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64


64

三个一头雾水的男人把女孩儿护在中间,王天风手疾眼快地塞过去一包没拆的压缩饼干。他们有许多话要问于曼丽,比如魏之深现在在哪儿,她是怎么进入实验室核心区域的,楼里的丧尸是不是魏之深的手笔等等,但她一时半刻实在腾不出嘴来说话,连多看他们一眼的工夫都没有。明诚此前从来没看过有谁吃压缩饼干的时候敢完全不嚼的,于曼丽是真饿狠了,飞快地啃了多半块下肚,边往下吞边咳嗽,嘴里喷出咽不下去的饼干屑。明楼拧开矿泉水瓶递给她,于曼丽仰头一气灌了半瓶,还要再喝时明诚把瓶子夺下来:“你不要命了?压缩饼干吸水膨胀,再喝胃要涨破的。”

于曼丽抹抹嘴,眼神狠巴巴的:“我早就当自己是个死人。”

王天风在单发点射的空隙里冷笑:“先把话交代清楚再死也不晚。”他下巴向前方的走廊一指,“这都是魏之深搞出来的?”

于曼丽简洁扼要地说:“日本人还不知道魏之深能部分控制丧尸的行动,这一层有不少没冻住的丧尸,乱起来很快。”

“你也被抓伤了?”明诚换弹匣的时候余光正好掠过于曼丽的后背,看见橡胶防化服的腰侧开了条不容易被发现的口子,边缘汪着黑色的污血,隐约能看到防化服里翻卷起来的皮肉,“……什么时候的事?”

“至少十二小时。魏之深骗他们说我是明家人,可以用做实验材料,测试原始疫苗的免疫性,南田洋子划了我一刀,抹上丧尸的体液。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第二代疫苗,据说只要半个小时之内打都有效。我觉得自己现在意识还算清醒,知道饿,也不想吃人,不过我觉得还是离你们远点儿的好,”于曼丽回答得很平静,又转头去看明楼,眼神和语气温柔下来,像是透过他看见了另外一张脸,但态度更加决绝,半分余地都不给自己留,“要是……总之,到时候给我一枪吧?谢谢大哥。”

这句谢谢大哥让人没法不想起明台。明诚心里一恸,不由自主分神去看明楼,手底下的准星就偏了些许,连带着把自己的射击节奏也打乱了。他赶紧补了一枪,身后王天风已经自然地接过话头:“明大少爷怜香惜玉,肯定下不去手,放心,我送你上路也是一样的。”

于曼丽郑重点头:“谢谢。”她伸手从防化服胸口掏出个手掌大小的扁平盒子,“二代疫苗很少,一共也只有不到一百支,我醒了之后……魏之深让我带了十支出来。”

明楼用拇指摩挲了一下鼻翼,完全猜不出这十支疫苗是什么用意,王天风则更为直接,嘟囔道:“姓魏的这又他妈算计谁呢?”

于曼丽也想不通。魏之深会无缘无故善心大发吗?这人长没长心都不好说。可回忆起当时他脸上的表情她又有点吃不准了,至少那些苦笑和唏嘘不像是假的。他还让她尽量拉起一支队伍,十来个人就行,假如没有内斗的话坚持个三五年不成问题,到那时丧尸也就该彻底腐烂消失了,末尾还淡淡叹了句“其实明家那些人不错”。于曼丽有足够的理由恨他——明台因他而死,他拿自己做实验材料的时候也没有丝毫不忍——然而保住自己一条命的也是他,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态度面对这份价值连城的馈赠,如释重负地把装着疫苗的盒子交到了明楼手里:“我……我用不上了,你们拿着吧。”

假如这玩意儿确实有效,至少王天风和明诚都应该马上来一针,然而他们根本找不到机会停下来注射。四下里不断有丧尸加入战团,有些是新鲜的,还有些是刚刚解冻的,三个人进来时携带的弹药有限,从窗口一路杀到核心区外围就用去小半,光是于曼丽交代这几句话的时间王天风已经又换了个弹匣。明楼仗着自己个儿高,观察了一下前后方走廊里似乎无穷无尽涌过来的丧尸,果断道:“撤吧,魏之深不在这里,这一层恐怕也没有活人了。”

王天风歪头瞄准:“你怎么知道这层没活人?”

于曼丽则货真价实地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魏之深不在?他走的时候说要去找南田做个了断……”

“丧尸的行为模式不对——现在来不及详细解释,得赶紧想办法出去。”明楼和王天风的眼神在半空中遇上了,后者飞快地朝上方一抬眼,明楼点头,明诚还有些不甘心:“可是里面还有疫苗啊!现在才十支……”

“够用了!”王天风勉强清出个丧尸比较稀疏的走廊分叉口,“快走!我断后!”

四人一路狂奔,于曼丽身上没有负重,是以竟然成了最快的那个,她也没开口要枪,反手握刀在前面开路,刀尖戳进丧尸眼窝,一转,再拔出来。她的刀并不太长,人又矮,从背后看几乎像是直接撞进丧尸怀里要同归于尽似的,紧随其后的明诚心里升起种不祥的预感:这姑娘八成是真的不想活了。但这念头也只一掠而过,他发现明楼已经落在自己身后好几步,返身不由分说地把大哥身上的旅行袋抢过来自己背着,明楼这才和他跑了个齐头并进。

“丧尸明显在向楼层中心聚集,这是魏之深的指令,我猜他不在这一层,所以指令的权威没那么强,丧尸服从指令的同时在凭本能攻击我们,”明楼边跑边低声说,“我也不信他去找南田了,他要是有那个气性,何至于等到今天。”

“会不会是突然良心发现?”明诚皱眉,“也许他觉得对不起于曼丽,所以才给她疫苗……”

明楼回头看了眼王天风:“疯子肯定不同意你的看法。”

他们很快找到了通往楼梯间的出口,门从外面死死闩着,说明有活人从这里撤出去了——起码撤出去的时候人还活着。王天风故技重施,把门和门框连接处的合页打断,几个人合力撑住要倒的门,尽量不发出声音地闪身出去,却被十数道猛然迎面照来的强光手电晃花了眼,紧接着后腰就被硬邦邦的枪口顶住,手里的枪也被人下了。

光束后传出硬朗的女声,敬语倒是用得很客气:“初次见面,失礼了,明先生,或者,您更喜欢我称呼您‘久我先生’?”

明楼几乎立刻反应过来,风度甚佳地微鞠一躬:“久仰大名,南田小姐。”

南田洋子冷着脸一挥手:“统统带走!”



评论(16)
热度(20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