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33

33

魏之深的姿态足够从容闲适,而且好像对明公馆的每个角落都非常熟悉,下到楼梯最后一阶的时候甚至还侧过头往左手边明楼房门的方向斜睨了一眼,眼神里除了玩味之外更多的是试探。明楼静静站在门后没动,眉梢微微扬起,主要是没想到魏之深会这么沉不住气。他眼见着魏之深望过来的那双眼睛慢慢凉下去,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淡漠冰冷,和白天言笑晏晏的那个魏之深压根不是同一个人似的,再确切点,现在的魏之深根本不像个人,至少明楼无法从他眼里读到任何情绪。

如果说月光沿着楼梯蜿蜒而下如一条清溪,那他的眼珠子就是小溪底下的石头子儿,又凉又硬,泛着无机质的光。此时外头的丧尸突然间躁动起来,疯狂地挠墙挠窗,那种唰啦唰啦的动静听得人头皮发炸,随后加入的是近乎野兽的粗粝嘶吼声,但明楼知道那绝非野兽,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退完了又觉得自个儿有点神经过敏。

——丧尸能进来吗?不能。只要它们还没学会爬墙和用羊角锤,半腐烂的血肉之躯无论如何都干不过混凝土外墙和钉得严严实实的柚木地板。

——魏之深看见自己了吗?可能,但也不一定。月光只照亮了楼梯和正对着楼梯的沙发,套间的房门藏在阴影里,门缝最多一指宽,魏之深又是从亮处往暗处看,未必能注意到门后有人。退一步说,就算真被看见了——明楼发现把魏之深和杀人灭口联系在一起一点儿也不费事——总之只要魏之深不打算立即撕破脸,那就还有余地。

门厅里的落地钟咯噔咯噔地把每一秒钟都拉长了至少三倍,魏之深终于转过头去不再看这边,步履优雅地走向餐厅,背影清瘦挺拔。明楼松了口气,关严房门折回里间卧室,阿诚半睡半醒着嘟哝:“……大哥?”

明楼重新钻进被窝,亲一下明诚汗津津的额头,低声道:“睡吧,明早再说。”

阿诚小猫小狗似的埋在他怀里很快睡熟,明楼闭着眼睛却完全没了睡意。外头的尸潮下午已经少了将近一半,剩下的那些也不像开始那么目标明确,只没头苍蝇似的在院子里晃来晃去,王天风上楼的时候还说大概很快就要散了,所以刚才是什么——或者说是谁——刺激到了它们?他脑海中浮现出魏之深淡漠无情的眼神。这样的人,真的可能对大姐一见钟情吗?

发现魏之深半夜下了楼的不止明楼自己。第二天一大早明台就顶着乱糟糟的头毛跑来找两个大的,咋咋呼呼地推开门:“大哥阿诚哥,昨晚魏大哥梦游了!吓死我了!”

明诚笑着呼噜两把小少爷的脑袋:“你睡着了打雷都不带醒的,怎么会知道别人梦不梦游?”

明台撇嘴:“我就是知道嘛!”难得他脸上露出点不好意思的表情,吞吞吐吐道,“本来也没睡沉,我打算等魏大哥睡着了去找曼丽来着。魏大哥说,既然我和曼丽已经共过患难,只要两个人多单独相处还是能培养出感情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就——”

“说重点!”明楼黑着脸打断他刚从魏之深那里批发过来一晚上的爱情理论,“你怎么知道魏先生梦游的?”

明台又犹豫起来:“也可能……不是梦游?诶,反正我半夜醒了他没在屋里。”

明诚特别顺手地在明台头顶敲了记脆生生的爆栗子:“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的,你有没有个准谱?”

“大哥你倒是管管啊!阿诚哥又打我!”明台捂着脑袋喊痛,明楼只当没听见。小少爷委屈之余懒得多卖关子,小声道:“假如他半夜去找大姐了呢?大姐房间就在隔壁嗳!我看王天风八成也是这么想的,啧,今早看魏大哥的那个表情啊,吓死人。”已经讨论过昨晚各种细节的哥哥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明台还在困惑,“你们说大姐到底喜欢谁啊?再过两天估计王天风就要和魏大哥决斗了。”

“没有决斗,大姐的事也用不着我们操心,”余光里看到床单上有块十分可疑的污渍,明楼不动声色地拉过被角来盖好,“尤其是你。你少惹点祸就行了。”

“我才没有——”

虚掩着的房门哒哒响了两下,魏之深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外面的尸潮散了!你们不来看看吗?今天可以出去收集物资了!”

明台欢呼一声,也忘了分辨自己不是个惹祸精的事,风风火火冲了出去。明楼捏一捏明诚的手,扬声应了句“就来”,明诚极快地小声说:“要出去,但不能都出去。你,我,还有王天风,至少要有一个留在家里。”他犹豫了一下,抬眼问明楼,“真的不告诉大姐和明台?那教官呢?”

“有机会的话再说吧,王天风嘛……”明楼想了想,“最好还要有个人始终跟着他,寸步不离那种。”

“——会不会太明显了?”

明楼摇头:“放心,不用我们说疯子也会跟着他的。那是个咬住了就不撒嘴的主儿。走吧,出去看看。”

尸潮确实退去了,只剩下三两具丧尸还在明公馆院子里转悠,速度慢得毫无威胁。郭骑云自告奋勇要下去把这几个不肯走的消灭掉,魏之深和明楼几乎同时拦住了他。

“要是一具丧尸都没有就显得太干净了,”魏之深像是深有体会,“等于直接告诉别的幸存者这里有人住,容易招来趁火打劫的,不好。”

郭骑云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受教点头。明楼笑道:“院墙已经有缺口了,你上午杀了这几个,下午说不定又进来新的,治标不治本。”

这时王天风腰里系着阿香的小碎花围裙从厨房出来,脸色不太好,语气倒很温柔,“阿镜,吃早饭了。”

明台使劲揉揉眼睛,喃喃自语:“吓死我了……这他妈真是王天风?”

明楼又赏了他一记爆栗子:“不许说脏话。”其实他刚才心里想的也是这一句,这他妈是王天风?!疯子真疯了。

 

 

 

 

 

评论(55)
热度(39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