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謝謝儂 萬字感想【簡体版】

最近收到的两篇长评之一。
非常感谢,这是文手最高兴的时刻。
文外未尽之意还有很多,愿大家都读得开心!

宋甜兒:

感成簡体版了  @方小鹿 


[楼诚衍生][ 贺涵X周凯 ]谢谢侬 目录 --附上饅頭君的做的目錄




下面就一边叨叨一边发问喽,如果有小伙伴愿意跟我讨论我会很开心 =)


 


1.贺涵跟周凯啥时候看对眼的?


2.周凯跟贺涵啥时候看对眼的?


3.贺涵日常对唐晶好吗?


4.唐晶真的不爱贺涵吗?


5.贺涵啥时候开始有跟唐晶掰了的念头?


6.唐晶跟贺涵之间有什么样的小战争? ( 唐晶做了咩事消磨了贺涵的爱? )


7.为何贺涵对罗子君没有好感? ( 没有”喜欢”她,帮忙或对她好只是唐晶的面子 )


8. 周凯是个什么样的人? ( 性向、爱情观、自我认知 )


9. 周凯是不是欲擒故纵?


10.一开始孔雀跟大佬谁更看重这份感情?


11. 为什么贺涵可以一直在上面? 我无解呀~~~


12. 贺涵的爱情能力最后成长了吗?


 


之前我最喜欢的沈太作品是”初恋这件小事”,现在周凯跟奇异果连手演出的”谢谢侬”已经连手打败了多金的谭总与他的的爱人曲和,成为目前沈太笔下我最喜欢的故事。


搞不好是因为使用上海方言写作人物对话的部分,感觉太别贴切那个场景,有身历其境的感觉。方言在文学上特别能够营造出似模似样的场域来,马上把读者拉到特定的时空,我好吃这一套。( 但是初恋一样我也很喜欢啦无法割舍的 )


喜欢归喜欢,跟自己能够领悟多完全是两码子事。我翻来覆去看了三次,心里还有未解的谜团,第四次决定一边看一边整理。所以这样来来回回,看了这个故事五六回是跑不掉的。写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反正我就是来表白的嘛! 沈太超多产!


 


***********************************************


1跟第2,贺涵跟周凯啥时候看对眼的周凯跟贺涵啥时候看对眼的这两个问题我觉得我””无解””。


场景回顾一下,两人初次见面的情景是贺涵唐晶陪着罗子君找私家侦探。[ 贺涵双手接过名片,上面用黑体字简单印着『周凯钟爱一生私家侦探』的字样,他想这真是够讽刺的,怪不得罗子君要哭。周凯搓搓下巴,咧开嘴笑道:“哦,我以前还干过两天婚庆。”]这第一面印象不是好的,算不上好,还有点滑稽。周凯倒是展现出了他的幽默感,钟爱一生的婚庆成了搞抓猴找证据的私家侦探,但也有可能就是随口一说,表达一下自己的工作经验。(我不知道是哪种)


[这位私家侦探说话带点很轻的南方口音,贺涵突然插嘴问了一句:“周先生广东人?”]贺涵对于抓小三这件事情是没啥兴趣的,却在双方对谈具体怎么抓证据、怎么付钱的时候插了这句话。这可能是周凯的二个引起贺涵兴趣的地方(第一个引起贺涵兴趣之处是 婚庆 干 侦探),也是第一个贺涵开口对周凯讲”无关紧要”的话题。关注对方省籍,是一件很富兴味的事情。为什么要知道对方哪里人? 撇开上海人的省籍情结不说,如果周凯是上海在地人,那表示周凯可能知道更紧小细微的方式去抓线索,更有门路去完成这一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灰色职业。


从见面起,我认为贺涵不断的不自主地在心里面评断眼前这个人能不能完成目标任务,掂量对方工作能力。第一次的见面,这印象分数绝对是及格的,至少谈起价钱来还是相当专业的。


两个人单独见面的提议,是由周凯先提出来的。周凯说自己怕了陈太太(可能是因为她都哭哭啼啼的吧! ),想把线索交给贺涵。这事情其实跟贺涵真的完全没关系,贺涵要拒绝这种事情是可以的,但他没拒绝。


周凯创造了机会,而贺涵get了机会。一个做球,一个接球,事情就有谱了。


说拿个抓 / 奸数据也不过就是照片或是USB的事情,内心想约饭的是贺涵,开口先约饭的是周凯,去吃梅子烧青乖,开启了此后日日的”晚餐约会”。直到罗子君这个陈太太的日子到头了的这一日,周凯告诉贺涵 [蹭了贺先生一个礼拜的饭,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这话让贺涵 [有种下楼梯一脚踩空] 的感觉,说明贺涵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模式,也喜欢这样的日子,比跟唐晶在一起有趣的多了。


邀去喝酒,喝完开房这就是贺涵主动了。可惜没那么容易。


吃饭喝酒开房这一系列的过程中,贺涵看起来是精虫上脑的那一个,但是周凯可不想跟他不清不楚,两杯酒两个吻,结清走人,留给贺涵一肚子邪火。这个开房事件是唐晶跟贺涵分手最主要的导火线。


这个谁先喜欢上谁的问题、啥时看对眼的,先暂且讨论到这边。因为这就是故事的前六章,后面就是两个人的角力,离这个”看对眼”时间远了点。


***************************************


 


3,贺涵日常对唐晶好吗? 


第五章写道[ 唐晶和罗子君动不动就厮混在一处,连带着两位负责买单的男士也不得不熟络起来”],这看起来是不错的。跟闺蜜聚会男友付账,很好啊,至少有人这样帮我付账我会蛮高兴的。


 


[到九点钟唐晶电话打进来说要先走,因为“子君不敢单独和周先生见面”,贺涵冷笑一声:“打小三的时候她胆子不是很大吗?怎么,见个男人就不敢了?”唐晶沉默半晌,答道:“老实说,我也不敢。总觉得周先生……”


“不是好人?”贺涵替她接完下半句,又冷笑一声,“那你的闺蜜眼里,什么样的男人算是好人?昨天之前的陈俊生总该够标准了。”


“我其实想让你陪我去的。”唐晶低声道,“不过你要是还没忙完,就算了。”


唐晶很少开口要求他什么事,于是贺涵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再次见到了周凯,和哭哭啼啼的罗子君。] 虽然心里并不情愿,也觉得这个事情很烦,但贺涵还是去了。这算是对女友的让步,毕竟”唐晶很少开口要求他什么事”。


开口说[最近被你闺蜜闹的很久没约会了],讨论晚上要看话剧还是电影的,也是贺涵,但是唐晶却说要加班,又说可能子君会来找自己。[就算加班也是来得及看场午夜场电影] 两人这才约会,还在那儿说[如果我中午没约客户的话,午饭一起吃也可以。],这是把工作摆在前面了。


会提出要约会的男生都不错啊!又不是约会即开房,或是总想着要把人往房间带,看电影、看话剧都是很正常的休闲活动,吃饭也是。


两个人住不远,在老卓那儿吃完消夜贺涵是送唐晶回家的,并不是两人分头走,称得上是绅士的举动。


从这几个点看起来,贺涵对唐晶是不错的,至少行动上是不错。文章里面也提到贺涵对唐晶的好连同学生时代的考试报告作业、刚出社会的应对进退还有接下大单的机会,这些点点滴滴手把手教出了女版贺涵,足见贺涵的”付出”。


就算到了最后,两个人分了,贺涵也没让唐晶没了男友又丢了工作,自己辞职了另觅出路了。算是厚道的。


******************************************


4,唐晶真的不爱贺涵吗?


通篇文章看下来,唐晶对贺涵没有特别付出什么,至少是我故事看了几回都没读出来。


两个人相爱是要互相的,唐晶想到贺涵的时机却不多。仅一次是说要贺涵陪着去见周凯,因为自己跟罗子君都有点怕这位先生。她没帮过贺涵什么事情,自故事开始至结束,我没有找到任何她主动做出令贺涵开心的举动。


两个人在一起,相处是一种习惯吧! 没有特别的意味着什么,唐晶在贺涵的一步一步带领下成长茁壮,对贺涵感动之情有,心动之因却是缺乏的。唐晶性格独立、要强好胜、工作优先,热爱透过工作上的效益去证明自己的能力,但也知道 [按自己的能力在别的公司应该当不上合伙人],贺涵反而是唐晶工作的保护伞。唐晶爱不爱贺涵我不知道,可是她是”需要”贺涵的没错。


在厕所里面听到了其他同事无意间透露出贺涵开房的讯息(贺涵拐了周凯开房成功却开屏失败),进行了一整轮的自我反省,权衡之后签下婚前协议书,理由是[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青春—或者说勇气--去爱另外一个人; 即便勇气和青春她全都有,也再找不到像贺涵这样的伴侣了。]


她尽可以自豪于不需要贺涵特别照料,但前提条件是绝不能失去他。 ] 如果说是这样,那要不要这个男朋友,有什么差别呢


不需要对方照料又不希望失去对方,这是怎样的一个想法我不明白。求懂得的姑娘来点解释。


 


******************************************


5,贺涵啥时候开始有跟唐晶掰了的念头?


我想是在连续跟周凯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晚饭慢慢酝酿起来的吧! 又摊上罗子君那点破事儿,贺涵连带着发现自己跟唐晶的婚姻与感情观是不同的,未来婚后的生活也不是自己要的。那蓝图不是开心的。


[周凯偶然轻描淡写说几句江湖事,贺涵透露点无关紧要的行业内幕,气氛轻松愉快 ] 这是描写日常吃晚饭的场景。


可能贺唐两个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工作性质相同,圈子也小,比不上周凯的生活给他带来的新鲜刺激。下班后跳脱工作的那个部分聊点题外话才是调剂身心的好方法,跟唐晶聊天的话题能够是什么呢? 衣服口红包包学区升幼小,这一类是贺涵觉得最无趣的话题,那唐晶可以带给贺涵什么? 开口又是工作? 亲朋好友的八卦生活? 即便现在唐晶不谈衣服口红包包学区升幼小,贺涵心里面却是担忧着结婚以后两个人的生活照着这个打转,再加上贺涵看起来不怎么喜欢小孩、唐晶迟迟不签的婚前协议,都让贺涵从当初求婚的冲动冷静下来。


看着最关键的问题,才能知道两个人有多么不适合。


以前的问题都是小事儿,什么工作在最优先啊之类的都不是最要紧的,那迟迟不签的婚前协议应该是打到贺涵的点了。婚前协议计较的就是”钱”,当两个人还要计较彼此的钱,就是还分着你我的意思。 


把钱谈清楚是也没什么不好啦,但是就少了那种夫妻一体的意味,对比起来,周凯卖了鱼一次就让老卓打给了贺涵八万块钱,实在讽刺。


唐晶不签婚前协议,唐家的父母表态对婚前协议的意见,而唐晶这个当事人却是以拖待变,从没给个说法,这是对情人(未来的伴侣)不坦承。婚前搞个协议就这样不开心,那婚后是要事事算到什么样的程度?


最后两人说”再见”的时机点是贺涵出差北京回来。星期四出门,星期五回来,公司里面已经传的风风雨雨了,两个人的结婚消息以前求婚时是密而不发,事到如今却是自己对像把话放出去的,这大大瞬间增加了贺涵对于唐晶的反感。


[贺涵不是不会算计,也不是算计不过唐晶,只是若下半生要时时刻刻留着点清醒提防合法配偶,那可真是太丧了。 ]


我想就是在这时候下定决心的吧!


 


***************************************************


 


6,唐晶跟贺涵之间有什么样的小战争


对于贺涵来说,因为”唐晶很少开口要求他什么事”,所以被需要的感觉会降低。[ 贺涵扯松领带,不以为然:“她可怜?你,我,”他拿筷子尖一指亲自端来两碟渍物的老卓,“还有老卓,你觉得谁不可怜?谁不是在苦苦讨生活?罗子君至少比我们多享了十年清福。” 唐晶不愿意和他争论女人一旦失去丈夫的心是多么凄惨的事 ] 这两个人价值观不一样,而且我猜想贺涵不喜欢罗子君不事生产的日子。


再来就是因为罗子君的事情导致他们两人生活受影响,”很久没约会”。这是两人生活与女友闺蜜圈的小战争。


生活中的日日小战争,是工作上面的琐事。两个人在公司里面是情侣,人尽皆知,唐晶又爱埋头苦干,这样的比较心态让两个人的关系比普通情侣平添了一丝紧张,毕竟参杂了工作的情侣还要和谐实在太困难了,唐晶不是夫唱妇随的那种人。


下一个小战争,是婚前协议书。唐晶拖拖拉拉的不签不表态,让贺涵的结婚冲动冷却了。


最后一场小战争,是唐晶在公司里散布了她要跟贺涵结婚的事情。[他们之间像是盘棋局,他不知道唐晶为什么选择了不留余地的将军,且将得很漂亮,很有他的风格,借力打力,以小博大,但这种几乎不加掩饰的算计让他觉得……心累。 ] 场景从贺涵星期五回到公司由前台的姑娘拉开序幕,到 [CEO他闲闲聊了两句北京那边的进展,接着话锋一转也落到这件事上:“年底是要提个合伙人,我看唐晶这两年差不多也能独当一面了,要是她本人也有这个意思的话,是吧?反正出了娄子不是还有你帮衬嘛!”] 这里可以看出来唐晶在公司领导人眼里依然是仗着贺涵的势。


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贺涵跟唐晶的对话 [“上午老板和我说,年底就准备提你当合伙人,但前提是我们俩只有一个能留在公司。”贺涵凝望桌子对面的那张脸,“我说还要考虑考虑,你怎么想?”


唐晶低了头不言语,内心天平倾覆了几个来回,最后轻轻叹气:“我——如果我在别的公司,大概很难升到合伙人吧?”


贺涵颔首:“所以你觉得可以我跳槽,你留下。”


“不!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从来从来没有影响过工作,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人走?”她的声音有微不可查的颤抖,里面总有几分真心在,可惜贺涵已经郎心似铁。 ] 贺涵丢问题给唐晶,唐晶一开口,就说到”自己在别的公司很难升到合伙人”,所以这个女人首先是考虑到自己的工作,然后才是情人。她对于自己的实力也是有几分了解的,这里且不称上是优点还是缺点,但是开口闭口都是工作并且把自己摆在优先顺位的情人对于另一半来说实在不是好情人。


两个人就这样结束了,在这时唐晶在的来签好的结婚协议书也于事无补了


[“不是因为谁做错了什么才会分手,我也没生你的气,其实你昨天处理的已经很好,能看出这几年我教你的你都学会了,所以我相信以后你会过得更好的,也会遇到更适合你、更好的人,真的。” ] 贺涵的言下之意是”因为你并不需要我啊! ”你已经学会了那些该会的东西,而且你不断的想要超越我、打败我,我要一个打败我的”老婆”干什么呢?


 


***********************************************


 


7,为何贺涵对罗子君没有好感


上面提过了,我判断贺涵不喜欢罗子君那种不事生产的生活模式,既无见识也无度量。


单单从打小三这件事情来说吧,如果发现丈夫有外遇,应当事先想好要怎么办然后一网打尽,不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去打一场没有办法”完胜”的仗。贺涵做为一个专业的菁英(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办法了解贺涵到底是干啥的,只知道他是一个精干的白领高阶)是最讨厌做事没充分规划的了。


从开篇这边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他跟罗子君的思考完全不在一个层级哇!


 


所以连带后来说什么要借钱开店之类的,贺涵即便有钱也是不可能借她的,她根本不信任罗子君的谋生能力,这钱打了水漂有去无回的。


一个小结论,贺涵讨厌没有能力的人。这里的能力不是说赚钱的能力,而是办事情的能力,否则贺涵也不会对周凯有好感了。周凯在一开始谈价钱有板有眼的样子大大加了贺涵对他印象分数。


 


*************************************************


 


8,周凯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些都只能尽量从小事儿找端倪,然而毫无疑问的,周凯是个聪明人,聪明又具有真心的善良人。


性向成谜,可能预设就是弯的也说不定。


对钱是很清楚分明的。[贺涵和唐晶刚上车,周凯就从后头追过来,掏出手机要付自己那杯咖啡钱。] 他没想占人家一丝一毫便宜。这些举动贺涵看在眼里,而唐晶却觉得有些害怕周凯,也许是他的外型的缘故。


外表让女孩子害怕却足以吸引男人的兴趣,有点点不拘小节的粗旷但是脑子调理很分明的。


对于爱情的看法,大胆直接,不忸怩作态,但是不会紧迫盯人,也从来没有要贪图别人什么好处的意思。


我说大胆直接,是他跟贺涵开房、拥吻,这是他喜欢的也想要的,不过他也有他自己的坚持,不愿意苟且。这时候贺涵谈啥他都没信,说跟唐晶怎么样要分了什么的,他都不愿意有接吻以外进一步的行为。掐自己大腿这种行为也是够猛的了,我超佩服。


两个人走到这一步,开房没成,后面来的好几天没见面 ( 因为见面的理由是罗子君的委托嘛!而委托结束了 ),也没联络。


这忍着没联络是周凯的坚持,但是他也是在等。如果贺涵真有心,他事情照着当初所言处理完,还会回头来找他的。所以周凯才会出现在老卓的铺子里面,这是贺涵常去的地方,用偶遇开始一段新的”交情”再适合不过了,周凯总是铺好路给贺涵走。这种模式,给予自己和对方空间,测试自己跟对方的心意程度,不是贸然投入,很有风险管理概念。


后来两人再次相见不是在老卓的店内,是在港口。[ 忽然看见前面最新的那艘渔船上有个人正挽着裤腿拿手腕粗的水管子冲甲板,抬头看到他的车时圆眼睛还愣了一愣,可不就是周凯么。 
贺涵下车之前在车里坐了一两分钟,主要用来考虑要不要把自己分手的事告诉周凯,结果没等他全面权衡完利弊,周凯已经从甲板上下来了,一脸汗珠子地来敲他车窗,完全没提前两天的事,挺遗憾地问:“你怎么来了啊?老卓呢?我还说让他和我搭档呢!”] 一个在考虑,一个很自然。这里可以看出贺涵事都要算,要先想好,周凯倒是不想 (或是这根本就是周凯设下的局,那大佬就更高竿了) 就走过来说话了。无论周凯有没有看出贺涵的犹豫,后面 [“怎么,就老卓能来,我不能来?”周凯几乎是下意识地转开目光,随口道:“这句话怎么说的,海里的鱼又没姓卓啊!”他大略一扫后座上的东西就知道贺涵全是挑贵的买的,忍着笑问:“贺先生这次本钱可是不小,打算钓上几条金枪?” ] 这是周凯说话的艺术。无论这时候周凯对于贺涵是什么感觉,搭没搭档钓鱼是个事实,现下搭档来了,怎么样也不能让人跑了,两句话就让下了重本买钓具的贺涵拖不开身,乖乖上船”钓金枪”。智商情商双高。


自我认知上面,大佬介意自己的过去,但并不是自卑。把自己的条件分析清楚对于自我认知绝对是大有提升的,有深切的自我认知之后对于周遭事物的感知才能够更加的敏锐精确,在人我关系上面的判断也能够更加的客观,在爱情上同理。


我上面说到,我认为周凯是个脑子清楚的人,也很认真地为了自己的生活在努力。出狱四年,当私家侦探、在打车软件上面接客户赚外快,时机到了还出海捕鱼,桩桩件件都是为了生计。要说负担,看起来也还好,毕竟没有负债,不过就是孑然一身要在这花花世界生存下去挣扎罢了。


**************************************************


9,周凯是不是欲擒故纵?


周凯可能会说吃饱了闲着的人才在那边搞欲擒故纵。从头到尾在感情上计较、会搞欲擒故纵这种伎俩的人是贺涵,不是周凯。


对于贺涵来说,周凯一开始是新鲜有趣,在第十二章的故事情节里面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阐明两人关系。


 


贺涵在邀请周凯喝酒的那天知道他坐过牢,但当下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或许把上一个坐过牢的兄弟很有征服感?所以贺涵依然急匆匆的带周凯开房去喽!这事情在孔雀开屏失败之后打住了,直到在船上相处才又延展这个问题来。


 


第十一章,周凯用铁丝开门那一幕,[他想起以前听朋友说过,监狱是犯罪分子最好的大学,有很多人进监狱之前可能只会偷,或者只会骗,等服完刑放出来那就坑蒙拐骗无所不会了。周凯这手撬门压锁的本事也是在里头学的吗?但是他不能问这个,问了就等于要接受这部分的周凯,他甚至没问过他是因为什么进去的,一共呆了几年——大概不会太久吧,周凯看着像三十刚出头的样子,或者还要小一点,二十八九?那他在监狱里最多也就呆了十年,或者更少,所以不可能是杀了人,故意杀人罪最低也要二十年起。贺涵觉得自己知道这一点也就足够了。  ] 这些都是贺涵自己的推理,他尚且不愿意打这件事情端到台面上来。这时候贺涵还没对周凯”认真”,不过是在评估相处(同一艘船又共处一室)有没有”危险性”罢了。


 


第十二章,两人睡下,[忽然听见头顶床板轻轻嘎吱了两声,紧接着周凯从上铺轻轻巧巧滑下来,长腿到底占便宜,落地的时候连点动静都没有,贺涵眯缝了眼睛不出声的看着,心想难道这是要做贼?撬门压锁的功夫看着挺好,不知道识不识货。] 说实话,这贺涵当真是小人之心啊,人家就算是晚上上厕所也得下床的,你要这样猜忌”室友”是否是个贼儿?


 


[贺涵等了许久没其他动静,心里有点发毛,只好装着熟睡的样子翻身把脸扭到里面,留给周凯个背影。又过了会儿,或者也可能只是几秒钟,他觉出后颈上有微弱的气流拂过,还带着点没来得及散尽的温度,那是近到不能再近的呼吸,他觉得那儿应该有一个吻落下来,然后就忽然都明白了,周凯确实在看他——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地专注看他——他从来没想过周凯会是这样的。


后颈上的呼吸不见了,脚步声很轻,从门缝里短暂漏进走廊上的灯光,屋里亮了又暗。


贺涵回味了半天,越咂摸滋味越觉得周凯大概是真看上自己了,没忍住跟着上了甲板,又绕了大半圈才远远看见船尾有一点红光明暗交替地闪。 ] 这时候的贺涵可是得意到家了,觉得对方看上了自己,这场”游戏”自己又多了几分胜算。忙不颠的去找周凯,见了面又是近距离对烟借火试探,伸手搂一把对方的腰儿,十足登徒子的样子。好在周凯并不昏头,人在船上不晕船。


[“所以我和陈俊生还是不一样的,我们本质上的区别可能比人和猴子的区别还大。”贺涵扬扬眉毛,“快表扬我一下。”


“好的,给你一朵小红花。”周凯的心情好像稍微好了些,笑道,“还有个问题,你和陈俊生到底谁是猴子?”] 这是贺涵还记得开房当天晚上周凯质疑他”跟陈俊生有什么不同”的碴儿,替自己辩解来着。为什么要辩解这个? 因为辩解成功他自认为就能睡到周凯呀! 那时候周凯不愿意跟他上床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不干不净嘛!所以他要辩驳自己不同于陈俊生,虽然目的肤浅,不过就是要这么做。


两个人躺在舱房里夜话,作者有了这样的描写: [老卓撑死也就是以次充好要价虚高,算计的是顾客兜里的钱;贺涵算计的从来都是人心——不管是客户的还是同行的——也包括那位见过几面的唐小姐。怕是时间久了,连他自己也觉不出对别人有几分真心几分算计了吧。即使一贯不走心或者说无心可走,也必须承认贺涵仍旧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不完美本身就是魅力的一部分,所以一定还会有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周凯毫不怀疑这点,因为他自己就徘徊在火苗周围,并且犹豫着要不要靠得更近些。 ] 周凯这时候就是喜欢贺涵的了,我肯定比贺涵喜欢他更多一些。


两个人在船上的生活不赘述,总归感情比之前好了,但是还没到”爱煞了”。


下船滚了床单,然后有了一段有意思的对话:[ “你不回上海?”贺涵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海钓也钓完了……”


周凯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斟酌了下才开口:“你来海钓是……休闲,是为了解闷儿的,钓完爽了就回上海,我钓鱼是为了赚钱,不一样的。”] 现在是周凯讲明自己的经济状况了。


贺涵希望周凯跟自己一起回上海去,但是周凯回: [“然后呢?每天躺平了等你加班回来操我?”他笑笑,唇角尖尖的扬起来,带一点讥诮,“真是谢谢侬哦贺先生,情话不错,但是对我不管用。”


“别说得这么难听。”贺涵皱眉,“你可以继续做私家侦探,也可以转行做别的……”


“私家侦探太容易踩线了,”周凯抽出手来指指自己,“刑满释放,高中毕业,外地人,没有积蓄,没有门路,你觉得我能在上海转行做什么?”


“我就是你的门路。你还想要什么门路?”贺涵沉着脸重新握住他的手,周凯摇头道:“贺先生,你这是在鼓励我软饭硬吃。”] 这会子两个人才认真谈上了生计的问题。


贺涵这回嘴上不介意周凯跟自己回家,但是周凯心里却是明白若没有经济能力,那么之后被抛掉景况会更惨,而且如此一来还会像是小白脸图着贺涵的钱财,爱情上面更难以对等了。钓鱼是周凯的专长,也是可以用来赚钱的技能,能够赚钱是一个独立成年人的骄傲之一,周凯是不可能放弃这种自我尊严的。


不过话也不能够说死,再加上渔期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周凯在最后很有艺术的补了一枪 :[周凯眼睛转转,在贺涵脸上亲了一口:“放心,该吃软饭的时候我也不会让自己饿死。而且三个月很快的,有时间我就去看你,”他笑得真心实意,又透出点无伤大雅的狡猾,特意压低了声音学贺涵的气声,“——躺平了等你加班回来操我,怎么样?”]


贺涵心底的柔软真的被周凯触动,下定决心爱他是什么时候呢?是周凯把让老卓卖鱼的钱给贺涵的时候。[老卓微信转账过来八万块,备注简明扼要:“鱼钱”。


这么多!不对吧——等等,这钱也不该给我啊?贺涵握着手机愣了会儿神,扬手冲柜台那边摇了两下,他在老卓面前晃晃手机:“你这什么意思?”


“不都写着呢嘛,这是卖鱼的钱。你俩这回钓上来最大那条卖了四万多点,零零碎碎其他的都算上大概八万出头,零头算是我的中介费,剩下的周凯让我直接给你。”


贺涵直接抓住了重点:“周凯让你把钱给我?”


“他没和你说?周凯当时打电话跟我说了货车车牌号,说到时候把钱给你就行,怎么,你们没商量好,还是周凯反悔了?”] 这是一种不说明的温柔,一种不言明的支持跟体贴。当天贺涵急急的驱车去找周凯的时候,周凯告诉他 [“不要把别人都当成笨蛋啊贺先生。”] 这些细节明明白白的表示了周凯的心意,对比起唐晶写个婚前协议书还要拖拖拉拉的,周凯时在赤诚一片,难能可贵。


这个举动让周凯在贺心理面站稳脚步。[爱对他来说一直意味着给予,读书的时候是作业答案和期末的论文,后来渐渐变成手把手的指导和签下大单的机会,直到他教出唐晶,几乎就是个女版的贺涵——能力野心和手腕一样也不缺——然后发现不知何时起已经不再爱她。很公平,可能她也从未爱他。除了父母子女之间,世界上没有高尚到不求回报的感情,问题在于,周凯到底想要什么?身体里属于雄性本能的那部分立刻开始沸腾,叫嚣着要把周凯抓紧,不许离开自己的视线;剩下那点儿理智则反复敲着警钟:小心,他还不全是你的呢。] 贺涵以往在爱情里站的主导地位,这一次周凯却没有让贺涵引领这段感情,是开辟另外一条路,不跟贺涵冲突,也不让贺涵掌握。


贺涵心理面有周凯从那儿可见? 从台风。 [“你回港了吗?现在安全吗?风现在大不大?”贺涵问得又快又急,不由自主声音也大起来,周凯轻轻说了句话他没听清,追问道,“什么——?你说什么?”电话里开始全是滋滋啦啦的电流声,周凯好像在盒盒盒地笑,笑完了更大声地喊:“等我——回去——”“好的,我……我等你回来。] 贺涵这回才吞下定心丸,专心工作去了。


所以说,周凯到底有没有欲擒故纵呢? 没有。


不过就是贺涵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举个例子: [结果破天荒一到下班的点儿就径直往家奔的贺涵扑了个空,屋里黑漆漆冷冰冰,连个周凯的毛儿都没有。他还当周凯是欲擒故纵跟自己玩套路,又气恼又委屈,等着周凯接电话的当口一直恨恨咬着后槽牙,电话通了先冷笑再讽刺:“周老大这是堵在高架上了?”] 贺涵的想法都觉得别人有”心思”,殊不知心思最多的就是他自己。


 


*******************************************


10,一开始孔雀跟大佬谁更看重这份感情?


在暧昧前期,情愫渐生,两个人相比之下更看中这份感情的人是周凯。因为周凯对于这份感情是有在”规划”的,不是躁进、不是吃完就走,而是顾虑到对方现在有女友、顾虑到怎样这段感情才能够平稳而持久(还不敢谈长久呢! )。


一开始主导这份感情的人也是周凯,因为次次踩剎车的都是他。


先有行动上的付出的人也是周凯,约饭那种不算付出,只是创造机会而已。那是比较粗浅的部分,真正”照顾”对方在先的是周凯。


 


贺涵在上船之后吐得一蹋胡涂,在条件艰难的小船上周凯给他熬粥,本来贺涵只想回舱里去吃个泡面了事。


 


知道贺涵辞职了--而且这还是周凯用脑子推理出来的--让老卓把脉鱼的八万块钱给贺涵,嘴上还嚷着贺涵省着点花,说是怕下回渔获没那么丰。贺涵怎么可能没钱呢? 重要的是这个周凯给钱的心意呀!


 


我举的这两点是周凯对贺涵有直接影响的行为,其它口头上的我就不一一列出。但你看看,如果你不舒服有人特意给你熬粥、知道你辞职给你钱花(而且这人本身也没什么钱),是不是应该好好把握一下?


 


*******************************************


 


11.,为什么贺涵可以一直在上面?


这题真的很难啊! 我好想知道答案,有姑娘可以跟我分析一下吗?连个互攻都没有呀~~~


 


*******************************************


 


12,贺涵的爱情能力最后成长了吗?


有的。


在的廿八章,[买买买所带来的快感其实男女并无不同,贺涵刷掉大几千块,觉得终于能给周凯买点什么了,还是贴身的东西,挺愉快的。可再想想周凯前两天那八万,他又觉着买的实在太少,远远比不上人家对自己的那片心。花钱不是表达爱意的唯一方式,甚至不一定算是最好的方式,但贺涵不会别的,更惨的是也从来没有人向他要求过别的。] 


到了第四十九章: [他加班到半夜的时候也不想搞只想睡。可出来玩不就是为了放松的嘛,周凯搞得早出晚归和上班似的,这样的话在新西兰和在上海又有何区别,无非是在上海的时候是他上班周凯等他回家,眼下颠倒过来了而已。
这一颠倒不要紧,贺涵的良心终于开始痛了。要等到身临其境他才能明白周凯这小半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他知道周凯在哪儿,在做什么,但是无法参与。群岛湾里的人要么是来潜水的,要么是为潜水服务的,只有他完全是个旁观者,愈发衬得白昼漫漫,不堪忍受。这种日子他连一个礼拜都忍不了,周凯要多在意自己才会这么久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他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享受了同居的每一样好处,然后把寂寞的白天都留给了周凯。简而言之,混蛋透了。
周凯正式拿到潜水长资格的那天下午,贺涵想和他好好谈一谈,然后道歉。感情再深也经不起日日夜夜的消磨,他希望自己醒悟得还不算迟——然而这两件事都被周凯抢了先。] 我就节录出这两段来让大家看看贺涵的改变。他的心态上完全转换了,能反省就是去道歉的第一步。


在爱情上有了成长,最后迎接皆大欢喜的结局。


 


谢谢看到最后的姑娘们。大家来讨论哟!



评论(3)
热度(43)
  1. 沈菁秉宋甜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最近收到的两篇长评之一。非常感谢,这是文手最高兴的时刻。文外未尽之意还有很多,愿大家都读得开心!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