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少年心事当拿云 拾陆

愿我黑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顺便给黑总打个广告

《龙战于野》,一个萧景琰和徐安和蔺晨和刘彻的故事。

(对的我是安吹,所以排序必须分前后


拾陆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婚礼挑了个好日子,重金请了出名的风水大师给看的,阴历六月初六,星期六。宜嫁娶、祭祀、沐浴、交易、纳采、作灶、安葬、动土,忌求嗣、祈福、定盟、入宅。


不知道宜不宜杀人。


徐安睡不着,躺在床上仰脸看着天花板,他知道萧景琰也没睡,因为一点儿呼吸声都听不到。不管是谁,睡熟的时候呼吸总会略微重一点的。


这是真正的豪赌,如果不成,除了死大概没有别的路走。他不信萧选会放过他俩,萧景琰的姓氏到时除了让萧选怒气更盛之外毫无用处,他能想象出萧选的狂怒,酒色过度走了形的脸孔上所有皱纹都会狂暴地舞动:身为我的儿子你竟敢背叛我算计我?


身上的薄被很轻地动了几下,萧景琰慢慢向他靠拢过来,似有意似无意地挨上他左边胳膊,皮肉冰凉。外面下着雨呢,空调是不是调得太低了?徐安想伸手去拿床头上的遥控器,萧景琰偎到他身边,低声道:“明儿晚上我们就不会住在这里了。”


成功了自然白玉为堂金作马,失败了也不要紧,随便哪里多两座新坟罢了。


徐安知道他的意思,轻轻嗯了一声,抬手把胳膊垫在他头下,萧景琰声音更低了些:“所以有件事,我觉得无论如何得让你试试。”



听雨歌楼上

评论(58)
热度(268)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