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伽蓝录 之 休假 上


有个投喂过我的基友最近过生日,来,你的猫罐头喵。



伽蓝面馆的假期安排用“非常任性”四个字形容再合适不过,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戈长虎都觉得范川特别可怜,五一十一的黄金周不休就罢了,中国的春节中秋,外国的圣诞节情人节也统统不休,一年到头好像就没个休息的日子。这么说吧,假如范川不是老板,戈长虎一准儿积极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伽蓝违反劳动法,超负荷工作还不给交五险一金,简直黑透了心,但范川当老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身为法人代表还身先士卒,见天儿奋斗在厨房里灶台前,全年无休,这买卖要是不红火天理难容啊!

后来日子长了,他发现伽蓝不是不休息,是休息的日子……有点和别家不太一样。

比方说吧,清明节伽蓝是休息的,而且休足三天,阴历的七月十五和十月初一照此办理,各休三天,另外阳历的十月三十一号晚上关门也关得特别早。戈长虎慢慢咂摸出点滋味来,但还没顾得上问范川。最近他刚升了职,补的就是楚天虹回省里留下的空缺,按理说也是正儿八经的戈队了,但全局从退休返聘的看门老大爷,到前天才来报到的东北籍警校实习生,全都叫他“虎队”,一听就透着股虎了吧唧的中二气息,令他十分不爽,甚至连小虎子都听不得,一大早拧眉瞪眼地和范川闹脾气:“以后别叫我小虎子了行不行?换一个!”

范川拎起床边的T恤套上,脾气很好地微笑颔首:“没问题,戈先生。”

戈长虎更不乐意了,一个饿虎扑食把范川摁在怀里:“太客气太见外了,不行,再换!”

范川笑吟吟:“我们店里从来不接受点单,有什么吃什么,叫你什么你就听着什么,懂了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戈长虎想了想:“那你还是叫小虎子吧。”

范川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捏了一把:“赶紧上班去,别闹了啊戈队。”

戈长虎被调戏了还觉得美滋滋,利利索索穿上新换了两杠两花肩章的警服,出门开上新配的SUV油门一踩走了。大海在上下眼线之间特别清晰地翻了个白眼,嘟哝道:“狗脑子。”

果然,刚出胡同他又调头开了回来,范川单手拎着个黄花梨百宝嵌岁时清供的三层食盒从车窗里递进去,那是他的午饭。也不知道这食盒是个啥宝贝,甭管什么时候打开里边的饭菜都热气腾腾,跟刚出锅的时候一样。戈长虎心满意足嘿嘿笑:“晚上我争取不加班儿哈。”

这一天果然过得十分太平,重案大队闲得呵欠连天,只有实习生还在坑次坑次埋头研究案卷。戈长虎说到做到,踩着下班的点儿出了门,一路吹着口哨开回去,停好车才发现伽蓝门口的小黑板上是范川疏朗轻狂的字迹,写着『今日下午停業』,看得他心里一咯噔,麻溜儿掏出手机来查历史上的今天。没等他查出个子午寅卯来,小饕餮和小貔貅就一边一个咬着他裤腿往屋里拽,戈长虎更慌了,还以为是范川出了什么事,脚下打着绊儿推门进屋——

“阿——嚏!阿——啾!”他打了两个惊天动地的喷嚏,眼泪也冒出来一滴,边擦眼边大声喊,“川儿,川儿!阿嚏!家里着火了?!”

“回来啦?”范川端着热气腾腾直径足有一米的大锅出来,大海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桌子搬到面馆正中间,只见范川胳膊轻飘飘往上抬了抬,那口大锅便稳稳架在桌面的凹陷上。戈长虎看着锅里红通通岩浆也似的汤汁愣住了,分分钟又要被呛出个大喷嚏,范川一把捂住他下半张脸,手心又烫又软,还带一点说不上是青草还是菌子的香气:“不许打,憋着!你这一喷嚏下去,这火锅还怎么吃……”

说来也怪,嘴唇贴着他手心,戈长虎忽然就不想打喷嚏了。他唔唔连声地点头,范川松了手,戈长虎大喘一口气:“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想起放假了?”

“为了庆祝你升职加薪呀。”范川笑得眯起眼睛,顺手扯了扯戈长虎的警服领子,“上楼换身衣服再下来,别弄得一身火锅味儿。”

戈长虎觉得也是这个理儿,便三步并作两步上楼去了,大海眼巴巴地看着锅:“真香……等条子下来就可以开始吃了吧?”

范川往楼上看了两眼,折回厨房推出满满一车食材来,抬手拈了朵雪一般白的灵芝丢进锅里,大海咕咚咽了口口水,范川脸一板:“不许和他抢,你多吃点肉就行了。”

戈长虎人还没下楼,先听见了吃肉的话,顿觉肚子里馋虫作怪,笑道:“我吃了一年多的素面才算吃上肉,今儿涮火锅,肉得管饱吧?”

大海默默拿起筷子,眼睛盯着在红色浪头里载浮载沉却仍然白得欺霜赛雪的那朵灵芝,结果范川直接给夹戈长虎碗里了。大海肩膀往下一垮,认命地挑出块半个巴掌大的肉块塞进嘴里,戈长虎摩拳擦掌,随手夹起灵芝当蘑菇嚼了,辣得一边吸溜吸溜喘着气一边提起筷子找肉,那馋相让范川看得想笑,当即把用碗扣着的活鱼下进锅里:“鱼呢,吃不吃?”

“我操!活的!活的这是!”戈长虎眼看着那鱼在滚沸的火锅里游来游去,尾巴甩得那叫一个欢实,眼睛都瞪大了一圈,“这能吃吗?”

大海往锅里丢进两颗乌梅,那鱼翻腾几下沉了底,范川把鱼捞起来,筷子尖一滑就剔出两爿粉莹莹的鱼肉,分了戈长虎一半,笑道:“鲜的很,你尝尝。”

戈长虎直接就着范川的筷子吃了,那鱼肉将熟未熟,毫无腥气,又极嫩,进嘴便顺着喉管流下去,鲜味儿还在其次。他想夸一句这鱼确实好,张口却冒出股深绿色的烟儿,范川食指中指一夹,像捉鱼似的把那股烟儿握在手里,往桌下一丢,小饕餮嘴巴一张,啊呜吞了。

“好啦,吃肉吧。”范川拍拍戈长虎的头,“啧,真不省心。”


评论(54)
热度(241)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