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30


30

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时有时无,明台扭头看了一眼——当然他什么也看不见,一楼的所有窗户都拿他房间的地板钉着呢。丧尸在明镜他们进屋之后不久就挤倒了院门,层层叠叠把明公馆围在当中,八个人彻底困在楼里出不去了,而且谁都不清楚尸潮要持续多久,现有的食物又够不够支撑到那时候。明台没想这么多,他就是觉得桌上的气氛有点怪,然后很快找到了原因:肯定是因为外头的尸潮!

“大姐别害怕,窗户封得可严实了,丧尸进不来的!”小少爷哄人的时候嘴特别甜,“就算进来了也不怕,我保护你!”

明镜笑得眉眼弯弯,嗔怪里带着亲昵:“有什么好怕的呀?大惊小怪。大姐也是从成都一路回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比这危险的多着呢。”

魏之深很自然地把话头接过去:“是,我们在枝江附近也遇到过尸潮,而且当时油箱快空了,最后在省道边上找了个鱼塘,躲在养鱼的船上过了一夜。”

郭骑云听得紧张,忍不住追问:“那你们怎么出来的?”

“说来话长,后来我们实在没办法,只能试着在身上抹了厚厚一层淤泥。丧尸可能是靠气味辨别目标的,鱼塘底下的淤泥又特别臭,抹完泥它们大概把我们当成了同类,或者觉得我们不能吃,不是食物,再加上快天亮的时候省道上有辆车开过去,丧尸大部分跟着车走了,我们这才试验着划到鱼塘边上,有好几次……唔,擦肩而过吧,也挺玄乎的,最后能出来确实是运气好。”

魏之深讲述得很从容,好像这是件很正常、谁都能遇到的事情,他只是和大伙儿分享一下经验而已。他有双轮廓深邃的眼睛,末尾说到运气好的时候眼神温和地注视明镜,凝睇得深情非常,眼尾的几道皱纹不但丝毫无损男性魅力,反而显出种特别的清俊风度。明镜向他一笑,魏之深转开视线,在明家三兄弟身上依次停留了几秒钟:“明楼,明诚,明台——阿镜很惦记你们,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你们有个好姐姐。”

魏之深一口一个“我们”,眼神表情更是毫不掩饰,王天风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想发作又顾虑着明镜。本来就够别扭够闹心的了,对面明楼还含笑看他一眼,明诚嘴角也翘着,分明是落井下石,实在可恨。他瞪圆了眼睛看回去,结果明楼明诚双双低头喝汤,谁也没接受到他的威胁,明台倒是被瞅个正着。好歹也是叫过王天风姐夫的,有那么点儿迟钝的小少爷后知后觉想通了王姐夫和魏先生之间的过节因何而来,可嘴里的问题已经开个头,想吞回去也来不及:“魏先生你,你是怎么认识我大姐的呀?”

“啊,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那天我下楼的时候中式早餐只剩我们俩,吃到一半,三个服务员里两个变成了僵尸,”魏之深黯然端起酒杯,深红的酒液在不算明亮的餐厅里看上去近乎黑色,很像是污血,“可惜没变异的那个服务员被咬了,最后逃出来的只有我和小镜。”

“讲这些做什么啊,现在大家还能平平安安的坐在这里,有吃有喝,这就是福气!来来来,我们一起喝一杯!”明镜注意到郭骑云脸上难以抑制的痛苦神色,赶紧开口祝酒,众人也纷纷响应,碰杯声中气氛轻松回来不少。大姐抿了口酒,笑吟吟和于曼丽搭话:“曼丽呀——我叫你曼丽可以吧?听明台说你在学校很照顾他,真是谢谢你啦。既然现在外面是这种情况,你也不要和我们客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安心住下,”她越看于曼丽越觉得小姑娘文静又秀气,明台眼光着实不错,“明台要是惹你不高兴直接和我说,我让明楼修理他!”

于曼丽刚要开口说其实我们不在一个系,而且都是新生也谈不到谁照顾谁,就看见明台冲这边直使眼色,还双手合拢在胸前做了个求求你的手势,一时间莫名有点心软。本来她没打算要和明台怎么样的,这下子撇清关系的话竟不好出口,只好点头对大姐笑笑,明台眼睛一亮,飞快转移话题:“大姐!大哥刚刚还打我了呢!可疼了!”

“就轻轻打了一下,”明诚小声说,确保只有自己和明台两个人能听见,“再闹妖小心我也收拾你。”

明楼的反应要直接得多,他拿余光斜着溜一眼明台:“出息了你,敢跟大姐告状。要不要把你干了什么好事都说说看啊?”

小少爷彻底老实了,捂着脸做牙疼状,大家都笑起来。

这餐午饭吃了很久,大家边吃边聊,直到餐厅里暗得完全看不清彼此的表情才告结束。和总能在三句话之内就抬上杠的王天风比,魏之深无疑是个更好的聊天对象,他和明楼在鲁宾斯坦博弈模型上的观点近乎一致,和明诚聊艺术鉴赏聊得十分投机,甚至还恰到好处地安慰了郭骑云,把“逝者已矣我们更要好好生活”的鸡汤灌了不少下去。然而他越是如鱼得水,王天风越是看他不惯,找了个空档把明楼单独叫到边上,开门见山地说:“我怀疑姓魏的有问题。”

“理由呢?”明楼擦燃火柴点上蜡烛,又撮起嘴唇把火柴吹灭了,“总得有个动机吧?素不相识,千里之外,他能有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动机,但我确定他一定有问题,”王天风眼睛里映进去两小朵烛焰,忽闪忽闪的,“这是你自己说的,千里之外素不相识,他凭什么要送阿镜回来?”

“疯子,你不能因为魏之深也对大姐有好感,或者因为他擅于处理人际关系,就说人家有问题。”明楼叹气,语带同情,“别这样,至少爷们点儿。”

王天风气得眼看要炸成一球河豚,明楼抬手拍拍他肩膀,去找守在窗边放哨的明诚。该轮到明台来换班了,他想和阿诚回房间去,眼下套用完了怎么办的问题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但可能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评论(47)
热度(39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