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阿司匹林 20

20

孙子兵法有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动手开片的时候要学会利用一切外在有利条件。平常谁经过乱放杂物的楼道都要啐骂一句缺德,现在这些横七竖八的电动车、学步车、折叠自行车——明诚还发现了一两辆被刮掉了二维码的小黄车——简直成了巴黎公社的街垒,淮海战役的战壕,掩护着他们一路杀上楼去。郭骑云吸取王天风刚才的经验教训,改割喉为捅眼,只要瞄得准,手劲儿大,效率还是很快的,尤其是在只有一到两个丧尸(这主要取决于丧尸生前是不是个胖子)和他面对面的情况下。

一行人堪堪推进到四楼和五楼之间稍微宽敞些的缓步台,郭骑云身后的王天风抓住空档强行和他换了个位置:“别他妈逞强,歇会儿手。到九楼明二来换我,大少爷特别优待,等十四楼再说。”郭骑云揉着酸软的手腕子,觉得王天风虽然嘴欠,其实还挺体恤别人的,自己遇到他们算是相当幸运了,要不然即使没变成丧尸也要饿死渴死——不知道她这几天有没有东西吃有没有水喝?

这时王天风已经上到五楼,郭骑云的位置刚好在楼梯转弯处,抬头能看到五楼和六楼之间的楼梯,他想着想着就抬头看了一眼,本来只是想看看丧尸是不是还那么多,结果在楼梯顶端看见半条眼熟的浅蓝色裤腿,裤脚上有圈绣上去的雪花图案,半边仍旧雪白,另外半边被污血染成板结的深褐。他上次跟女朋友逛街的时候买的那套家居服和这一模一样。东西本来就不贵,买两套还打折,她特别开心地给他挑了套深蓝色的,说是正好配情侣装,最后刷了他的卡,说你给我买这个就行,我喜欢的。郭骑云想抬手揉揉眼睛再仔细看一回那裤子,那腿,可满手都是黑紫色的污血,只好使劲眨了眨眼。上眼皮能有多沉?一眨之间他眼眶就酸得像是挨了好几记重拳,视线越来越模糊。他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自己是看错了,也从没有这么清晰地记起女孩儿爱娇地扯着他袖口时的笑脸,偎在他身边软软地点头说“好的呀”。郭骑云甚至开始恨自己为什么非要来这一趟,只要不是亲眼看见,他至少还有个指望,她被人救出来了,在别的地方活得好好的——他终于流了泪,为那个注定成空的指望,也为了血淋淋的现实。

泪眼朦胧,他隔着半层楼的丧尸还是看见了她,可那再也不是她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

王天风又解决了两具丧尸,踩着尸体向上迈了一阶,郭骑云没反应过来,神情恍惚原地不动,明楼在他身后觉出点儿不对,出言提醒:“要是太累了就和我换一下位置,你去后面。”

郭骑云转过头来,满脸是泪,眼睛通红,鼻子也齉着:“不用了,我们……下楼吧。”

话说的没头没尾,但大家都听明白了。王天风开始缓缓向后撤,他退一步,丧尸就往下压一步,所以不能退得太快。明楼眉心拧出个不甚明显的川字:“这样不行,总不能让丧尸一直追在我们屁股后头,得想办法拦一拦。”他扭头看明诚,“阿诚,把楼下的车子都搬到四楼的话,能不能搞个路障出来?能挡住丧尸五分钟就可以了。”

明诚想了一两秒就点头:“你们尽量慢一点,我差不多也要五六分钟时间。”

明楼扬声问道:“疯子,再坚持一会儿没问题吧?”

往丧尸眼窝里插刀不用很大力气,但刀背上的锯齿会嵌进骨头里,所以往外拔的时候要使很大的劲,王天风好不容易拔出刀来,伸直胳膊撑着刚干掉的丧尸当盾牌后退一级台阶,咬牙恨恨:“你他妈的自己坚持一会儿试试!”

他们很快撤到四五楼之间的缓步台上,楼下明诚的脚步声不断往返,夹杂着自行车互相碰撞的声音,王天风觉得自己坚持了绝对不止五分钟才听到明诚说“准备好了”,于是飞快回头瞥了一眼,正看到明楼侧身从堆得有多半个人高的自行车垛边上过去,然后是郭骑云,看样子明诚是打算等自己也退过去就推倒自行车拦住丧尸,可这个高度……怎么跟闹着玩似的?他皱起眉头,明诚却十分笃定地说:“教官,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拿自己和大哥的命开玩笑。”

王天风来不及细品这句话哪儿不对,此时他半只脚已经退到自行车垛的范围之内了,只觉背后有只手薅住自个儿的衣裳使劲一拽,随后身侧的自行车几乎是擦着鼻尖哗啦啦倒下来,又七扭八歪的交错在一起,离他最近的那具丧尸直接被拍在车底下,再后面的则不断推挤着自行车堆,眼看那一堆车子有被压散推开的趋势。

“快下楼!这个肯定坚持不到五分钟!”

王天风打算马上闪人,能跑多远跑多远,回头时发现明诚和郭骑云已经一人又搬了辆电动车过来架在自行车外面,明楼干脆拖了两辆,拖到地方就一巴掌拍开电动车的车前灯,用军刀把里面的十来根电线挑断,再通通搭在一起。不知道是哪几根电线短了路,车头啪啪响了两声,然后爆出亮蓝色的电火花,王天风闻到蓄电池打火漏液的酸味,心情复杂地看了明楼一眼。

蓄电池和车轮胎都很容易烧起来,几个人用火作掩护,得以比较从容地撤出楼外,又马上原路离开小区。最多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黑了,明诚建议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尽量避免在夜里活动,大家也都赞成,但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地点,一来二去沿着马路差不多快要走到大学城的侧门了,天上突然掉下个黑乎乎的东西砸在明楼的脑袋上。王天风弯腰捡起来看了看:“——电视遥控器?”

几个人一起抬头,同时看见楼上的窗口里探出来半个人,兴奋地对他们挥手,幅度之大简直担心肩关节会因此脱臼。

“还好还好,”这是唯一按照正常逻辑做出判断的郭骑云。“会挥手就不是丧尸……”

“可算找到小少爷了!”明诚发现明台扭头和房间里的人说了句什么,“好像还不止他一个人?”

“——明!台!”晕乎乎的明楼又看了一眼楼下写着“莫泰酒店”的招牌,气不可遏,“这小子居然敢跑出来开房?!”

王天风什么也没说,三个小舅子里这个大概最好搞定了……应该没错吧?


评论(56)
热度(444)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