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63






63

与其说这层是个实验室,倒不如说它是个巨大的蜂巢,或者干脆就是克里特岛的迷宫,宽阔的空间被无数透明的有机玻璃分割成大小不等的格子,求救声、惨叫声、撕裂声、吞咽声,还有血液混着空气从喉管里涌出来的汩汩声交织在一起,连刚才破窗而入的响动似乎都不算什么了。他们所在的这个格子可能是解剖专用,除了解剖台之外没有别的摆设,左边隔壁的格子则要小得多,大概只有五六个平方,密密麻麻塞满了丧尸,裸露在外的地方都挂着厚厚一层霜花,像在冰柜里冻得太久的鱼。王天风屈起中指敲敲两间格子之间并没直通到顶的隔墙,和他隔着有机玻璃面对面的那具丧尸脸上的霜壳被震碎了半边,露出下面淤紫色的皮肤,上嘴唇像是被撕咬掉了,一排黄牙里夹着两颗白亮晃眼的烤瓷门牙。明楼和明诚同时把枪口对准了那面墙,明楼还额外附送一句警告:“疯子,别没事找事。”

三个人盯着丧尸看了几秒,对方一动不动。明诚松口气,低头继续裹伤,绷带刚绕了两三层就要剪断打结,明楼不由分说拉过他的手来又缠了两圈,明诚摇头道:“真够了,太厚影响动作。”他握一握拳试试松紧,利落地把刚才明楼打空的那个弹匣卸下来,换了个满的,又重新背好王天风卸下来的旅行袋,“好,走吧。”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把目标定在了楼层的最中心,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新鲜血气对丧尸的吸引力,明诚现在就像是扔进食人鱼群里的活饵,走廊里正在狂热进食的丧尸们最先有了反应,扔下嘴边尚有余温的死肉摇摇摆摆直奔明诚而来。王天风骂了句操,十分默契地转头向后,和明诚背靠着背,形成无死角的火力覆盖范围,用单发点射清理出一块足够他们容身的安全地带,但前进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下来,王天风边瞄准边发了句牢骚:“真他妈的,老子这是帮着日本人扫荡来了?”明诚倒不在意这个,丧尸本来就分不清国籍,他更担心弹药消耗得太快,——万一最糟糕的情况发生,需要近身肉搏的时候明楼怎么办?

好在这层实验室规划得既任性又没有方向感,大多数走廊甚至不是直的,有的格子向两侧走廊都开了门,另一条走廊的丧尸便循着血气抄近路扑过来,只要把这些丧尸干掉,他们就能直接穿到更靠近中心的下一条走廊里。王天风没犹豫便转了向,明诚示意明楼跟上,自己断后关门,又弯腰抄起地上不知是谁的大半截残臂,在门上写了个血糊糊的C。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留后路?要么一起杀出去,”王天风瞥他一眼,还血气十足地笑了笑,“要么就都死在这儿好了。”

“这只能说明你是疯子,而阿诚不是。”明楼端起枪,瞄准左边走廊拐弯处摇晃出来的两具丧尸,王天风跟着扬起枪口,等着给明楼补枪顺便笑话他,结果两发点射竟然都命中了,半空中溅起两蓬灰白色的脑浆。王天风有点惊奇地啧一声,明楼抬抬眉毛,“也不算太难吧。”

“我也没打算夸你。”王天风用枪口一指黏在地板上的脑浆,“发现没有,这俩丧尸比刚才那些……嗯,‘新鲜’不少?”

丧尸他们见过不少了,倒是头一次听说还有新不新鲜的区别,然而王天风这个形容实在太精到,这两具丧尸皮肤颜色和常人无异,脑浆也不是灰黑的,和刚才冻在格子里的那些相比,确称得上“新鲜”二字。明楼多看了两眼,沉吟道:“工作人员?”

王天风点点头,明诚眼前一亮,三个人向丧尸刚才冒出来的走廊拐弯处走过去,明楼仍然被夹在中间。经过那两具丧尸的时候他弯下腰,忍着恶心从它们兜里翻出一张半带着齿痕的门卡——另外半张天晓得哪里去了。这是他们从进来之后第一次遇到新鲜的丧尸,等到转过走廊拐角之后,新鲜丧尸的比例就越来越多,有的能看出身上原本穿的是医生式的白大褂,还有的身上厚重的橡胶防化服被撕咬出一条一条的缺口。刚进来时的求救声和吞咽声这会儿都听不到了,只有四面八方传来的丧尸拖着脚在地上走的“噌……噌……”声,此起彼伏间带来沉重的压抑感,就像他们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迷宫一样。

就在这时,前方通往最内层实验室的拐角处闪出来个极灵活的人影,也穿着橡胶防化服,个子不高,但速度飞快,右手反握着一柄类似太刀的长匕首,对付丧尸时只刀光一闪,挡在前面的丧尸便噗通倒地。王天风回头看了一眼明楼,低声道:“大概是个日本婆子,快,你俩不管谁,拿日本话试试。”

明楼脑子转的飞快,立刻编出一套瞎话来,当下用日语喊道:“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请报告详细情况!南田小姐和高木先生在吗?我们是藤田阁下派来的特别行动组……”

人影似乎顿了顿,挥刀的动作能明显看出用力了许多,王天风从丧尸间隙里歪着头打量那人,皱眉道:“奇怪,不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照这个杀法一会儿就该没劲了。”说这两句话的当口,那人已经从丧尸群里劈开一条路直奔他们而来,系了块不知什么布料挡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寒星似的眼睛,可能是怕丧尸血溅进嘴里。王天风看得最清楚,开始的时候那双眼睛里还是冒着怒火的恨意,再近些就变成不知所措的茫然,等到离得足够近的时候,那眼里透出来的是深重的哀伤和怀念,他突然想起这双眼睛在什么地方见过了,脱口而出:“于小姐?!”

于曼丽摘下挡脸的面巾,露出惨白的一张小脸,脚下踉跄了两步,又马上扶着墙努力站稳,低声问道:“有没有吃的?我好像有点低血糖。”


评论(20)
热度(237)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