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谢谢侬 之 铁窗泪(试吃)

开庭那天早上周凯特意刮了胡子,刮完了又有点后悔。他毛发重,鬓角下巴颏都青森森的,再加上没油没盐地熬了三个月,瘦得满脸只剩一双眼睛,瞅谁都像在瞪人,就是笑也带着煞气,总体来说,效果还不如不刮。

拘留所里有几条口口相传的上庭经验,第一条就是必须刮脸,说有胡子的判得重。那个谁谁谁,本来应该是故意伤害罪,顶格判最多也就三年,结果判了十年,到现在还在苦窑里闹腾上诉,全是因为他面相不好——络腮胡和护心毛快他妈连上了。“那个谁谁谁”周凯还真认识:喝过酒动过手,见面半熟不熟点个头,当着人客客气气互相叫一声某哥,在道上这就算是交情不错的。毕竟现在的江湖还不一定有挖地基的坑深,谁心黑谁手狠谁下三滥心里多少都有数。才十年?赚了。

周凯不在乎判得重不重,也早就打定主意不上诉,把胡子刮了是因为心里还有点盼头,万一周超也来旁听呢?不能让他看见自个儿的邋遢相。

等了一上午,周超没来。最后念判决书的时候周凯听得真真的,也是十年。等放出来自己也将近四张儿了,不上不下的没个着落,法槌哐当一敲,半辈子就算没了。

押他的两个法警都挺年轻,周凯估摸着他们和周超认识,脸色难看,手下倒留着分寸,手铐松松搭在腕子上,让他上车也不推不搡,还给点了根烟抽,周凯咬着过滤嘴一点头:“谢了啊。”

等法警换成狱警,连这点优待都没了。和他同一天从拘留所转监狱的还有将近十个人,统一先剃头换衣服,然后在医务室里排队等着检查身体,身高体重年龄自己报,血压心跳也不量,医生只管低头唰唰往上写,十来个人连五分钟都没用上。排在周凯身后的小子挺兴奋,像这些事都和他没关系,自己是来看个热闹待会就能走似的:“这就完啦?俺怎么听说还得脱光腚……”

医生看他一眼,眼角嘴角都耷拉着,满脸不耐烦:“既然知道就好办了,赶紧脱,都脱光了啊!脱完屁股撅起来,排后面的看一眼前面肛门里有没有夹带!一个看一个!不要互相包庇,谁查出来了算立功表现……”

新来这十来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先脱,带班管教一脚踹在刚才最先说到脱光腚那人小腿上,大声呵斥:“让你脱你就老老实实脱,赶紧的脱完看一眼得了,”他瞪着眼在众人脸上依次扫了一遍,手按住腰间的防爆警棍,“在监狱里头,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现在知道要脸了?知道要脸别他妈犯法啊!就一句话,积极改造早点出去,琢磨别的都没用!脱!”


评论(40)
热度(27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