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萌,嗲,欠,污,甜

[楼诚衍生]伽蓝录 4.13

澜沧小广告~~~~

 

13  邪神≈乐高

“它借了一部分邪术的力量,否则血统不纯的很难活到成年。”范川晃晃泡菜坛子,里面的那球头发咕噜咕噜地滚了两圈,看起来十分老实,不过这只是假象,刚才大海拖着两爿肋骨从他们身边过去的时候,它差点把坛子撞碎。“这回倒是不会补得流鼻血,回头让大海给你留点儿。”

戈长虎的那点古文底子只够应付高考的,早八百年就蘸着馒头吃了,好在搜索引擎无所不知,他在手机上查出那句“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到底说的是什么,整个人凌乱到原地石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随机切换,像一块数据溢出的破硬盘。

那可是王母娘娘啊!就……就这么砍瓜切菜地给宰了?!再不出门大概上班就迟到了,最好还是和领导说一声……啧啧啧川儿刚才那一下腰可真软……饕餮不是神兽吗,怎么让川儿养得跟个猎犬似的……等等,什么叫这次不会流鼻血了,难道上回那个汤里也是王母娘娘?

大脑一超频,肉体就容易死机,范川看他站那儿一动不动满脸跑眉毛的样子有点想笑,差点习惯性地一巴掌扇到后脑勺上,最后只在他后脖颈拍了一下:“想问就问。”

“……上回的汤也是王母娘娘炖的?”戈长虎长吸一口气,问得小心翼翼。

“不是,上次的是当康,你可以理解成比较少见的猪,长相口感都差不多。”范川往他手里塞了枚很有些年头的古钱,错金铭文,中间的方孔里穿着条金链子,两头坠着碧玺和玉髓,一看就价值不菲,“你去喂给貔貅,不然要闹脾气的。”

“咱家宠物……天天吃这个?这哪养得起啊!”

戈长虎脱口而出“咱家”的语气十分讨人喜欢,范川重新把袖口挽起来,笑道:“也不是天天,主要是今儿饕餮吃了好的,得给貔貅也改善改善。”

那棵遮天蔽日的茵茵绿树在西王母断气的时候就消失无踪,眼下伽蓝门前毫无异常,消停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戈长虎差点把古钱攥出油来,怎么想怎么不舍得,最后弯腰摸摸小貔貅的脑袋,只把金链两边的坠角拆下来送到嘴边,一吸气的功夫就被它囫囵吞下肚去。他想这大概足够糊弄过去了,打算走人的时候却发现根本迈不动腿,低头一看,貔貅伸了只前爪“轻轻”按住他的裤角,而且如果戈长虎没看错的话,这小东西还翻了个和大海差毬不多的白眼儿——

太可恨了,迟早肯定要成精!不,分明是已经成精了!

戈长虎屈服于白眼和利爪之下,赶紧把金链子和上面挂着的古钱都丢给它,貔貅叼着钱心满意足地松开他的裤腿。此时门缝里透出股很难形容的香气,并不像是肉香,让人想起松柏一类的植物,又并没有那种冷森森的苦。戈长虎推门进屋直奔后厨,撩起门帘子的时候香气更浓了,带着点抓心挠肝的鲜气儿,一抽鼻子世界都跟着美好了不少似的。

范川把咕嘟咕嘟滚沸的汤锅调成小火,摘了围裙示意戈长虎过来,他这才注意到那个装着头发球的坛子就摆在楼梯最下面那个台阶上。从剥皮的女尸,到烧得尸骨无存的外卖小哥,再到纯阴八字的女婴,以及今天的王母娘娘,他隐约感觉到其间有条贯通了的线,只是藏在层层迷雾中无从下手。

“我的想法是,西王母是有人养的。”范川屈起指节敲了一下坛子,头发球缓缓转过半圈,“不管是灵兽还是怪物,眼下大部分都已经绝了种,或者跑到神农架兴安岭这一类的地方躲着人。血统不纯,尤其还是待在城市里的西王母,不可能是靠自己长到这么大的,就像只有狼孩才能在狼群里活下来,这只大概就是被人养大的——说不定血统里也有人类的基因。”

戈长虎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范川便接着说下去:“这发球是种邪术,准确地说是种没完成的邪术——可也只差献祭这一步了。我不好和你说得太细太具体,总之施术很复杂,从来没有人真的成功过,除了心肝脾肺肾之外还要用到血,骨,人皮,还有毛发,九样东西共同拼成一尊邪神,最后用七个纯阴八字的女婴生祭,”他又敲一下坛子,头发球突然狂躁起来,在里头唰地变成个炸了刺的豪猪,露出中间原本被头发裹住的一团光滑肉球,薄薄的外皮下泛着血红的颜色,“人皮缝的,里面的东西……就是那几样。”

戈长虎本能地觉得反胃,刚才闻着还鲜香无比的气味里像是掺进了血肉的腥,而且越来越明显。他喉头滚动着想吐,干哕了几声才勉强把涌上来的酸水压回去:“邪神又会怎么样?”

“上一次……只差一点,几十年前的事了,你——你我都没赶上,”范川摇摇头,“是个不完整的残次品,但照样死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像是疯了。”

戈长虎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大海咋咋呼呼地从厨房冲出来,举着个烫红的手指头满世界找药膏。范川怕他一时接受不了,好言好语地循循善诱:“是这样,封建糟粕也不都是假的……”

“不不不,我相信你,真的,”戈长虎抬头去拉范川的手,“我是在想,这两天我能看见以前看不到的东西,是不是我也……封建糟粕了?这玩意儿还传染吗?”

小条子思考问题的角度永远出乎意料,范川忍着笑摇头,半真半假地道:“可能你本来就有这个天分?”

戈长虎恍然大悟,刚想再细问的当儿,领导电话打了进来,让他速到单位有任务,至于什么任务电话里没细说。戈长虎犹犹豫豫地刚想说今天请假,范川在边上朝他直摆手,等电话挂断了才笑吟吟开口:“人民警察人民爱,今儿看样子也不会再有什么幺蛾子了,上班去吧,没事。”



评论(40)
热度(329)

©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 Powered by LOFTER