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伽蓝录 4.19

澜沧小广告~~~~

19  对象让我辞职给他打工怎么办

马路上零零散散摊着的脏东西还在蠢蠢欲动,几绺头发打着滚往另外一块残肢上缠,嗤嗤作响地往外冒着黑气,虽没有刚才声势浩大,但仍然死而不僵。刚才瑟瑟发抖的神兽非常知道什么叫欺软怕硬,不用范川命令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一爪下去能清理半米方圆的地方,貔貅从外围向内,饕餮从他们身边向外,很快就把腌臜不堪的现场复原,唯二复原不了的是奥迪车和小警察的上好几级领导。

戈长虎这时候哪里顾得上别人,范川主动搂着他肩膀,把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倚上去,笑道:“又吓着你了?其实这种事也不是天天有,闹一次至少能消停几十年,等下次你就习惯了。”

“什么,还他妈有下次??”戈长虎本来没打算接下茬,一听这人都想到下次了,忍不住要发作:“有些事我从来没问过不等于我傻,川儿,我要是一直不问你就打算糊弄我一辈子?”

“你们那领导是想升官想疯了,不知从哪儿看了些稀奇古怪的办法,胆子又大,什么都敢试,五色土和九鼎要是用对了确实能有天子气,但他又同时养着孽。”范川安抚地拍拍戈长虎肩膀,“那个快递员还有西王母你是亲眼见了的,你们大头头也是那样,能说会动,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其实早就不是活人了。最简单的说,两套法术之间互相冲突,最后生出这么个玩意儿来,我发现的又太晚,所以……”

“谁问这些了?”戈长虎不看范川,胳膊却搂在他腰里没松开,“认识也有大半年了,你能不能给我句实话,你到底……”

范川在他侧颈上亲一口:“我真叫范川,现在也真是面馆老板。”

“——那以前呢?”

“以前当过兵,扛过枪,打过仗,也种过地,不过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虎子,其实你早就偷看我日记了吧?”范川越走越慢,最后干脆停下了,大有一次说个明白的架势,见戈长虎没承认也没否认,又轻声问道:“说实话,你害怕我吗?”

“那倒是没有……”

“嗯,我就随口问问,你现在说害怕也没用了。”范川笑着敲敲他的大头,“我也不会瞒你一辈子的,只不过我们的一辈子实在太长,留一点秘密,可以让你不要那么快厌倦。”

戈长虎不高兴:“我不会厌倦你的——而且你的秘密太多了!你就是秘密变的!”

“耳朵过来,现在就跟你说个秘密,”范川和他咬耳朵,“我现在啊,根本走不动,你一松手肯定得摔。”

戈长虎板着脸蹲下来,两条胳膊背在身后一招,也不说话,这个角度看上去后背还挺宽阔的。范川非常识相地趴上去让他背着,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在他耳边笑:“警官同志,您这是打算去哪儿啊?要是想回伽蓝您可走反了……”

戈长虎一时没刹住车,腾腾腾又往前走出好几步才反应过来,默默转了一百八十度。范川笑得快要从他背上滑下去,小警察一点面子都没剩下,恼羞成怒,耳朵后头都是红的。范川只当没看见,两条胳膊搂在他脖子上打了个呵欠,再说出口的话就凭空多了点缱绻:“虎子,我们回家吧。”

伽蓝还是那个伽蓝。

夜里房檐下挑出两盏风灯,小家伙们比他俩回去的早,暖黄灯光下在门口两边乖乖蹲坐,打眼看过去只是雕工精致些的小石狮子。戈长虎从兜里掏出几个硬币,结果两只谁也没理他。大海守在柜台后头,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不知又听什么歌呢,他身后的厨房里雾气氤氲,能听见汤锅咕嘟咕嘟沸着的声音,一切都安宁温暖。

范川拿鼻尖蹭蹭他侧脸,“这位警官同志,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干餐饮啊?旺地旺铺,机会难得哦。”

如果能每天就这么守在店里,给范川打打下手应该也挺好的,戈长虎想。不过这事儿可不能这么快答应,怎么也得范老板三顾茅庐七擒孟获嘛。

“嗯,我好好考虑考虑。”

他把脚尖快碰到地面的范川又向上托了托,背着人上楼去了。

end







评论(78)
热度(382)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