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伽蓝录 之 刺身 中

身为伽蓝面馆有且仅有的伙计,大海觉得范老板不给自己涨工资简直天理不容。

煮面跑堂收钱刷碗四合一也就罢了,反正干的年头多了熟能生巧,但是!为什么大过年的老板和条子一大早就要出门浪去,自己还得呆在伽蓝看门?凭什么呀?他奶奶的,这也太不讲究了!

无良老板范某把淘宝新买的围裙套大海脖子上,笑嘻嘻竖起两根手指头:“第一,谁告诉你我要出门浪了?我那叫筹、备、进、货。”行行行好好好你是老板你有理,大海梗着脖子问:“那第二呢?”“第二,在心里偷偷骂我可以,不要嘟囔出声!傻不傻啊你!”范川顺手之极地给了小伙计后脑勺一巴掌,“就你这智商我还敢让你单独看店,这是多大的信任啊,还说我不讲究!”

趁大海还在苦苦思索信任智商进货和不讲究之间的关系,范川和戈长虎忍着笑一本正经出门了。长假期间谁也不愿意早起,地铁站台上等车的稀稀拉拉不到十个人,看模样打扮还有至少一半是昨天玩high了今早才回家的,哈欠打个不停。最困的是个姑娘,半边身体倚在柱子上站着就睡着了,眼下俩大黑眼圈堪比熊猫,也不知道是熬夜熬的还是烟熏妆。尽管看上去略微憔悴,但她嘴角带着甜笑,还有点说不出的羞涩,那种掩饰不住的幸福感让平平无奇的面孔也光彩照人了许多,戈长虎多看了她两眼:“这也是正做梦呢吧?”

范川点点头:“得叫醒她,这种梦做久了不好,太损精神。”说着过去轻轻推了把那姑娘的肩膀,“地铁来了,醒醒,上车了!”女孩儿晃了晃,眼睫毛一动不动,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笑得却更加欢快,嘴也咧得越来越大,甚至两边的嘴角都扯出了破口,鲜红色的血顺着秀气的下颏直淌到衣服里边。范川面色一沉,翻手在她顶心飞快拍了两三下,女孩儿浑身剧震,陡然睁开眼睛,眼神里又疑惑又惊恐,抬手摸到了满掌的血,连嘴里也是咸腥的血味儿,定睛一看面前杵着两个高大的男人,还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情急之下控制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诶你喊什么啊!”戈长虎差点直接上来捂嘴,“我们又不是坏人!真不是!”

姑娘更害怕了,哆哆嗦嗦地抓紧手包捂在胸口:“坏人不都说自己不是坏人么……”说完了想想不太对,赶紧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伸长胳膊把包递给离自己更近的范川,“给我留个手机行不行……剩下的都给你们,钱包里八百多呢……我保证不报警!真不报警!”

兢兢业业的人民警察戈长虎同志被打击得不轻。现在的群众还有没有点觉悟了,当着警察就说不报警!他把手抄进裤兜,在手机旁边摸到了人民警察证刚要往出拿,说时迟那时快熊猫眼姑娘哇一声就开始哭,边哭边把手机也递过来:“大哥我错了我不该和你耍心眼……我,我其实钱都在微信里,支付密码我告诉你你别掏刀捅我就行……”

幸亏大清早地铁站没几个人,要不戈长虎非得羞愤难当一头撞死不可。范川笑得直咳嗽,抬手在姑娘面前挥挥,趁她眼神跟着手走的时候顺势一指头点上眉心,女孩儿眼神滞了片刻之后重新恢复清明,抽噎着把包和手机抱紧了,满脸戒备:“你们谁啊!告诉你们啊离我远点!”

“我……”戈长虎刚要开口就被范川抢了先。这个人说起瞎话来居然格外风度翩翩:“你刚才哭着喊着非要我们收下你的包和手机,还说你钱都在微信里钱包里就八百多,差点连密码都说了,我们死死拦着不让你说来着,怎么,转眼就忘了?嚯你这……喝断片儿了吧?”熊猫眼姑娘半信半疑,范川趁热打铁,语重心长地教育人家,“姑娘家不是不能喝酒,但是得注意安全,你看现在社会治安这么乱,幸亏是遇上我们哥俩了,要碰上个坏人怎么办?赶紧回家洗澡睡觉去吧啊,下回可别喝这么些了。”

姑娘被成功忽悠走了,戈长虎丧头耷脑上了车,范川坐他身边看得好笑,瞅了个空档倾身过去抱他一下又松开,小声说:“她不识货,你看,我这不是抱警了嘛!抱警多好啊,我得经常抱,天天抱,一天不抱都不行。”

俩人调笑了几句,车厢里忽然安静下来,原本放着恭喜发财的液晶屏消了音,乘客们开始打盹,脑袋有节奏地一点一点。戈长虎也觉得眼皮发沉,不由自主打出个长长的呵欠,昏昏沉沉地往范川肩头上靠,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手心一疼,接着听见范川的低低耳语:“别真睡——假装我们已经睡了。”

戈长虎闭了眼睛拱到范川肩窝里枕着,轻咬一下他侧颈的皮肤表示自己听见了,枕了会儿又悄咪咪睁开条缝偷看。只见车厢里的白色灯光忽闪忽闪,像是电压出了问题,而且越来越暗,车厢两头的乘客渐渐只剩下个灰扑扑的轮廓,每个人的头顶都升腾起斑斓五彩的蜃气,有的金光灿灿,有的红粉绯绯,还有人头顶的颜色走马灯似的变过来变过去。范川在他手心里一笔一划地写了个特别复杂的字,戈长虎根本没认出来,光顾着斜眼去看他们俩的头顶,可惜角度太差,什么也没看见。

然后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两声意味不明的哼哧,靠在范川肩膀上的头猛地枕了个空。范川极敏捷地跳起来从半空中揪住了个粉嘟嘟的东西,一把塞在他怀里再用外套裹住,接着车厢里的灯啪地又亮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点儿大梦初醒的怅然。

“这……什么啊?”戈长虎戳戳外套,手感肉呼呼的,“莫奇?”

“不是,洋玩意儿。”范川撇撇嘴,“食梦貘,不咬人,唔这是个变异种,会引诱别人做梦,把人的生命力都抽到梦里,然后它再吃。”

“这个什么末,好吃吗?”戈长虎听见说它不咬人,撩开衣服好奇地看了一眼——嗯,像个小猪崽子。

“不知道,没吃过,试试呗。”范川思索了一会儿,“日本产的,大概应该可以做刺身吧?”


评论(46)
热度(31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