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4


24

连着阴了好几天的城市上空终于全面放晴,阳光温暖如夏日,但对于城中幸存的人类来说这并不是个好消息。积雪中渐渐露出来的丧尸明显正在恢复活力,明台和郭骑云找共享单车的时候就遭遇了两三拨零散丧尸,最多的一次也将近有十具了,差点就被包了饺子,幸亏丧尸刚解冻的速度还不算太快。他们险险脱身之后不得不一个放哨一个撬锁,最后总算在半小时之内弄到了五辆——明台竟然还很有些撬锁的天分,让明楼和明诚都始料未及。

但他们也来不及表扬明小少爷了,大学城的人口密度绝不比CBD差,丧尸来得比预想中更快,郭骑云蹬着最后一辆小黄车坑次坑次爬上高架的时候,远处的十字路口已经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了。

“这是……尸潮。”明楼从车缝里推车挤过去,顺手抠开身边一辆轿车的油箱盖子,浓浓的汽油味儿飘散开来,“疯子,你说把这几辆车点了,能不能把丧尸拦住?”

“至少能拖一会儿吧,”王天风把翠绿色的自行车举过头顶,第一个从互相撞得犬牙交错的车阵里穿出来,扔下车子回头去拽身后的于曼丽,“快快,你们赶快往前骑!”

共享单车是没有后座的,想带人就两种办法,要么坐在车筐里,要么就得踩在后轮轴两边凸出来的那不足一寸的螺丝上。明台没催她,左腿踩着脚蹬子,右脚支在地面半化不化的积雪里等着。于曼丽径直走到他身后去,明台觉得后轮稍微一沉,随后肩膀上搭过来两只虚虚扶着的手,好像随时会松开一样。

“要不……你搂着我脖子吧。”明台怕她又恼,赶紧描补,“我怕你掉下去。”

“明台你快点骑!”明诚从他身边骑过去,“你要是不能带人赶紧说!我来带!”

“能的能的!”明台长腿蹬得飞快。

一行人骑着五颜六色的小车车跑出七八十米远,王天风有意落在最后,约莫着距离差不多了,掏出手枪回头瞄准车阵中间的一辆越野车,先是两发子弹连射打穿了油箱,然后瞄着汩汩向外淌的油迹打空了剩下的弹夹。弹头打在车身上的瞬间爆出细微的火花,火花先是点燃了外泄的汽油,再顺着弹孔一直烧到油箱里面,很快引发了爆炸,带着火苗的金属碎片向四下抛射而出。王天风还觉得这样烧得太慢,换了个弹匣专门瞄着油箱打,漏出来的汽油顺着匝道的坡度往下流,效率奇高地把整片车阵点成一堆巨大的篝火。

只是高架的入口不止这一处,离明公馆只有两公里的时候,他们终于正面遭遇上了尚未完全成形的尸潮。说是“尚未完全成形”,其实也很多了,至少有五六百具的样子,就是稀稀拉拉分布在差不多一百米的路面上,暂时没有到密不透风的地步而已。明台咽了咽口水,习惯地去看无所不能的老大,发现大哥的脸色从没这么难看过,阿诚哥也皱着眉头,倒是郭骑云看起来轻松些,还探出脑袋往高架下方的路面看了一眼,回头对他们摆摆手:“下面更多。”

丧尸闻到了他们的气味,摇摇晃晃地逼近,最前面的几个已经离他们不到二百米了。这个距离手枪也能打着,但是杀伤力要打个折扣,不一定能爆头,王天风把95式架在车座上点射了七八发,在尸潮最前方撕出个不太明显的口子,可惜很快又被后排涌上来的丧尸补上了。

“子弹不够……”王天风没再说下去,他们这次出来每人也就带了三个手枪弹夹,三个95式的长弹夹,他都打了一多半了。

“要不,往回撤?找个下面丧尸少点的地方用绳子下去。”明诚看看身后,“趁着后边现在暂时还没有这玩意。”

“要是咱们骑快点儿呢?玩命蹬,能不能冲过去?”明台也跟着出主意,这句话本身没什么可行性,骑得再快也没法从密密麻麻的尸群里闯过去,但这个思路启发了明楼,他对明诚一勾食指:“阿诚,手枪上膛,”明诚照做,明楼向上勾的手指连着手掌一块翻转,向下指着车头浅浅的车筐,“坐进来。我负责骑,你负责打。”

王天风眼睛一亮,看了看郭骑云的块头,果断丢开自己的小绿车:“小郭,你手枪弹夹给我,我来打。”

于曼丽怯生生开口:“我,我也……”

明楼温声道:“你不用开枪,和明台紧跟着我们就好,我跟……”他把疯子俩字儿憋回去,换了种说法,“我们两组在前面开路,你们跟紧就行。”

原本的五辆车变成三辆车,明楼和郭骑云并排顶在前面,主动向着前方尸潮冲去。眼睁睁往丧尸群里扎和丧尸追着你扑还是不一样的,前者有种自己送上门找死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尤其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近得能看清丧尸的表情——如果大张着嘴想咬他们也能算是表情的话。明楼蹬车的动作越来越快,明诚左臂略微屈一点儿举到胸前,右胳膊垫在上面平端着手枪,直到离丧尸只有二十米的地方都还没开一枪。

“还不打?”明楼头皮有点发麻,最前面的丧尸可能只有十米远了,惨白色的眼球死死“盯”着他们,明诚没顾得上回答他,直接开了枪,第一发子弹稍微高了点,贴着丧尸头皮飞过去,明诚手腕向下一压,紧跟着第二枪打中眉心,丧尸噗通倒地,正好倒在明楼车头前面,明楼情急之下向左一扭车把,差点连车带人翻倒在地,更要命的是左边的那具丧尸本来够不到他们的,这下倒自己送上门去了。王天风干掉自己前面的两具,忽一眼看见明楼那边出了问题,调转枪口稍微一瞄就扣下扳机,丧尸当场被掀了头盖,腥臭脑浆溅了明诚一身一脸。

“明诚你的射距太近,十五米就差不多了。”王天风出言指点,“得留给大少爷反应时间啊。”

他要不说这句明楼本来还想谢谢他来着。


评论(33)
热度(404)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