缺德!”

周凯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嗤地笑出了声,贺涵要笑不笑地看他一眼,这才端出说服客户签合同的从容语气来:“老卓你这话说得有点诛心了啊。我的本意呢,其实也就是分享一下现在平淡的生活……”

周凯贴着枕边人的侧脸悄声耳语道:“贺先生,睁眼说瞎话不好。”

贺涵丢开手机,伸手下去兜住周凯的屁股揉捏:“哪儿不好了?我看挺好的。”

两个人晨那啥着贴在一处,彼此抵住对方的大腿根,贺涵对自己的硬度很满意。这就是小镇生活的另一个好处了,或者说,是心情愉快、生活规律、适当锻炼和健康饮食带来的另一个好处,他觉得自己甚至比二十岁的时候性%欲更强,技术当然也更好。

网上有个题,说假如时间旅行能够成真,那么你愿意回到自己的哪个人生阶段,很多人都选十八岁,或者二十岁,贺涵对此嗤之以鼻:谁他妈愿意回去谁回去,反正他不愿意。二十岁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他的二十岁离财务自由还有十万八千里,也没有固定的伴儿,男的女的都没有,只有打呼噜的室友和写不完的论文读不完的数据,连撸都撸得三心二意应付了事,像是洗澡过程中不必要的一个附加项。快要四张儿的贺涵看着身边笑得眼角弯弯的周凯想,还是那句“活在当下”说得对。

只是想着想着,就难免从当下想到裆下,周凯躲开贺涵四处点火的手:“不行啊贺先生,我上午要带人潜‘彩虹勇士’,”他说的是峡湾里的一艘沉船,也是潜水景点,运气好能远远看见海豚,“再说,昨天晚上都做过了呀。”

“乱讲,贺先生怎么就不行了?”贺涵到底讨了个绵长的吻才把人放开,“明明是周老大不给我机会。”

周凯轻捷地溜下床,呼吸还略有些急促,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回头笑道:“机会总是偏爱那些有准备的人,贺先生连这话都不知道?”

贺涵大笑,决心今晚必须让这人知道知道什么才叫有备而来。

原本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下午快四点,周凯泊船靠岸,盘算着待会儿要去趟超市好填满家里的冰箱,结果刚回潜店就看见贺涵冲自己招手,表情严肃:“走吧,我来接你下班。”

周凯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呢……不是,你今儿怎么想起来接我了?出什么事了?”

贺涵丢个眼色给他:“我替你请了假,先上车再说。”

周凯越发觉得兹事体大,衣服都来不及换,草草套了条牛仔裤就出门上车,贺涵方向盘一打直奔出镇方向而去,周凯一愣:“到底怎么了,我们要去哪儿?”

“回趟上海。”贺涵把手机抽出来给他,微信界面上是半小时前老卓发来的三连击:

『我明天就结婚』

『和洛洛』

『你俩当伴郎,就这么定了』

评论(61)
热度(339)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