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澜沧江上 之 新罗风云 8

8
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如何在短时间内说服一个四岁的小姑娘跟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走?
洪少秋思考了五分钟,果断得出答案:不可能。
——但是要骗走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倒不算太难。
所以他想出了那套导演的说辞,目的主要是为了能和小姑娘近距离接触,之后就是在给自己铺台阶了。他先给了孩子两块巧克力,等小姑娘吃完了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时候才让翻译跟老师说,想看看她临场反应怎么样,还随口举了个例子:“比如说设置一个情景,唔,就捉迷藏吧,谁都没发现她,最后她自己很高兴地出来了,当时应该是个什么表情什么状态,让小朋友试着演一次,满意的话我马上拍板。”
捉迷藏全世界孩子都会,不过他们用的这个教室平常是空着的,桌椅板凳一概没有,往哪儿藏好呢?老师盼着自己班里的孩子能被选中,主动指了指导演带来的旅行箱,半人高,装个小孩绰绰有余。小姑娘也聪明,起码会看眼色,左右看看三个大人都在对她鼓励地点头,就自己利利索索钻进去了,甜甜笑着说了句什么合上箱子盖,翻译也笑,跟洪少秋说孩子让我们千万要笨一点不要太快找到她。洪少秋又说,不知道她抗压能力怎么样,拍戏绷不住可不行,顺手把拉链拉上,好声好气地问:“小朋友你害不害怕呀?”等翻译翻完再加一句,“叔叔不让出来你就乖乖别动,能做到的话叔叔给你买好多好多糖,就是你刚才吃的那种。”
剩下的事相对来说难度就不太高了,洪少秋借口要讨论孩子的表现,把翻译和老师都诓到身边,左右开弓两手刀砍晕,然后拎着旅行箱翻出窗户,踩着窗台跳下二楼,又单手勾住围墙上缘,前脚掌蹬墙借力,飞快攀上墙头跳出墙外,打着了提前停在外头的车子溜之大吉。
他算准幼儿园里肯定会互相推诿一波——在体制内呆过的人大概都能懂——直到出了城才回手把后座上的旅行箱打开。小姑娘在里头猫了半天,真就一声没出,大概很多很多巧克力的诱惑确实很大,刚从箱子里露出脑袋的时候她甚至还在笑,可现在既没有巧克力,又不见熟悉的老师,小姑娘黑葡萄似的眼珠子瞬瞬,先看车,又看前边洪少秋的后脑勺,最后看到窗外光秃秃的田地,终于瘪着小嘴哇地哭出声来。
洪少秋全没了刚才飞檐走壁的利落劲儿,手忙脚乱递过去一把裹着金纸的费列罗。小丫头人不大脾气不小,劈手打掉了继续扯着嗓子哭,哭了两声又从行李箱里站起来使劲锤洪少秋的后背,嘴里飞快说了一长串朝鲜话,洪少秋听不懂,只好放慢速度说了两遍我不是坏人是你爸爸让我来接你的,小姑娘也听不懂他说什么,还是边哭边打。
让小嫩拳头锤几下倒是不疼,可总不能让孩子一直哭下去,要么就得打昏了继续塞进行李箱里,他有点下不去手——那么细的脖子,一手刀下去再给直接劈断了怎么办。幸亏昨天晚上他让上校给自己录了两段视频,赶紧把手机上的视频调出来给小姑娘看,小姑娘大哭着对手机喊了好几声阿爸,这个词儿洪少秋能听明白,半扭过头来指指手机里的上校:“阿爸!”又指指自己,“阿爸!”说完自己都觉得冒傻气,小姑娘还不领情,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不理自己,更不明白这个坏人为什么说他是自己的爸爸,急得对着手机里的上校又是一长串朝鲜话,一边说话一边抽噎得喘不上气来,粉嫩嫩绒嘟嘟的脸蛋上挂着眼泪,就像是带露水的桃子。
孩子长得再可爱也架不住这个哭法,洪少秋之前没怎么和幼崽——无论是猫狗还是人类幼崽——打过交道,被哭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在道边停车,把小姑娘抱到副驾,粗手大脚剥了颗巧克力塞进她嘴里,指着手机屏幕上的上校重复了一遍:“阿爸!”说完把音量调到最大。
这两段视频后来他找大使看过,内容大同小异,上校反复强调来人是他的朋友,一切都要听这个人的安排,这样说不定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些希望女儿幸福平安的话。小姑娘左边腮帮子上鼓起个圆球,抽抽搭搭地盯着手机不放,眼泪没完全止住,但好歹不再大声哭喊了,洪少秋再塞到她手里的巧克力也没扔掉,吃完了第一颗知道自己剥开第二颗往嘴里放,洪少秋如释重负继续开车,想,果然还是亲爹管用,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把人带出国境了。
天黑之后,洪少秋把外交车牌重新换上去,偷来的朝鲜车牌则埋在道边排水沟里,又往脸上贴了两撇胡子,然后在眼睛下方粘了两块极其逼真的肤色硅胶,边缘处用手搓搓就巴得更紧,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眼睛再刻意眯缝着点,看上去就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而且好几天没睡好,红血丝肿眼泡样样不缺,眼袋比眼睛大出两个号。他改头换面的全过程都没避着小姑娘,生生把孩子看傻了,小嘴张成o形,想去摸他的脸又不敢,最后还是洪少秋拉着她的手碰了碰好像在眼睛下面长了半辈子的眼袋,孩子摸一下赶紧收回去,洪少秋也不强求。按他原本的计划,既然已经到了清津,就不可能重新折向西南从新义州回国,最快的路应该是取道东北方向的罗先经济区,连夜开车,如果能冒充赌客从中俄朝三国边境走就更好,最乐观的情况下大概明早能在国内吃早饭。
正考虑早饭是吃豆腐脑还是水煎包呢,他听见后面有车拼命摁喇叭,而且还不止一辆。可能是光天化日之下把人骗出来骗得太顺了,洪少秋完全没想到朝鲜方面的反应会这么大,他刚开过古茂山就追了上来。他指指后排的旅行箱,小姑娘懵懵地看看他,又看看箱子,就是不肯往箱子里钻。洪少秋不得不又停了次车,把巧克力,小姑娘和就快没电了的手机通通关进里面。

评论(40)
热度(316)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