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谢谢侬 二十二

《澜沧江上》最后九本,,,朕很快就可以放出全文了喵哈哈哈


顺便再说几件事儿哈。

1、出过的本子不二刷。所有文本都能在lofter上看到,所以大家能控制住记几的话。。。别买高价本。。。。

2、不开放任何有声书或广播剧的授权。

3、外链最稳定的是AO3,请合理使用,并利用好lofter的归档功能。



二十二 

贺涵辞职的事儿办得还算比较顺当。手上原本的两三个项目将近收尾,他在不在问题都不大;老板也没怎么难为他,估摸着几个和他颇有私交的老客户留是留不住的,索性大方了一回权当是结个善缘。贺涵要做的就是回公司走个流程:交回电脑门卡,结算报销款项,一个纸箱子装了这几年的零零碎碎也才半满,放在最上面的是刚才从办公室门上取下来的门牌。

办公室视野很好,下一任主人不出意外的话是唐晶。贺涵多少有点感慨,合伙人的位子想坐稳了并不容易,他猜她可能还会想起自己——尤其是在同时面对难缠客户、精明boss和各有算盘的下属的时候。

他运气不坏,没有在公司里遇到唐晶,倒是在便利店里遇到了罗子君。她的制服不太合身,从前精心染烫的头发贴头皮的地方露出半寸长黑色发根,显得脏相,脸上带着不自知的尴尬,强挤出笑意来和贺涵打招呼。贺涵本来打算买润滑剂和套子回家的,说不得只好买盒烟了事,随手指了最眼熟的一种,接着想起那是周凯抽惯的牌子。

“长久勿见侬了呀,”其实罗子君最近没和唐晶联系,觉得自己在便利店打工没面子,上海话讲“坍台”,这会儿就是顺口问一句,“唐晶和侬两家头啥辰光请切喜酒啊?”

贺涵平平常常地答她:“没有喜酒,我们已经分手有一阵了。”

罗子君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裹着血丝的眼珠像随时会啪嗒一声跌进浸着萝卜魔芋和丸子的关东煮汤锅里。她首先想到的是“肯定是贺涵对不起唐晶”,忍不住斜着眼梢朝贺涵的背影呸了一口。男人——去他妈的男人!罗子君叹了口气,现在唐晶又和她同病相怜了,可她有点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陈俊生养小三,自己第一个电话打给亲妈,第二个就是唐晶,她以为她们始终是最要好的闺蜜,但和贺涵分手这么大的事,唐晶半个字也没有说过。

便利店的早班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罗子君下了班刚好接儿子放学,回家的时候姆妈已经做好了粗枝大叶的肉丝菜汤面。她站了一天,肚子很饿又吃不下,腿肚子硬邦邦的酸疼,木着脸坐在桌边就再也不想起来,由得姆妈给她盛了个大碗,执筷慢慢将肉丝挑出来放进儿子碗里。等到孩子看完动画片回房间去写作业了,罗子君才和姆妈说起今天看见贺涵的事,讲到末尾揉着小腿叹道:“姆妈,陈俊生个种下作胚勿港了,落脱得来一天世界,贺涵末一直对唐晶也蛮好,今朝轻轻松松港一句‘分忒了’,一眼眼难过都看勿出。”

罗家姆妈娘家姓薛,闺名甄珠——可惜几十年下来早就变成鱼眼了——听完嘴巴一撇:“嘁,唐晶要卖相末没卖相,要身家末没身家,买汰烧样样侪勿会,分忒了就分忒了,为撒要难过?”她猛地一拍大腿,整个人都打了鸡血似的,“囡囡啊,贺涵为撒要帮侬港伊和唐晶分忒了?”

罗子君楞一下:“今朝阿拉两家头遇见了呀。”

罗家姆妈大摇其头:“侬和陈俊生额事体,侬会随便碰见啥宁就帮伊讲伐?”见女儿怔怔摇头,罗家姆妈越发兴奋,拽住罗子君的手不肯放,“所以贺涵为撒帮侬港个桩事体?——伊是伐是想帮侬谈朋友?囡囡,侬覅木笃笃戆噱噱,迭个贺涵比陈俊生好的呀!”

罗子君差点让亲妈气笑了,谁看不出贺涵比陈俊生好?说句话就是对自己有意了?陈俊生都拢不住,还想着贺涵,不知道她是天真还是傻。“瞎七搭八,啥宁都靠勿牢额,过日脚还是要靠自家,”她知道亲妈还想争辩,板起脸来说了句重话,“贺涵阿里看的上二婚头?”

这回薛甄珠女士不言语了。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士向来抢手,贺涵四十不到,长相身家样样都出色,正是广大上海丈母娘最为青睐有加的女婿人选。不管是为了女儿的下半生,还是为了自己能享几年老福、不用再轮流给两个女儿当老妈子,她都实在不舍得放过这么个女婿,于是把尊臀挪到罗子君身边去撺掇,用力颇猛,沙发都跟着一颤:“囡囡,随便撒个事体总要试一趟才晓得的呀。”

这句话是她这辈子最值钱的人生经验,靠着一次又一次的“试一趟”她才把两个女儿独力带大。不管罗子君是听不进去也好,放不下自尊也好,薛甄珠都打算替她去探探贺涵的意思,哪怕不成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最多是她再丢一回老脸罢了。

薛甄珠不知道贺涵已经辞职,在原先的写字楼下蹲守了几回,没蹲到贺涵倒是和唐晶打了个照面。她一脸为难的迎上去,唐晶还以为是罗子君哪里又出了什么岔子,急急问道:“阿姨,是子君让您来找我的?”薛甄珠将错就错,先说了罗子君眼下在便利店打工如何如何累,然后把话题转到昨天贺涵和罗子君见面的事上:“晶晶啊,阿姨晓得侬帮贺涵分手,心口头闷的来!”她拉着唐晶的手摩挲来摩挲去,眉毛斜斜搭成个愁苦的八字,“贺涵末好像有点欢喜阿拉子君,阿姨怕侬怒气一塌刮子册了子君身浪。侬伐会再帮伊要好了伐?”

后来薛甄珠又说了很久,唐晶只听了个大概,什么子君不像你有本事赚钱,自己带个小孩日子辛苦得不得了啊,什么贺涵这样的男人你不稀罕,子君一定会好好珍惜啊,还有什么子君顾念和你的情分,所以到现在还没接受贺涵啊,等等等等。唐晶有那么几秒钟真以为贺涵是为了罗子君放弃了自己,随即冷静下来——她相信贺涵不是那种人,即使他们已经分了手。所以她很客气地说:“阿姨,贺涵要和谁在一起不关我的事,这些话和我说没用的,您可以直接去找贺涵啊。”

薛甄珠语塞,要是知道贺涵在哪儿她还用跑人家写字楼楼下堵?!

唐晶抽出手来:“我上班要迟到了,阿姨再见。”


评论(60)
热度(433)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