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1

21

莫泰酒店是幢临街的六层楼,看格局应该是以前什么单位的办公楼改的,一楼间架略微高些,除了正中两间充作酒店大堂之外,两边另外租出去开了许多小饭馆。如今这些买卖要么店门大敞人去楼空,要么卷帘门一拉到底,看不见里面是个什么情况,相比之下莫泰酒店的大堂就要热闹得多——几十号丧尸正争先恐后挠玻璃呢。

他们四个人过来的时候互相之间交流都用手势比划,为的就是尽可能不要惊动尚未冻僵的丧尸,可刚才楼上楼下又是扔东西又是说话的一通乱,原本在大堂里没头苍蝇般徘徊的丧尸彻底锁定了目标,觅食本能让它们层层叠叠地糊到离几人最近的那扇窗上,不停地向前推撞,像随时会破窗而出似的,最前排的丧尸头骨在玻璃上撞得砰砰作响,每撞一下腐肉污血都会四处飞溅,力度大得窗扇上很快就隐隐有了裂纹。

明楼眼前仍有金星,不过玻璃裂没裂还是能看出来的:“恐怕撑不了多久。”

王天风回手把95式取出来开始装弹夹:“你们明家就没有一个省心的。”他手势利索地扳开保险,冲郭骑云一抬下巴,“立姿五十米移动靶,实弹什么成绩?95环有吗?”

郭骑云这会儿心里正是最难受的时候,简直恨不得和丧尸同归于尽给女朋友报仇,结果让王天风一句话问撒了气。王天风也没再说什么,径自把枪举起来眯眼瞄准,结果又让明诚从侧面把枪口生按了下去:“教官,能不开枪还是尽量不开枪……”

——咔吧。

所有人都听见了这微小而不祥的动静,紧接着是一串细碎的爆响,整片玻璃渐渐龟裂,从透明变成不透明,王天风扒拉掉明诚的手:“不开枪?你他妈不要命了!!”

不要命的另有其人。明楼在这两句话的空档里抢步上前,用雪杖尖端勾住窗框上方收在长条形匣子里的卷帘门把手往下拽,明诚急了眼,劈手夺过王天风手里的枪对准已经被撞出碗口大破洞的落地窗,压着声音喊明楼:“大哥让开!”明楼左手背过来一摆,示意自己没事,右手一气呵成地把栅栏式的卷帘门拉到最底,顺势将门页下方的榫头嵌进门框里,然后迅速后退。与此同时,碎成白茫茫一片的玻璃也终于彻底支撑不住了,丧尸自落地窗里蜂拥而出,又被卷帘门再次挡住,自栅栏缝隙里伸出密密匝匝的手臂,最前面的几乎要碰到明楼的头发,明楼只能上身后仰,有点狼狈地坐了个屁股蹲儿,不过好歹躲开了丧尸的手。明诚先是为大哥松一口气,接着又有点为明台发愁:怎么才能把这小子弄出来呢?大厅里的丧尸倒是出不来了,可他们也进不去呀!明楼草草拍掉身上的雪,小声安慰道:“酒店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出入口,待会儿我们去找找侧门或者后门。”

王天风压根没听见这句话,即使听见了他也没打算走侧门——直接爬上去不就得了。其实明楼刚才的举动他多少有点不以为然,不能否认明楼确实可算是有勇有谋,至少拉卷闸门的主意他就想不出来,但两梭子突突就能解决的问题,何必要置自己于险地?万一明大少爷真有个闪失……他看一眼明诚,总觉得在明镜问罪之前明二就得先和自己拼命。

王天风摘掉手套,活动活动手指,又把背包卸下来,只随身带了一盘二十米的绳子,踩着郭骑云的肩膀爬上门口往外探出一米多的挡雨棚,然后绕到招牌后头,用空调室外机垫脚,指尖堪堪够得到上一层的空调支架。对他来说有这点借力的地方也就足够,假如忽略掉房间里转来转去的丧尸的话,爬到四楼基本没什么难度。

明台欢天喜地开了窗子,离着老远就伸手来拉他,等看清楚上来的是王天风的时候又差点手一松把人顺下去。军训的时候他可没少被“照顾”,至今见着穿军装或者迷彩服的人还下意识地想立正敬礼喊报告,都训出条件反射来了。“王,王老师,怎么是你啊?”关键时刻明台还是抓住了王天风的,把人拽进房间又探头往楼下看了两眼,缩回脑袋问,“你不是在部队吗?怎么会和大哥阿诚哥在一起的?”

王天风一落地就看见屋里还有个女孩子,瘦弱娇小,约莫刚到明台肩膀,皮肤白得能看见血管,样貌生得也很不坏,于是顿时生出点姐夫管教小舅子的心态,照着明台后脑勺就给了一巴掌:“让你不学好!”

明台捂着后脑勺叫屈:“我没有呀!这是我同学,我们……等等,”他眨眨眼睛,觉出这一巴掌挨得毫无道理,“你凭什么打我啊!”

王天风说得非常理直气壮:“替你大姐打的。待会儿下去你大哥还得再打你一回,信吗?”

从他进来就始终不声不响的少女冲过来推开王天风的手,从眼神到动作都又倔又美,且开口声音很稳,王天风不由高看她一眼:“不管你是谁,不许你打明台。明台是个好人,他没有……他没有对我怎么样,怎么就是不学好了?”少女的脸颊烧起绯红,那真是比花瓣还娇嫩的蔷薇色。她坚持着一定要说完,“就算你是他的亲人朋友,也不能冤枉他。”

明台感动之余还有点沮丧,这算不算是被发了好人卡呀?

他们很快顺着绳子爬下四楼,明台看到两个哥哥的第一句话是不加标点符号的“阿诚哥有没有水快给我点我都两天没喝水了快要渴死了”,等拿到矿泉水瓶子了又并不喝,拧开盖子递给一声不吭的女孩儿,“曼丽,你先喝,还有呢。”

明诚抬眼看看明楼,那眼神的意思是,哦哟,小少爷恐怕要栽。明楼含笑回看他:挺好,哥儿仨里总得有个取向正常的不是。

明台光顾着喝水,暂时顾不上两个哥哥之间的眉来眼去,那个叫曼丽的女孩儿也在喝水,但她眼里的防备连郭骑云都看得出来。明台敦敦敦灌下去一整瓶,抹抹嘴给几个人正式介绍:“这是于曼丽,我同学,大哥我能带她回家吗?”

于曼丽倔倔地摇头:“我有家,不用跟你走。”


评论(46)
热度(446)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