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56


56

隧道那头的出口就直接开在军刀楼的地库里,还没完全开出去已经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更加浓烈的焦臭,比刚才焚尸灭迹的味道要刺鼻得多。出口外围用沙袋和拒马堆起了高度齐胸的半圆形掩体,十来个表情麻木的男人趴在沙袋上,端着枪往出口方向瞄准,姿势业余得不能再业余。在他们后方坐着个蓄着仁丹胡的日本人,腰杆笔直,肩上挂着个对讲机,面前的茶几大概是从楼里哪个老总的办公室搬出来的,大理石桌面嵌了细细的金边,非常文艺,违和的是茶几上架着一挺重机枪,黄澄澄的子%弹带蜿蜒而下,直拖到地面,枪口黑洞洞地指着隧道中央。

开在前面带路的梁仲春下了车,一瘸一拐地急急奔过去,嘴里也颠三倒四:“太君!中村太君!那边有,有太君回来了!别开枪!”

那日本人腾地站起身,眯缝着眼睛往明楼他们这边扫过来,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凶狠和怀疑。明楼把相机肩带挂在脖子上,借着开车门的动作小声嘱咐阿诚:“看着点疯子,其余的我来应付。”他推开车门,声音微微颤抖地用日语喊道:“请问,轮值的是清原君吗?”

“站住!停在那里不要动!双手举过头顶!”中村警惕性很高,手指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扳机,“派出去的斥候我都有印象,你们是谁?你认识清原?”

“不,我没见过清原君,但是,有几个日本人让我来这里找他……”明楼简单描述了一下刚被他们灭口的那几个人的身高和长相,示意中村看自己胸口挂着的相机,又半侧着身让他看见身后明诚手里的佳能,“他们说,只要我们能把这两部相机完好无损带回来,清原君和南田小姐就能保证我和诚安全地活下去!”

中村看了看明楼,和他身边的明诚:“那么,让你把相机带回来的人呢?他们在哪里?”

“他们……被丧尸吃了。”

中村仍然半信半疑:“不可能,他们可是打了疫苗的!”

“丧尸太多了,把他们的车围在中心,像开金枪鱼罐头一样——”明楼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恐惧,“被丧尸啃成白骨的时候,打什么疫苗都不起作用了吧。”

“撒谎!那你和你弟弟是怎么活下来的?”中村厉声喝问,眼神落到一直没说话的明诚脸上,“你闭嘴,让你弟弟说!”

“当时,我和哥哥在楼上,他们在楼下,楼下的马路中间,”明诚唯唯诺诺地小声道,甚至不敢抬眼去看中村,“有个人从天窗里钻出来喊救命,开始是汉语,后来是日语,我和哥哥听到了,但是没有办法,什么也做不了。最后他说,只要我们把相机带到上海陆家嘴,从地下车库里的隧道过江,交给清原君,就能得到庇护……”

梁仲春凑到中村耳边嘀咕了几句,中村偏着头听完,歪着嘴一笑:“相机不是你们抢来的?”

“相机是我们等丧尸散了,在车残骸里找到的,他们把相机藏在座位下面。”明楼接过话头,阿诚很自然地退后一步,怯生生藏在他身后,“真是了不起啊,生死关头还能想得那么周密。”

“既然不是抢来的,那为什么会有人追杀你们?”中村舔了舔不太整齐的牙齿,手指在扳机护圈上虚虚扣下去,“而且你们还有枪。刚才我听到枪声了,火力很猛啊。”

明楼被枪口指了很久,额头上已经冷汗涔涔,脸色也越来越差:“那是因为我们抢了他们的车,车上有枪,还有很多食物,是那几个中国人的全部物资……”

中村出人意料地哈哈大笑起来:“抢得好!真是,啊,我最喜欢抢来的东西,看别人两手空空地跳脚,你们不觉得很有趣吗?”他像鳄鱼盯着岸边的角马一样贪婪地盯着明楼,“把车上的东西留下,你们就可以进来了。放心,我们这里有吃有喝,也用不着找清原,看在两车食物的份儿上,我中村会关照你们的。”

明楼束手无策地回头看阿诚,实打实出了一头的汗:“诚,怎么办?”

明诚脸上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却用中村完全能听清楚的音量说:“这个叫中村的只是个小角色,不然也不会被派来看守这里。所以,他在诈我们。就算我们不把东西给他,他也不敢杀了我们,除非他能把今天在场的人全杀光,啊——太好了,这里还有监控。”他抬头看了看中村头顶上闪着红光的半圆形摄像头,“赌一赌吧哥哥,即使被抢,我也宁愿被更有地位的人抢……”

中村气急败坏地把枪口对准明诚:“混蛋!别小看人啊!”

这时他肩上的对讲机滋滋啦啦地响起来,勉强听得出是个男声:“中村,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带他们来见我,立刻,马上!”

中村条件反射似的原地立正,脚后跟碰出啪地一响:“遵命,高木阁下!”

沙袋和拒马被飞快地搬开了,对讲机只响了那么一句就沉默下去,中村一边嘟囔着“走运的混蛋”一边给他们指了停车的地方,又问王天风和明镜是谁,明楼答道:“是帮着我们抢车的朋友。”

“中国人?”中村皱眉,“中国人就难办了……”

明楼背对着监控,从车上拿下半条香烟塞给他:“还请多多关照,中村君。”

中村又咂嘴又叹气地表示实在难办,明楼又加了一整条烟:“不瞒你说,那女人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无论如何也请中村君想想办法,通融一下,把他俩也放进来。”

最后的结果是,中村帮着在59楼给明镜和王天风找了两个房间——60楼以上,就只有日本人才能进了。明诚趁别人没注意,偷偷和明楼咬耳朵,用的还是日文,不过主要目的是为了躲开王天风的顺风耳:“哥哥,你刚才说的话要是被‘她’或者‘他’听见了,会被打死的。”

明楼微笑:“所以,不要吃里扒外啊,诚。”


评论(31)
热度(257)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