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65


65

他们被粗暴地缴了械,就近带回刚刚清理完毕的中心试验室。这里已经看不出以前是什么样子了,电脑和实验器材不分你我碎在一处,上面还覆着厚厚一层脑浆和腐肉,腥臭黏腻,于曼丽差点滑了一跤。她身后的王天风伸手想去扶,立刻有四五把枪对准他脑袋——开了保险的,于是王天风又很识时务地缓缓收回手,知道想要趁机空手入白刃是没多大可能了,从姿势看,这几个日本人很可能接受过射击训练,或者本来就是自卫队出身。

南田洋子抬起手来,食指指尖幅度很小地挥了挥,枪口便整齐划一地垂下去。她的眼神从王天风那儿回到明楼脸上,途中着意在于曼丽身上停留片刻,带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我只有一个问题:魏之深,在哪里?”说着扬扬手里装着疫苗的盒子,“剩下的疫苗又在哪里?”

“南田小姐,这是两个问题。”明楼从容答道,“您要我回答哪一个呢?”

“我没有耐心和你们玩文字游戏!”其实她中文说得相当好,大部分南方人的平翘舌可能还没这么标准,只是语气太过死板,尤其在威胁的时候,显得格外阴森,“要么回答我的问题,要么,死!”

明楼脸上露出点恰到好处的僵硬,犹豫着没有开口,眼睛却始终盯着南田手里的盒子。南田若有所悟地看一眼明诚,又看一眼王天风,由威逼转成利诱:“只要说出魏之深在哪里,我就可以给你们一支疫苗,其余疫苗的下落换第二支。明先生,我已经开出很高的价钱,充分说明我的诚意,魏之深又不是你的家人朋友,你何必为他保密呢?”

“他本来应该是我的家人的。我家大姐很……倾慕他。”明楼斟酌着说完“倾慕”两个字便心痛之极地连连叹气,王天风不知道这厮又在玩什么花样,赶紧低头掩饰自己的错愕表情,明诚则低声道:“大哥,这不是你的错,不要难过了。”

南田狐疑地看着明楼,明楼直视她,眼角微红:“有句俗话叫患难见真情,我家大姐和魏之深朝夕相处,难免……唉,这我也能理解,可他不但害了舍弟明台,连我家大姐也——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这样的深仇大恨,南田小姐难道认为,我会隐瞒他的行踪?!”

“第一,你和你姐姐身上有原始疫苗,不会被丧尸感染,魏之深那点小把戏伤不到你们,高木说你们进来的时候是三男一女,”她冰冷的眼珠子转了转,又去看于曼丽,嘴角微微一扯,“这位小姐我还记得,她是魏之深的同伴,所以和你们一起进来应该就是你的大姐。第二,你们前脚混进楼里,后脚实验室就发生了骚乱,魏之深不见了,计划周密,配合完美,里应外合把所有数据和疫苗都毁了。如果你们之间真的有深仇大恨,你们怎么会联手?他又为什么会把二代疫苗留给你们?”南田洋子踢开脚边大半个灰黄色的顶骨,冷冷道,“明先生,和我撒谎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你们死得更快。”

明楼叹道:“南田小姐,关于我家大姐我只说一句:现在活人比丧尸更加危险。另外,您刚才让人搜过我们的身,没有对讲机,我猜您也搜过魏之深,如果他身上有可疑的话您会让他进实验室吗?您想一想,在没有任何联络手段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做到里应外合呢?脑电波交流吗?——这不过是个巧合罢了。如果不是在地库里遭遇尸潮,而且状况越来越糟糕,我们原本是想在您手下安分度日的,毕竟在这个末世里,能有个安全的容身之所就是最大的幸福。”他话锋一转,巧妙地把南田洋子注意力引回她自己身上,“再说,恐怕连魏之深自己都没想到您会这么信任他,让他以研究人员,而不是实验材料的身份进实验室吧?能韬光养晦这么多年,他手里不会没有杀手锏。”

南田洋子下意识地转开视线。明楼说得对,这件事责任其实在她,她习惯性地低估了魏之深,把他仍旧当成是那个半裸着躺在床上,腿根里埋着插管,每天抽出三百五十毫升动脉血再输进等量正常血液的羸弱男人,或者说,一个多活了二十年的血袋,血袋能有什么杀手锏,胡扯……然而她突然想起多年之前的一点细节。

二十年的时间足够他们把魏之深研究个底儿掉,除了没活体解剖之外能做的都做了,她早就知道魏之深能吸引丧尸又不被攻击,有几个研究员还异想天开,用魏之深的血加了抗凝剂装进试管随身带着,可惜密封的血液完全不起作用。后来有人把魏之深的血涂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确实能起到迷惑丧尸的效果,但所有这么做的人都在几天到几个月后被丧尸抓伤或是咬伤,无一例外。当时疫苗的成功率非常低,几个有想法的研究员先后丧尸化之后这项研究就搁置了,当时只觉得是偶然,可如果魏之深除了聚集丧尸之外还能操纵丧尸呢?

南田洋子仿佛看见眼前有一支丧尸大军,从东海边出发,一路穿过江南、两湖和川藏,沿着成吉思汗的路线向欧洲大陆呼啸而去,沿路不断壮大,日之丸的旗帜在丧尸大军身后冉冉升起,而她,南田洋子阁下,肩章上缀着金色将星……

这个场景太过波澜壮阔,也太过诱人,她的呼吸急促起来,瞳孔收缩,手心潮漉漉地见了汗。明诚敏锐地瞥过去,心想这女的怎么突然跟发情似的,结果半途中碰上了明楼的眼睛,明楼的黑眼仁儿缓慢地从左到右,又从右向左——大哥在用眼神摇头!明诚立刻收回眼神,余光里看见于曼丽疲惫得站都站不住,撑着膝盖慢慢蹲下去,指尖离地面很近……

不对!大哥不是在对我摇头!!

明诚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于曼丽已经摸起地面上半截碎裂的试管,一声不吭地向南田洋子扑过去。

枪声紧跟着就响了。

评论(32)
热度(187)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