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31



31

通常来说,才开荤的小年轻在这码事上都会格外贪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就好比成年累月吃糠咽菜的穷鬼冷不丁见着红烧肘子似的,当顿吃完了过后还得惦记着,恨不能天天大吃二喝嘴角流油。明楼当然算不得十分年轻了,可也不肯承认阿诚就是那红烧肘子,更没觉得自己精虫上脑,他只是把自己的意愿表达得足够直接明显,门刚关严了就去摸明诚的腰:“坐了半下午,疼不疼?给你揉揉腰?”

头回做完明楼也是说揉腰,可揉着揉着就揉到里边儿去了,三根手指还揉不痛快,后来又换上别的,其间种种细节简直不能多想——总之明诚听个开头就明白明楼嘴里的“揉腰”是怎么回事。他脸皮薄,扛不住大哥半真半假的风话,往后退了半步算是婉拒:“大姐在家里,这样,嗯,……不太好。”

“大姐在楼上,不会知道的。”这理由很难说有多少说服力,问题主要在于阿诚自己是否想被说服。明楼揽着他晃一晃,呼吸若即若离拂过脸颊,“你说,小郭现在会不会后悔以前没对女朋友更好一点?所以说还是要及时行乐呀阿诚,万一我……”

“没有万一!”明诚斩钉截铁拦住明楼的话头,说到后来简直有点不讲理, “只要我在就没有万一,你听见没有,不许有万一!”

明家这几个孩子,明台不用说了,小霸王一个,但如果不是父母双双早逝,明楼恐怕也不会比明台好多少,从来只有被娇惯出来的、有底气有靠山的孩子才有权利不讲道理,开口就是“我要”“我不许”。明诚来明家十几年了,还是头一回这样毫不掩饰地露出孩子脾气,明楼心里又怜又爱,把人抱在怀里低声哄着:“好好好,小阿诚说没有就没有,”又去抚他后脖颈子顺毛,口气像自己做出了多大牺牲一样,“小阿诚说不做那今儿就不做。”

明诚沉默一秒,再次深刻认识到大哥的狡猾——“今儿”不做还有明儿等着呢!但明楼并不给他掰扯清楚的机会,直接把话题转到魏之深身上:“疯子怀疑魏之深有问题。没有证据,就是怀疑。你看呢?”

明诚回忆片刻,真就没想出魏之深这大半天里有什么错处,就算是换成明楼也不可能做得更完美了,连王天风明晃晃摆在脸上的敌意魏之深都应付得很好,甚至隐约有点居高临下的宽容感,仿佛是不屑于和王天风计较似的——可这说不通啊!要说他“千里送京娘”真是为了明镜,那就绝不会对王天风无动于衷,雄性本能在那儿摆着,小时候大姐领着哥仨去动物园,俩猩猩抢媳妇儿还打得头破血流呢,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不是说着玩的。再者还有一条,虽然大姐确实是很有魅力的女性,但一见钟情这种套路……这么说吧,要是明台为了于曼丽昏头昏脑玩这么一出他是相信的,小少爷也肯定干得出来,但是魏之深?太完美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对劲,他不信大哥会没想到这里头的弯弯绕。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说了句不疼不痒的片儿汤话,明楼没出声,但他笃定大哥在笑,后半句就转了向,“嗳,又考我是不是?”

“也不算考,就随便问问。”

明楼松开他,摸着黑窸窸窣窣脱衣服。家里蜡烛不多,用得也省,晚饭时点一会儿,吃完饭各自回屋睡觉,既然睡觉那就得脱衣服,再正常没有了,……不能往深里想!明诚脸上热热的,干脆横下一条心自己也脱了,还比明楼手脚更麻利些,抢先钻进被子里。明楼随后跟进,刚上手碰着皮肉就挑了挑眉,想起阿诚看不见,话音里带了笑:“啧,脱光了?”

“……没有!”

明楼太知道怎么拿捏明诚,当下不再逗弄调笑,正正经经地跟他讨论起来:“魏之深对家里这几个人都很知根知底,知道我学什么专业不稀奇,财经消息稍微留意一下总能有个大概印象,但连你那点业余爱好也清楚,这就不是一般人了。”

“要么是大姐和他说的,要么就是事前调查过。”明诚脑子快,一点就通,“可是……他图什么呢?”

“现在还不知道。且走着看吧,是狐狸总要露出尾巴的。”明楼想想,又说了件事,“你记得壁炉里找到的保险箱吧?我觉得魏之深进客厅之后第一眼看的不是大姐,是壁炉。”

明诚悚然一惊:“难道和当年的事有关系?”

“难说,爸妈去世的时候大姐十七岁,魏之深不会超过二十岁,要是他那时候就开始打听明家,又何必等到现在才上门?一个礼拜之前我还不知道壁炉里有东西呢。”明楼沉沉一叹,“能打开保险箱看看就好了,可惜没钥匙,不敢硬撬。”

明诚影影绰绰想起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一把钥匙,却又记不真切,犹豫了半晌,问明楼道:“那,保险箱的事要不要告诉大姐和明台?”

“算了,小少爷我怕他说漏了嘴,大姐向来不会撒谎,知道了难免不自然,破绽更多,就这样吧,你和我两个人知道就好,”明楼的手顺着明诚后背滑下去,越说声音越低,“小阿诚么,我还是信得过的……”

明诚忍着那只在腰上流连不去的大手,呼吸急促了一点:“不是说今天不做吗?”

“不做还不许摸了?”明楼放赖也赖得十分理直气壮,更气人的是后半句,“等过了半夜十二点就算是明天了吧?”

现在撑死不到八点,真要前戏四个小时他还不得把腰子都射出来啊!……大哥开玩笑呢吧?明诚赶紧递上台阶:“不用等到半夜,那什么,现在做也行。”

明楼非常满意于他的识时务,一个吻落在唇边:“行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评论(51)
热度(442)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