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60


60

他们从电梯里出来那层是46楼,再往上得走楼梯。楼梯间里气味熏人,幸存者把这里当垃圾站和厕所用,同时也是心照不宣的狩猎场地。南田每天提供给他们的食物份量极少,对成年人来说不过是勉强不至于饿死而已,不够吃就只能去偷去抢。同伴乃至亲人之间为口吃的反目成仇的事发生过几次之后,现在人人都把食物随身带着,趁别人方便的时候打劫总是容易得手些,只要小心点别让吃的沾上脏东西就行,就算沾上了他们也不太在乎——最不在乎的那些人已经开始同类相食了。

明楼在排泄物之间看到半截被敲碎的长骨,不知道是胳膊或是大腿,上面还有反复啃过的牙印,字面意义上的敲骨吸髓。他想提醒阿诚小心,然而明诚抢先开了口,声音低沉,绷得很紧:“大哥你注意身后,有任何动静立刻开枪。”其实他更像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心软。”

又转过一节楼梯,缓步台边缘影影倬倬立着两个人,互相壮着胆,嗷嗷喊叫着猛扑过来,明诚没废话直接开了枪。明楼边留心着背后的动静,边跟着阿诚的脚步从尸体上跨过去,血和脑浆从额头上的枪口处咕嘟咕嘟涌出来,在浓稠的臭味里又添上热腾腾的腥气,明楼尽量避免去想这些尸体会怎么样,可还是觉得难过。人类建立起文明社会要用八千年,一代又一代人不断完善规则和秩序,毁灭它却连八个月都不用。明楼对那些属于文明社会的规则适应得很好,还能从规则之间的夹缝里找到利益最大化的路子,然而此时此刻秩序不复存在,规矩则只剩一条,从茹毛饮血的时候就如此而且始终如此: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这一条明诚做得比他好多了,他想。

十几层楼梯用去半小时和一个满装弹匣,找到大姐和王天风又用去半个小时。这层楼以前是谷歌在中国的办公室,装修风格堪称独特,单独隔间的会议室毫无规律地分布在不同方位,并且用仁义礼智信命名,门上喷着巨大的兵马俑或是长城,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能一间一间找过去,每扇门后面都是女孩儿——穿得很少的、漂亮年轻的、眼神呆滞的、门一开就习惯性媚笑的女孩儿。

明楼耳朵里轰地一声,刚才的难过变成更为暴戾直接的愤怒,他想冲上楼顶会议室把这帮做孽的王八蛋全都突突了,但阿诚从他身后伸出手轻轻带上门,低声道:“还好。不是大姐,也不是于曼丽。”这句话像扒开他头盖骨往里灌了一盆雪水,明楼瞬间冷静了,短暂地闭了闭眼睛,拖着旅行包往下一间办公室走,明诚握住他的胳膊:“大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疯子应该会挑个没法关门的房间,随时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他猜对了。王天风带着明镜躲在最边角原来放复印机的小隔间,没有门,复印机被推到门口挡着,像个小型的街垒。看到他们的时候王天风恶狠狠往明楼脚前啐了一口:“你他妈怎么不等到明天再过来?!”明镜搡了他一下,嗔怪道:“哎呀,他们拿的东西那么重,又要应付日本人,当然慢呀。你急什么,这不是来了嘛!”她从头到脚地看了一遍两个弟弟,确认连点油皮也没蹭破才放下心,口气柔软里带点埋怨,“你们怎么耽搁了这么久,姐姐要担心死了!”

明诚看了一眼明楼,直接对王天风说:“尸潮进来了,在地库,我和大哥要去找他们的实验室,大姐就交给你了,你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

明楼点头道:“可以去78楼,那是个避难层,我和阿诚看过了,里面有大量的食物和水,足够坚持到尸潮离开,到时候疯子你想办法带大姐出去。要小心,电梯停了,楼梯间里不太平。”

明镜急了:“那你们呢?啊?!你们呢?”

明楼笑笑:“大姐,我们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就去找你。”

“……”两个弟弟都早就长得比自己高出太多,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不肯再像小时候那样躲在姐姐身后了。明镜说不出话来,最后擦擦眼睛,把王天风推到他们面前,“不管你要带着阿诚干什么去,三个人肯定比两个人强,我帮不上什么,是个累赘,他总不会拖你们的后腿吧?”

这是最理性的选择,但明楼仍想开口拒绝。时间踢踏踢踏过去,明诚恳求地看着大哥:“要么,就让大姐也一起走吧,大姐单独留下你能放心吗?”明楼更加犹豫,可明镜含着泪的眼睛无比坚持,他没法对着姐姐的泪眼说“不”。

最后替所有人做出决定的是王天风,他看看明镜,又瞪一眼明楼,弯腰把物资干脆利落地分成四份。一份基本全是食物,只有两把满弹的手枪,外加四个手雷。他把扳开了保险的枪放在明镜手边,柔声嘱咐道:“你就呆在这儿,我们争取尽快回来,其他人不管是谁要进来,你都照着脸扣扳机,明白吗?”明镜点点头,斩钉截铁地说:“就这么办,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能保护好自己。”明楼过去紧紧抱了抱她,在耳畔补充一句:“大姐,您多想想我们,千万不能心软。”

其余三个旅行包配置差不多,一包压缩饼干两瓶水,少量糖果,剩下的都是武器子%弹。明诚分到的那包里格外塞进去半箱手雷,沉得背带深深勒进肩头里,明楼看不过眼,想帮他分担一点,王天风拦住他:“让他背着,明大少爷还不知道吧?你们家明二投弹特别准,上来就能扔六十米定向定点,估计小时候没少扔石头砸人家玻璃。”

明诚不跟他计较这个,自顾自把胸前突击步枪的肩带整理好。明楼像没听到他损人一样,背好包,正色道:“46层以上我们刚刚经过,没有实验室,地库也不是,还有,”王天风以为他有什么重要情况要说,脸色严肃地看明楼,明楼摸摸鼻子:“我们明家院子大,隔壁家的院子也不小,阿诚小时候砸不着别人家玻璃,你想错了。”



评论(30)
热度(221)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